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男朋友太粗做完下面疼 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他堂堂云隐四王爷,竟被一个丑妇句句质问!这么多的兄弟嫂子在,让他颜面何存!

  “不,我不是在质问你。”苏如是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虽然这个笑容在这张丑颜上,显得万分诡异。

  而且,她不再以臣妾自居,突然换成了‘我’。

  她抬起素手,在众人的惊愕面前,缓缓的将那一纸休书撕碎,她一张脸虽是丑陋无比,但那双手却是异常的白皙娇嫩,十分好看。

  苏如是嘴角挂着一抹狂妄至极的笑意,那一纸休书,就这样慢慢在她手中,化成碎片……

  她冷笑一声,没有任何预兆的将那撕碎的休书悉数砸向那个云隐国四王爷那张勾人的脸上!

  众人哗然!

  那走至门口的白衣男子眼眸一暗,示意身后的人停下动作。

  他冷冷的眸子里望向苏如是,那个丑陋的红衣女子,此时脸上泛着耀眼的光华,眼眸里的张狂,嘴角的笑意,都是那么……动人心魄。

  “秦王……”身后的男人出声提醒,对于他今日的举动,十分不解。

  在九爷的眼底,从来没有任何女子的身影,而今日,他却看了那丑女好几次……莫非,爷的癖好……

  思及此,那绿袍男子有些冷汗涔涔。

  爷的品味,还真是……嗯,特别!

  白衣男子有些不悦的沉下眼眸,淡淡的收回对苏如是的视线,冷冷的开口,“走吧。”

  绿袍男子讪讪的摸了摸鼻头,便立刻推着他离开。

  “苏,苏如是!你!”

  纵是向来号称对女人温柔多情的司马信,也忍不住对眼前的女子发了怒。

  他拂掉脸上的碎纸,气得额头的青筋凸起,狠的牙痒痒的怒瞪着苏如是。

  后者却鸟也不鸟他,便踱步到一旁的香案上,执笔不知在做什么。

  “四哥!这丑妇也太嚣张了!”青衣华袍的男子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立刻跳到了司马信的身旁,火上浇油的说着。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司马晨自然也不例外,所以对这丑的人神共愤的苏如是,他的确没有半分好感!

  所以呢,他巴不得,四哥赶紧把这丑八怪给休了呢,免得看到眼睛受罪。

  “四哥,这女人怎么突然变了个样子?”一个娇俏可爱的粉衣女子疑惑的问道。

  “十妹,这女人正常过吗?”另一女子鄙夷的看了苏如是的背影一眼。

  就在他们一群男人女人碎碎念的时候,苏如是已经放下了笔,转身走向司马信。

  “苏如是,你又想玩什么花样?”司马信长袖一甩,双手背在身后,十分不悦的瞪了苏如是一眼。

  “四王爷,请你记住!休你的人,是我!”苏如是嘴角一勾,一张字迹还未干的‘休夫书’就朝司马信砸去。

  众人再次哗然!

  好大条的新闻诶!

  苏如是休夫!啧啧,天大的奇闻!

  被休的还是云隐国的四王爷!这个号称女人杀手的风流美男子!

  啧啧啧,此刻众人带着的是一种看好戏的兴奋心情,当然,出了那个十分杯具的再次被那休书狼狈砸到俊脸的司马信,正一脸阴霾。

  他气急败坏的怒吼一声,贴在他脸上的休书就被司马晨手疾眼快的夺了去。

  “六弟!”司马信不悦的皱眉,伸手就要去夺。

  还未夺过来,司马晨就高声将宣纸上的内容念了出来。“休夫书!我,苏如是于今日将四王爷休弃,其由乃此男人长得过于女气!——哈哈哈哈!”司马晨看到这个理由时,几乎笑抽了过去。

  他笑了一番,继续念道,“以上,苏如是决定休夫!并发誓,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从此以后男欢女爱,彼此不可干涉!”

  司马晨继续念着,越念越惊悚,越念越大声!

  这休夫书上的一言一语,在这个时间,都可谓是惊世骇俗!

  他每念一句,司马信的脸色就黑一寸。

  此刻,其他的皇子公主还有此次同来的妻妾,都已经面色各异了。

  有的强忍着笑意,有的满脸诧异,有的点头称赞,有的摇头惊叹……

  总之,司马信深深觉得,他的脸丢大发了!

  司马信一把将司马晨手中的休夫书抢过,气氛的撕碎,然后准备回头去找那个该死的女人,好好揍一顿时,才发现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苏如是方才所在的位置此时空空如也,人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司马信咬牙切齿的怒吼一句,“苏如是!本王与你誓不罢休!”

…………

  丞相府。

  艳阳高照,静谧空旷的院子中,炙热的微风拂过,花草树木微微飘动着,此处安静得让人似乎连风的声音都能听见一般。

  院子中间,碎石地面上,跪着一个貌丑无比的红衣女子。

  她一头墨发如瀑落入,尽是与她面容格格不入的柔美,长发及腰垂着,没有做半点修饰。

  她有一张堪比罗刹的丑颜。

  标准的瓜子脸上一对眉毛稀疏难看,一双不算小的眼睛是极为普通的单眼皮,眼角处还蔓延着一块十分显眼的红印,她平静的眸子里波澜不惊,淡淡的闭上了双眸。

  她小巧的鼻头处,长着难看的斑点和水痘,两边的脸颊处也是丑陋不已,布满斑斑印记,下巴处还有一道难看至极的烫伤大疤痕。

  而此时她的额头处,还有一处未处理的伤口,流出的血已干涸,难看的顺着额头贴在脸颊上。

  她的脸上唯一能看的,大概只有她的双唇。

  嫣红的唇形十分完美,小嘴不笑也有一抹往上勾起的弧度,俏皮中带着勾人的魅惑。

  她正是今天中午一穿越过来便惨遭被休,然后被带回所谓的‘家’,然后又被罚跪的悲催苏如是。

  苏如是已经在这里跪了一个两个钟头,若是前世的身子,这点苦自然算不得什么,但是她这副身子,却是十分娇弱,才这么点时间,膝盖已经全是发麻,没有了知觉。

  更是有点呼吸不畅,腰间发酸,头昏脑涨之感。

  “他妈的!娘的!”苏如是脸上虽是平静如水,但心里却已经咒骂了几百回。

  她忆起中午时刻,她从金銮殿上把休夫书甩向四王爷脸上之后,便雄纠纠气昂昂的离开了,岂料出了门口便有一名丫头扑了上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然后,就有几个侍卫将她拖走。


  从那丫头口中得知,这副身体的主人苏如是之父‘苏穆’早就吩咐了人侯在殿外,待被休弃的苏如是一出现,就将她扛回家中,而后苏穆便不知去了何处,不在府中。

  她想,既然是家,那回去也无妨,她对这个字眼,有一种莫名的渴望。

  前世,她是一名孤儿,双手不知道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这一世,她只想平平静静的过完一生。

  当她回到丞相府,见到了所谓的二娘,轻描淡写的说是她休了四王爷之后,她便被罚跪了。

  她堂堂情报局首席特工,若想逃脱,轻而易举。

  只是,她累了,累极了。

  不如就这样当一个懦弱无能的苏如是,安逸的过完下半辈子。

  即使她的膝盖已经发麻,她也没有任何举动,脸上的神色依然是波澜不惊,平静不变。

  想必,那个美艳的二娘十分厌恶她吧?

  她不止让她罚跪,更不准任何人探视,更让她滴水都不准沾。

  啧啧,真是狠毒的二娘啊。

  看来,这具身体,到处都惹人嫌,十分不讨喜。

  老娘是不是该竖中指?

  咦,怎么越来越晕眩了……

  本在头顶的艳阳渐渐西下,眼前的景色似越来越模糊,苏如是娇弱的身子如风中扶柳,就要倒下去。

  她闭上眼睛,打算任由自己晕倒过去,身子一软,往一旁倒去。

  可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却察觉到了一片温热,还有冰冷的气息。

  “苏姑娘?”

  声音虽带着几分礼貌性的疏远,虽十分清冷,但却是致命的好听。

  “苏姑娘,你没事吧?”

  那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苏如是才缓缓睁开眼眸。

  她睁开眼眸的第一时间,一张让人难以形容的绝色脸庞就落入她的视线。

  此时,苏如是的头颅软软的倒在男子的膝盖上,就这样以仰着头的角度,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

  他一袭干净的白色似雪长袍,浅金色的流苏在领口边旖旎的勾勒出一朵半绽的合欢花,带着几分冷艳。

  他淡淡的眸光带着一抹温柔却又疏离的笑意,淡淡的看着她。

  男子剑眉入鬓,浅茶色的眼眸如流动着如琥珀般动人的光采,棱角分明的脸庞泛着一层清冷巨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冽,颜色略淡的薄唇正抿着,没有弧度。

  月色的肌肤透着几分病态的苍白,略显羸弱。

  这是一个温润得清冷万分的男子,他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优雅,更是醉人。

  真他妈的,是个……谪仙般的美男子,用这样的词形容他,完全不过分。

  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药味,带着冷冽,清浅如雾,这形容不出的味道,十分的好闻。

  纵是苏如是,也免不了看呆了半秒钟。

  她回过神来,脸上没有任何的窘色,动作干净利落的离开了男人的膝盖,淡淡说了声,“抱歉。”

  “无妨。”男子敛下眸子,淡淡吐出两个字。

  苏如是这才看清,白衣似雪的男子是坐在轮椅之上。

  一张在这个时代看起来十分不易做到的银质轮椅。

他带着清冷的笑意,这个如雪般高贵优雅的男子安静的坐在轮椅之上,但这并没有丝毫影响到他的气质,依然高雅。

《男朋友太粗做完下面疼 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doc》

他堂堂云隐四王爷,竟被一个丑妇句句质问!这么多的兄弟嫂子在,让他颜面何存! 不,我不是在质问你。苏如是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虽然这个笑容在这张丑颜上,显得万分诡异。...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