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公主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薄璟琛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真皮沙发上的林绾绾,今天晚上,她穿了一件浅绿色的碎花连衣裙,长长的浓密的发随意地散落在肩上,清新胜过出水芙蓉。

她的脸上,浮着两朵浅粉色的红云,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想着刚才景宴问她的问题,薄璟琛周身的温度愈加的冷凝,精工雕琢般的俊脸,更是黑得见不到光。

她嫁的人,竟然是陆子湛!

她当年,就是为了嫁给陆子湛,残忍地杀死了他们的孩子么?!

“弟妹,你快点儿说嘛。”

景宴忽地狡黠一笑,“我问了这么久你都不愿意回答,老四该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

“怎么,你想试试?!”陆子湛适时地开口,总算是让林绾绾没有那般尴尬。

景宴一脸的嫌弃,“算了吧,我还是喜欢像弟妹这样的大美人,我对你不感兴趣!”

想到了些什么,景宴连忙后退了好几步,他一脸防备地看着陆子湛,“老四,你为什么忽然问我想不想试试?你该不会是觊觎我的盛世美颜吧?”


和陆子湛在一起,林绾绾身上的那根弦一直绷得很紧,但听了景宴这话,她还是忍不住爆笑出声。

感觉到有一双凌厉冰寒的视线盯着自己,林绾绾下意识地抬起脸,刚好对上了薄璟琛那双如同千年寒冰的眸。

薄璟琛一直在死死地盯着她,那副模样,似乎是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

林绾绾的心突突狂跳,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薄璟琛。

还有夏若汐。

夏若汐也注意到了林绾绾,她冲着林绾绾甜甜一笑,热情地坐在她旁边,“绾绾,原来你嫁的人是老四啊!你放心,要是以后老四敢欺负你,我让我们家璟琛帮你揍他!”

说完这话,夏若汐又对着陆子湛说道,“老四,好好照顾我们家绾绾,绾绾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若是敢让她受委屈,我跟你急!”

“我当然会照顾好我老婆,不劳别人费心。”陆子湛搂住林绾绾的腰肢,不咸不淡地对着夏若汐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陆子湛就是不喜欢夏若汐,总觉得她太假,似乎是把她在电影中所有的演技,都带到了现实中来。

当然,陆子湛最厌恶的,还是林绾绾,他垂眸,瞥了一眼自己放在林绾绾腰上的手,真脏!

一会儿他得给手消毒!

热脸贴了陆子湛的冷屁股,夏若汐心中难堪,但她依旧笑得温婉得体,“只要绾绾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注意到陆子湛那搂在林绾绾腰间的大手,薄璟琛那原本就冷得冻人的眸光,更是如同浸了冰刀,景宴一看他,瞬间觉得包厢里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不想被薄璟琛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冻死,景宴一把将薄璟琛拉到慕煜城的旁边,“老三,你能不能笑一个啊?整天寒着一张脸,跟谁欠了你千儿八百万似的!”

说着,景宴还夸张地来回抚摸了下胳膊,“我都快要被冻死了!”

慕煜城不说话,他看看林绾绾,又看看薄璟琛,黑曜石一般的眸,莫测高深,似乎能够洞悉一切。

“二哥,你知道的,璟琛就是这个脾气,你别介意。”夏若汐优雅地做着和事佬,精致的小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

“就他那德性,我会不知道?我才不跟他一般见识呢!”景宴大度地挥挥手,“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开喝吧!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景宴开了一瓶八二年的拉菲,率先倒进了薄璟琛面前的杯子里,夏若汐浅笑着将杯子移到一旁,“二哥,璟琛不能喝了,我们要开始造人了!”

不知道是不是林绾绾的错觉,夏若汐说这话的时候,薄璟琛的眉头,似乎皱了皱。

林绾绾慌乱将脸别向一边,心中的苦涩,如同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来。

之前,夏若汐就说过,他们开始造人了。

她不明白,他都已经和夏若汐开始造人了,还让她给他生孩子做什么?难道,他想让她的孩子和她一样,见不得光么?

“弟妹,我给你倒酒。”恍神间,景宴已经拿过林绾绾面前的高脚杯,为她倒了大半杯的酒。

听到景宴对林绾绾的称呼,夏若汐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但眨眼之间,她又恢复了巧笑倩兮地模样。

她认识景宴那么多年,他从来不曾喊过她一声弟妹,可他才第一次见到林绾绾,就对林绾绾那般认可。这,不公平。

罪人的女儿不喝酒就处处给他丢人,喝了酒,还不得让他颜面尽失!

陆子湛直接将林绾绾的酒杯放到了景宴面前,“她不喝酒,我们也正在努力造人。”

林绾绾身子晃了晃,要不是陆子湛攥住了她的手,她早就已经滑到了地上。

她抬起脸看着陆子湛,陆子湛的演技,真是影帝级别的,她一个表演系的,都比不上他,他不去演电影,真是太可惜了。

脸上,凉嗖嗖的,如同被千万把利刃扫过,不用转过脸,她也知道这寒凛的视线来自谁。

林绾绾和陆子湛不喝酒,薄璟琛和夏若汐也不喝酒,景宴顿觉扫兴无比。

景宴那带着两个浅浅漩涡的娃娃脸皱成了一团,“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喝酒,我也不喝了。”

想到了些什么,景宴又恢复了阳光灿烂的模样,“我们来玩猜拳吧!谁输了,真心话或者大冒险选一项!”

景宴的提议还算是不错,等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只是他今晚运气有点儿衰,接连输了好几把,再加上他选的大冒险,几乎被大家整的褪了一层皮。

林绾绾一直出拳出得很小心,生怕自己会被整,可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第五局的时候,她输了个彻底。

终于翻了一次身,景宴兴奋得差点儿跳起来。

“弟妹,你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看着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红裤衩的景宴,林绾绾当然没有勇气选大冒险,她弱弱地咽了口口水,“还是选真心话吧。”

“真心话好啊!我先提问!”景宴亮晶晶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弟妹,你和老四的第一次,谁主动?”

景宴话音刚刚落下,薄璟琛的视线,就又凉飕飕地刺了过来,林绾绾讪讪一笑,刚想说能不能换个问题,就听到陆子湛慢悠悠地说道,“她主动。”
薄璟琛瞳孔骤然紧缩,果真,是她主动勾的陆子湛!

可她在成功嫁给陆子湛之后,却还到处勾三搭四,甚至连出去卖这勾当,都做上了。

陆子湛,大名鼎鼎的帝都四少之一,不缺钱,她会做这些勾当,只是因为她水性杨花、人尽可夫!

手背上的青筋,突突直跳,若不是现在周围有这么多人,薄璟琛真想扭断她的脖子,挖出她的心看看,那颗心,到底有多肮脏!

“哇,原来是弟妹主动啊!”景宴夸张地大叫,“老四,你也太弱了吧,竟然让一个娇滴滴的女生主动,真是丢我们帝都四少的人!”

无视陆子湛杀人般的视线,景宴一屁股坐到林绾绾旁边,“弟妹,这个问题是老四回答的,不能算数!我要重新问一个。问什么呢?”

“哦,我想起来了!弟妹,老四第一次持续了多久?该不会是两秒钟英雄吧?”

“景二,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被说成是两秒钟英雄,陆子湛的脸色,很不好看,他连二哥都不叫了,对着景宴冷声威胁道。

景宴却是丝毫不把陆子湛的威胁放在眼里,他继续对着林绾绾追问道,“弟妹,你快点儿说嘛,若是你不好意思伤害老四幼小的心灵,可以偷偷告诉我。”

说着,景宴还冲着林绾绾抛了记媚眼。

林绾绾动了动唇,还没有张开嘴,强大的威压,就笼罩在了她身上。

一抬眼皮,看到薄璟琛那双黑漆漆的眸中,没有星辰,只有吞噬一切的暗黑。

林绾绾心中窒得喘不过气来,她觉得,要是继续留在包厢里面,肯定得疯掉,她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就逃也似的向包厢外面冲去。

身后,传来景宴兀自开心得声音,“哈哈,弟妹害羞了啊!老四,要不然还是你帮弟妹回答这个问题吧!你和弟妹的第一次,坚持了多久?不许吹牛啊!”

“一晚上吧!一夜一次,一次一夜。”

林绾绾以为陆子湛不会回答,毕竟这没有的事情,没必要回答。

谁知,她刚走到包厢门口,就听到陆子湛这般说道。

刹那间,一道凝结了奔腾怒气的冰冷视线就落到了她背上,刺得她背脊发寒,林绾绾扶住门稳了稳身子,发誓以后再也不会陪陆子湛见他的狐朋狗友。

”老四,你别吹牛啊!我都不能坚持一晚上,你能坚持?”

景宴显然是不相信陆子湛的话,他对着在费力开门的林绾绾问道,“弟妹,老四是不是在吹牛?”

林绾绾权当没听到,专心致志开门,只是身后那道视线,越发的冰寒刺骨。

陆子湛上扬的眼角慵懒地挑了挑,这种肮脏低贱的女人,跪着求他上,他都不屑,但面子,他还是要的。

“景二,你似乎是忘记了我的外号。我要是撑不了一晚上,也敢称狂野小钢炮?”

“对,小钢炮!”景宴笑得跟抽了风似的,“老四这个小钢炮,够硬够狂野!哈哈!”

还狂野小钢炮……

又是一踉跄,林绾绾差点儿一脑袋撞在门上。

问了陆子湛,景宴觉得还不够,他转过脸看着薄璟琛,“老三,你可是咱们帝都四少中最受女孩子欢迎的一个,你总不能比老四差吧?说说呗,你一次多久?”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公主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doc》

薄璟琛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真皮沙发上的林绾绾,今天晚上,她穿了一件浅绿色的碎花连衣裙,长长的浓密的发随意地散落在肩上,清新胜过出水芙蓉。 她的脸上,浮着两朵浅粉色的红云...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