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学渣含着学霸的写作业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作文

刘婆婆抱着孩子,坐在炕头,连连叹气,“秦二他娘,是个长舌妇人,怕是要编排你的不是,虽说咱这村子小,人也不多,可是这闲话也是传的最快,丫头,你心里还好吗?”

夏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她们说的她们的,我不往心里去便是,眼下咱们还有好些事要做,没空搭理那些闲话。”

若是换做之前的林家小姐,怕是会跳河上吊投井,可她不是。

昨晚她细想了想,没成亲还多了个孩子,她省了多少麻烦,这是她赚了才是,反正日后只要把孩子好好的养大,她在这世上便有了血亲,再不是孤苦无依。

“你倒是豁达,不想就不想吧,咱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那些婆娘也都是闲的没事做,整天张家长李家短,凑在一起说闲话,就是嘴欠。”刘婆婆骂了两句,差点吵醒刚睡着的小哥儿,忙哄了两声。

秦槐怎么修房子,那是他揽下的事,既然给他工钱了,便不算欠人情,让他折腾去吧!

第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三小子徐贵便背着一捆柴,敲了刘家的门。

刘婆婆起的早,便来开门。

徐贵抹了把脸上的露水,傻呵呵的笑着道:“婆婆,柴火我给您背回来了。”

徐贵今儿带了斧头,砍的都是些好木头,需要晒上几日,不过也更经烧些。

这事夏茉跟刘婆婆说了,她自然是一百个同意。

她俩,一个还在哺乳期,一个腿脚不好。

比起她们俩费时费力上山捡柴,还真不如让徐贵帮忙,家里给他多分些吃的,也就是了。

“进来,快进来,把身上露水擦了,不然衣服就得湿透。”刘婆婆把他拉进院子。

夏茉今儿起的早,卷起袖子在灶上忙活。

同样是贴玉米饼子,不过她在饼的一面抹上一层猪油,面团里还加了白面,绝对是又香又脆,离老远就能闻见了。

她小的时候家里穷,八岁以前都没穿过像样的衣服。

生活上都是靠自己,后来念书好,考了好大学,才走出大山,所以此刻的这些苦,对她来说,真不算什么。

“真香啊!”徐贵用袖子擦嘴,眼睛盯着锅里,都要看直了。

夏茉握着锅铲,铲下炕好的饼子,搁在一边的锅里,“今儿这饼子紧着你吃,待会咱再带几个路上吃,抓紧时间了,不然天黑都回不来。”

“哎!我晓得的。”徐贵也不客气,上去就抓,就是被烫到也不啃松手。

夏茉又留了些乳,搁在碗里,万一回来的晚了,也好对付一下。

换上刘婆婆的一套旧衣,纤细的身子,包裹在青布蓝衣里,乌黑的长发用靛蓝布巾包着,脸上扯了些碎发,额头剪了厚厚的留海,遮住了半张脸,若是不抬头,根本瞧不清她的脸。

胳膊上跨着个篮子,跟徐贵一前一后的出了庄子。

槐树村地势不平坦,村子里的庄户人家都是散落在各处,并不集中。

倒是村口有两户人家,对门而立,房子像是新盖不久,台阶修的高,柳木门,也有些体面。

“夏姐姐,这是村长家,对门是他儿子家,他们家田产多一些,往年农忙的时候,还有雇人呢!”徐贵给她小声的说。

“哦?那也是小地主了,他们家有婆子下人什么的吗?”

“这倒没有,他家三个儿子,俩闺女,家中人口多,劳力也多,用不着婆子,只请长工帮忙料理田地里的事,不过他家太抠门,咱村的人都不想给他干活,连口干的都吃不上。”徐贵愤愤不平,走到村长家门前时,把头埋的极低。

夏茉扒拉了下额前的留海,她现在也得夹着尾巴做人,不好张扬。

可就在他们要出村里,一个捏着烟斗的老汉蹲在村口,面色冷冷的瞧了她一眼,“你就是刘家婆子救回来的人?”

徐贵着急的扯了下她的衣摆,小声道:“他便村长。”

“村长好,我正是婆婆救下的可怜人。”夏茉端着可怜兮兮的模样,头也不敢抬。

朱有财敲了敲烟斗,漫不经心的说着:“你若是记得家在哪,还是赶忙回去的好,我们这村子虽小,住的也都是良籍,你一个来路不明的,不好在这里长住啊!”

“村长说的对,只是我掉下来时,摔坏了脑子,从前的事一概不记得,还请村长为我和我儿子办个良籍,小女子一定感激不尽。”

朱有财似乎很为难,一直摇头,“这办户籍要到县衙上册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办的。”

夏茉若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估计不会明白他的意思。

可是她这脑子,可是念过最好的大学,在复杂人吃人的职场拼杀出来的,她能不懂吗?

“村长若是能替我把此事办妥,我定然不会亏了您,这不,我正打算去镇上当些首饰,贴补家用,不然这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她拍了拍腰间的荷包。

朱有财眼神微变,立马换了副笑脸,“行行,只要有银子就好办事,姑娘是不知道,那县衙的主簿大人不是个好说话的,我还得求上半天才成。”

“那就劳烦村长了,我还得赶路,先走了,回来再叙!”夏茉不想跟他啰嗦,耽搁了时间,回来又得晚了。

“那你去吧!早些回来,山路不安全,若是嫌走路累,就坐船吧!昨儿老王头又在摆渡了。”

“有船?”夏茉疑惑。

徐贵忙解释道:“是有船,不过前些日子那船夫病了,划不得船,而且坐船是要钱的……”

像他们这样的庄户穷人,宁愿多走几步路,也不愿意花钱坐船。

夏茉拉着他的袖子,“那你带路,咱们坐船。”

银子绝对不是省出来,而是挣出来的。

她现在体力不够,时间也不够,多花些钱也就是了。

“好,咱们走这边!”徐贵兴高采烈的带着她往渡口去了。

出了村子,一路往东边,不多久便看见一条碧绿的河。

河水并不湍急,很缓慢的流淌。

“夏姐姐,我们要去的镇子,就在那边,若是不坐船,就要从山那边绕过去,所以路程远了些,坐船就近多了,快些吧!王老伯每日就划两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我们坐下午的船回来就成。”

《学渣含着学霸的写作业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作文.doc》

刘婆婆抱着孩子,坐在炕头,连连叹气,秦二他娘,是个长舌妇人,怕是要编排你的不是,虽说咱这村子小,人也不多,可是这闲话也是传的最快,丫头,你心里还好吗? 夏茉不以为意...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