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不疼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珠,楚楚可怜的模样充满了自责和愧疚,那苍白的容颜毫无血色,身子摇摇欲坠几乎昏厥。

  北霆夜高大挺拔的身躯伫立在甲板上,迎风而立,男人气势强盛,全身上下都被阴沉暗黑的戾气笼罩。

  灯光在他轮廓分明的英俊五官上镀上一层压抑的凛冽,他抬手扯掉领带,那幽深漆黑的眸子汹涌着铺天盖地的冷!

  夏夕瑶眼泪掉的又急又凶,痛哭出声,“如果小墨真的出事,我也不活了!”

  “谁准你私自把他带出来的?!”

  男人凌厉的眸光居高临下的俯视眼前的女人,冷意比风还刺骨!

  夏夕瑶脸色苍白的解释,“是他说想要来参加派对,他本就认生,我不忍心拒绝,都怪我!”

  就在此时,北霆夜的助手龙江脸色难看的汇报。

  “少主,有消息了!人在海边的别墅区里!属下已经派人将别墅监控起来,现在要去救人吗?!”

  北霆夜深不见底的眸光扫过去,“情况属实?!”

  闻言,夏夕瑶脸上的泪戛然而止!

  那表情,别提多精彩!

  错愕,难以置信,荒谬,恐惧……

  夏夕瑶以为一切天衣无缝,她明明已经派人将那小畜生给灭口了!定位器都在海底搜出来了,尸体找不到,说不定已经喂了鱼。

  可如今竟然说那小崽子出现在酒店?!

  怎么可能?!她不信!

  龙江禀报,“属实,小少爷目前安全,但是对方目的尚不明确,不排除是北家的竞争对手所为。”

  北霆夜修长笔挺的双腿站起来,“走!”

  夏夕瑶摇摇欲坠,面上却激动的全都是泪,“真的吗?找到小墨了?霆夜,我也要去!你带我一起去!”

  她要去看看到底什么人在搞鬼!

  谁也别想坏她好事。

  她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绝不能被个小崽子给毁了!

  可是北霆夜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大步流星离去,冷酷无情的吩咐!

  “王妈,把她送回帝景别墅让她好好待着思过!”

  “不要!霆夜,让我一起吧,我想看看小墨,我想看看到底是谁偷走了我的孩子!”她摇头,为以防万一提前就开始往对方身上泼脏水。

  北霆夜浑身都被戾气笼罩,拔开长腿就走,根本不给夏夕瑶任何机会。

  夏夕瑶狼狈的瘫软在地。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去,心里又气又恨!

  可她不能让北霆夜提前见到那小崽子。


  那小崽子看到北霆夜,一定会把他今天知道的事情说出来,那她如今得到的一切,就彻底没了!

  她假冒北霆夜的救命恩人到现在,已经六年。

  当年,一场意外,让她发现刚刚出生的北以墨。

  她以为只要有那小崽子在手里,总有一天,她会成为北家女主人。

  但是,这六年,北霆夜给了她所有想要的,金钱,名利,地位,却始终跟她保持距离。

  如果不是想见他,想把生米煮成熟饭,她也不会铤而走险把这小崽子绑上游艇。

  可这小白眼狼不但不帮她,还去做DNA,吵着闹着说她不是他的亲妈,要把真相告诉北霆夜,她没别的办法,只能将他灭口!

  她宁愿没有孩子当筹码,也不想彻底被他厌恶。

  就算孩子没了,她还有别的筹码。

  可是如果孩子还活着,她不敢想后果,不行,她要阻止这一切,她不能坐以待毙!
 此时此刻,海边别墅。

  寒卓敲开了夏染瑜书房的房门,“小姐,查到了!”

  “这小孩是北家的,传说中的隐世豪门,财富不可估量,这个小子就是北家掌权者北霆夜的私生子!”

  “北家丢了小太子,现在已经将事发海域全部封锁,海水都要抽干了!怕是很快就要查到我们这里。”

  夏染瑜站在落地窗前,拿起望远镜看向事发海域,灯光映出她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她颦眉吩咐,“派人把孩子送回去。”

  寒卓欲言又止,“可是那个……那小子死赖着不走,而且现在送过去,我们也脱不了干系!”

  闻言,夏染瑜蹙眉。

  心情莫名涌上一股燥郁。

  直觉告诉她,这个北霆夜不是那么好惹的。

  又是夏泽言给她惹的麻烦,非要把那小鬼带回来,可是现在想扔都扔不了了。

  就在此时,门铃被敲响了。

  寒卓看向门外监控,表情严肃。

  夏染瑜颦眉,“下去看看。”

  楼下气氛剑拔弩张!

  楼上的儿童房内。

  北以墨依然沉默。

  他抱着膝盖窝在墙角,想爹地,也害怕回家,也舍不得这里。

  夏泽言大眼睛滴溜溜的转,邪恶的眯眼,“小老弟,你是不是不想回家?”

  听到这话,北以墨终于抬了头,那双孤寂落寞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水汪汪,就差点头了。

  “你喜欢我家?”夏泽言凑过去,明知故问。

  北以墨终于,抿唇,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这得说实话,不然会被赶出去的!

  “那行吧,小爷我既然救了你一次,也不介意再救你第二次!”

  “你放心,今天我保证,没人能把你从这里带走!就算是亲爹来也不行!”

  北以墨的小脸终于散发出光彩来。

  夏泽言挑眉,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命令这小傻子,“把衣服脱了!”

  不要。

  北以墨抱紧自己,惊恐的往后退,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啊啊啊啊!

  没一会,北以墨身上的英伦风格小西装,就穿在了夏夜言身上。

  夏泽言拍拍北以墨那张涨红却只能任他为所欲为的脸,“乖,哥哥帮你出去应付!你就待在房里不要出去。”

  “从现在开始,我是你,你是我,听明白了吗?!”

  北以墨忍辱负重般点头,总感觉自己掉进了坑里。

  楼下。

  别墅的门一打开。

  一群黑衣保镖便气势汹汹的闯进来!

  众人簇拥下,北霆陆左身黑色大衣,高大挺拔的身躯如同高山般巍峨,他英俊深刻的五官隐匿在黑暗里,宛若帝王般浑然天成的气势将她笼罩。

  那漆黑幽深的眼眸深不见底,仿佛下一秒就能把她吞噬。

  他冰冷的薄唇,一字一句。

  “是你绑了我儿子?!”

  夏染瑜脊背笔直,忍着脾气扫一眼这群不速之客,冷酷眯眸,“我没有!”

  她一字一句,眸光里有火苗攒动!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寒卓,给我搜!”

  他眯眸,低声下令。

  那笔直侵略般的视线肆无忌惮落在她近在咫尺的面容上,凌厉慑人。

  夏染瑜眉心蹙起,淡漠的眼底毫无波澜,“不管你是谁,出去!”

  北霆夜薄唇抿紧,一步上前。

  可是手还未碰到,夏染瑜眼底便闪过凛冽,动作极快的扣紧了他的手腕,想要给他一个过肩摔!

  但是,北霆夜比她更快,力气更大,比她之前遇到的任何对手都强!

  她直接被北霆夜从身后,狠狠地扣在了墙壁上,男人身高极高,足有一米九!

《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不疼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doc》

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珠,楚楚可怜的模样充满了自责和愧疚,那苍白的容颜毫无血色,身子摇摇欲坠几乎昏厥。 北霆夜高大挺拔的身躯伫立在甲板上,迎风而立,男人气势强盛,全身上下...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