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 父母儿女一家狂tx

“手下留兽!”

李有才还想从山魈头头口中问出点什么,可不想祝小雯一剑把线索砍没了。

这山魈头头,应该比之前那只投诚的山魈知道的要多些吧?

祝小雯不知道李有才的想法,不解的问道:“怎么?你还觉得它罪不至死?”

李有才摇摇头,道:“他们都是被人炼制出来的,我得问问炼制他们的人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还有这事?”

祝小雯撇了一眼山魈头头,先用缚妖阵控制了它才靠近仔细观察道:“我看着和别的山魈也没什么不一样啊,你怎么知道它是炼制出来的?”

“大姐……在你研究它之前辛苦你先给我松绑一下呗?”

祝小雯拍着脑袋给了李有才一剑,笑道:“我觉得这个造型还挺适合你的。”

剑气划过李有才身上的绳子,刚好把绳子削断,李有才赶紧活动了一下已经有些僵硬的肩膀,撇嘴道:“我什么造型不适合啊……喂,那个山魈,别装死,你还不赶紧交代你主人到底是谁?”

山魈头头阴测测的笑道:“你们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主人不是你们可以对付的,我也不会背叛主人的!”

“嘿,你这不人不鬼连骨头都没有的东西还真是有骨气啊?”

李有才撸了撸破破烂烂的袖子,一手脱下鞋子拍在山魈的脑门上:“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灰飞烟灭?!”

又被鞋子抽了的山魈头头眼睛瞬间红了,血红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李有才。

李有才毫不示弱的盯了回去。

祝小雯抽了一下嘴角,一脸鄙夷地将李有才推到一边,说道:“都说你们做鬼差的审讯小鬼是手到擒来,怎么你……”

李有才看祝小雯脸上明晃晃的写着:怎么你什么都不会几个字,理不直气也壮的说道:“我可是文职人员,这种脏活累活当然轮不到我。”

“歇着吧你。”

祝小雯甩了甩手中的佩剑,直接一剑砍在山魈的前肢上,冷声喝道:“姑奶奶可没有那么多耐心,赶紧把知道的都招了!”

李有才看着霸气侧漏的祝小雯,非常给面子的鼓了鼓掌。

山魈被缚妖阵困住不能动弹,只能痛得嘶吼,脸上青筋都鼓出来了。

祝小雯擦了一下自己的佩剑,声音越发森冷地说道:“还不说?看来你是希望我把你做成山魈片啊!”

山魈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眼看着泛着寒光的剑又要落下,浑身抖了一下,急忙示弱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主人的目的!”

“说!”

祝小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山魈。

李有才偷偷看了满身煞气的祝小雯一眼,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只觉得女人真是太恐怖了……

再看看祝小雯剑下的山魈,李有才感觉现在这个距离还不太安全,又往后退了两三步。

祝小雯忙着逼问,也没发现李有才的动作。

山魈缓了口气,开口说道:“我是主人第一批炼制出来的山魈,一开始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帮主人抓人到了后面我恢复了一些灵智,主人就和我们说山魈越多越能够削弱法海和尚身上的功德,到时候只要用密法就能将法海和尚体内的舍利子剥离出来。”

“法海的舍利子?!”

祝小雯听言倒吸一口凉气,显然没想到这所谓的主人图谋的事情这么大,转头刚想和李有才说话就看见不知道什么跑到自己十米开外,脸顿时就黑了:“你干嘛跑这么远?”

李有才浑身一抖,赶紧跑回来,干笑道:“我就是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祝小雯懒得纠结这个问题,用脚尖指了指山魈,说道:“话已经问出来了,你想怎么办?”

李有才沉思了一会儿,皱眉道:“你既然知道你主人的目的自然也知道他是谁,还不说?”

“我没法说。”

山魈有些委屈的开口。

祝小雯拍了一下李有才的肩膀,说道:“不用问了,明显是那人炼制山魈的时候就给他们下了禁制,关于他本人的一切信息山魈们都说不出来,它已经没什么用了,我直接弄死好了。”

被祝小雯光环笼罩的李有才正想说随她处置就听见许仙虚弱的声音响起:“手下留兽......”

李有才和祝小雯对视一眼,同时扭头看向躺在地上的许仙。

许仙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看着祝小雯说道:“祝姑娘......你们也知道这些山魈都是被人炼制出来的......就算做了伤人的事情也都是被人控制......不是自愿的......”

许仙说话断断续续,李有才听着都觉得吃力,而且一听这调调,他就知道许仙身上圣父光环又开始发光了。

祝小雯对许仙的理解还没这么深,自然的顺着他的话说道:“没错,要不是被人控制,他们或许还能好好做个人。”

李有才只觉得祝小雯实在太年轻,果然,下一刻许仙就对着祝小雯欣慰一笑,说道:“所以祝姑娘也同意放它一条生路了?

这转折有点大,祝小雯愣了一会儿瞪大了眼睛看向许仙。

许仙继续说道:“祝姑娘慈悲心肠,这些山魈以后一定会感谢你的。

姑奶奶也一点也不想要劳什子的感谢!

祝小雯转头看向李有才,一脸他仿佛在逗我的表情,完全无法理解许仙这种慈悲心态。

李有才揽过祝小雯的肩膀,背着许仙偷偷说道:“许仙许汉文就是这个设定,宽容,就算你差点弄死他,转头你痛哭流涕的跟他道歉,他也会原谅你的......”

“还有这种绝种的极品圣父?!”


祝小雯真的被震惊到了,回头看了许仙一眼,对着李有才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嗯?

李有才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祝小雯对着许仙抱拳一笑,说道:“许公子说的是,小女子一向钦佩像你一样愿意一笑泯恩仇的人。”

“谬赞了。”

许仙失血过多的苍白脸上透出点红晕,显然是被夸的羞涩了。

祝小雯一笑,然后走到奄奄一息的山魈头头面前,佩剑快准狠的出鞘,直接削掉了它的脑袋。
李有才突如其来的一嗓子,顿时把穿上的气氛震得及其尴尬……

三个人面面相觑的愣了许久,还是许仙开口打破了尴尬:“李兄,刚才大雨倾盆,你又被人打伤,若不是这位白姑娘搭救,恐怕咱俩要瘫死在路边了。”

“哦,多谢多谢……”

李有才朝着白素贞抱拳行礼道:“白姑娘有礼……”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白素贞上下打量着李有才,问道:“这位李公子看着面熟,你我可是在何处见过?”

“姑娘说笑了……”

李有才艰难的坐起身子说道:“我是乡下人,村里多是农妇村姑,哪有像白姑娘如此明艳的女子。”

”公子谬赞……”

白素贞含笑道:“李公子虽然衣着简陋,但举手投足之间英伟之气却也让人着迷……”

英伟之气……

许仙瞅了瞅李有才,这写意的发型,标新立异的胡子茬,唏嘘的护心毛,哪哪看都好像一只营养不良的黑猩猩成了精,怎么还能跟英伟之气粘上边呢?

难不成自己已经跟国际审美水平脱节了?

无奈许大官人本就是个害羞之人,当着白素贞这么一个美艳脱俗的女子更是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何况李有才和白素贞的商业互吹还远远没有结束。

“白姑娘年轻貌美又心地良善,在如今这个年代还真是少见如此脱俗的女子。”

“李公子英雄豪迈,器宇不凡,就这一身霸气的穿搭(城隍庙里阎王爷身上的衣服)都彰显出对这个世界的强烈控诉。”

“白姑娘知书达理又貌美如花,千年之前肯定做了善事,这一世才能投这么好的胎。”

“你……”

白素贞一握拳压低声音说道:“你适可而止……”

李有才一笑说道:“放心……我既然上了你的船,自然不是来找你的麻烦。”

许仙一脸茫然道:“你……找什么麻烦……”

李有才一拍许仙的头说道:“大人说话,小孩少打听。”

“风雨小些了,我看这位李公子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白素贞一抬手说道:“我便不多留两位公子了。”

李有才抬头看了看船篷说道:“大姐,雨点打在船上跟放炮仗一样,你哪看出来风雨小了……”

还没等李有才说完,许仙把雨伞递还回来说道:“姑娘说的事,李兄的伤势也不能耽搁了,李兄咱们走……”

“等一下……”

白素贞低头长舒了一口气说道:“伞……你先拿着……”

“哦……”

许仙收好伞问道:“敢问姑娘家住哪里,改日李某一定将伞奉还。”

白素贞笑了笑说道:“杭州城北正街的街口。”

“好,他日许仙一定登门还伞!”

许仙说罢,拉起李有才就走。

老李一脸的苦瓜像:“喂……大哥……这么大雨,我是伤员啊……感染了找怎么办……大哥……”

两个人拉扯着消失在雨幕中,白素贞看着船外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知这人在恩公身边是福……还是祸……”

”是福还是祸?你说是福还是祸!”

李有才说着,又往伞地下凑了凑说道:“那么漂亮一个女娃子,肤白貌美大长腿,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有车有房,还不要彩礼,你还犹豫个啥嘛!”

李兄咱俩说的是一个事么?

许仙低垂着脑袋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可是我总觉得贸然去人家家里拜访,会很唐突啊……”

“人家都把家庭住址门牌号码告诉你了,你还唐突个几啊!”

李有才无奈的摇头道:“等我再发了工资,高低给你报个PUA的班,就你这个脑子居然能泡到白富美,母猪都能上树。”

许仙低着头沉默不语。

李有才拍了拍许仙的肩膀,接着说道:“撩妹的事咱们先放一放,你不会真的打算回你那露天的破房子吧……大哥,赶上这么一个道友渡劫的天气,你那屋子里都能养鲸鱼了,咱们回去干嘛,泡澡么?”

“那……”

许仙思索了片刻说道:“我舅舅家在城北的翁介巷,咱们可以去寄宿一下。”

“也好……”

李有才点点头:“倒时候你还伞也方便些。”

俩人先聊着,一路来到翁介巷,许仙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上前叫门,伸手还没摸到门环,就听到院中一声巨响,有人朗声喝到:“妖孽莫要猖狂,看剑!”

又是一阵骚动,几块碎瓦片飞出院墙,摔了个粉碎。

乖乖,你舅舅干的是捕快还是城管啊,怎么感觉屋里在干强拆的活呢?

许仙来不及思索,猛的推开院门,一阵妖风呼啸而来。

李有才赶紧伸手将许仙拉到身后,挥手挡下几块飞来的瓦片……

风尘之中,一男子持剑而立,手掐剑诀,空中念念有词:“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急急如律令!”

语罢,挥剑斩去,一道剑光划过,院中碗口粗的柳树被拦腰斩断,一道黑影从树冠上一跃而下,趴伏在地上,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许仙一皱眉说道:“燕赤霞?”

持剑的汉子回头看了一眼许仙和李有才,喝到:“别愣着,这妖物非比寻常,你们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燕赤霞……

李有才一拍脑袋,心说躲不躲的无所谓,麻烦谁来给我解释现在走的是哪段剧情?

此时燕赤霞同学并没有功夫看剧本,从怀里掏出一把黄符,往空中一撒,掐诀念了一句急急如律令,漫天的黄符瞬时燃气火焰,划破雨幕朝着那只四脚凶兽突袭而来。

凶兽显然也不是第一天混社会,看着飞来的火符不慌不忙,前爪一挥,地上的砖瓦席卷而起,将火符尽数挡下。

李有才从怀里掏出一把刚才在饭馆偷来的花生米,一边往嘴里送一边喊着:“别整那些个花里胡哨的,冲上去砍他。”

“呸……”

燕赤霞啐了一口,刚想回头骂一句难听又能播出的脏话,谁知那凶兽已然理解了李有才话中的真谛,四脚较力,朝着燕赤霞扑了过来。

电光石火间,剑爪相撞,卷起一阵气浪,一人一兽在气浪中央较起了力。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 父母儿女一家狂tx.doc》

手下留兽! 李有才还想从山魈头头口中问出点什么,可不想祝小雯一剑把线索砍没了。 这山魈头头,应该比之前那只投诚的山魈知道的要多些吧? 祝小雯不知道李有才的想法,不解的...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