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放荡护士口述作爱细节过程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想到这,他的脸色像是泼了墨一样的黑。

  温缊一直坐在电脑前等着沈流景发邮件。

  可是她没有等到沈流景的邮件,却等到了他本人。

  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沈流景,温缊吓得唰的从凳子上起来。

  因为起来的动作太猛,一下子没有注意到,膝盖直接碰到了桌子上。

  柔软的膝盖和坚硬的桌子相碰,疼的温缊倒吸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

  沈流景看着温缊皱在一起的小脸,脸上闪过担忧。

  他走出一步准备去扶温缊,可是伸出的手却停在了半空。

  “我没事,没事。”

  温缊疼的眼睛里都有了泪花,可是还是忍着。

  她忍痛抬起头就看到了沈流景伸在半空中的手。

  沈流景尴尬的收回了手,然后撇过头看向了别处。

  “这是视频,我给你拿过来了。”

  沈流景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优盘递给了温缊。

  看着他手里的优盘,温缊迟疑了一秒,随后接了过来。

  “谢谢。”

  温缊低着头不去看沈流景,一直手里摆弄着优盘。

  时间好像就停在了这一刻,两个人彼此沉默着,可是又像是倾诉着千言万语。

  “那个,你吃饭了吗?现在吃饭好不好?”

  “好。”

  什么?好?

  温缊原本以为沈流景会拒绝,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答应了。

  不一会,两个人就坐在了餐厅里。

  月梅将准备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看着满桌子的佳肴,沈流景的眼睛里滑过一道柔情。

  好像日子就该是这样。

  两个人三餐饭度过四季。

  这一刻,他原本空虚的心也有了填补。

  沈流景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的温缊。

  柔和的灯光打在女人的脸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格外的温煦。

  沈流景吃完饭就离开了。

  温缊一个人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视频。

  接下来的日子里,沈流景和宋芝澜都没有出现过,只是偶尔陈玉会过来,冷嘲热讽几句也就离开了。

  温缊的日子一下子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

  可是唯一改变的就是她每天都在想法设法的寻找当年的真相。

  “钟伯,您在好好想想,我爸爸去世前还有没有联系过其他人?”

  “小缊啊,我真的不知道,当年温大哥出事的时候我在外地呢。”

  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温缊的脸上布满了失望。

  “好吧,谢谢钟伯,打扰了。”

  她已经忘了这是第几个电话了,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

  她已经联系了父亲生前的所有朋友,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

  温缊颓废的坐在沙发上,脸上愁云惨淡。

  “夫人,今天我们要去医院产检,你收拾好了吗?”

  门外传来月梅的声音。

  听到她的话,温缊才想起今天是产检的日子。

  她都已经忙的忘了。

  “我马上就好了,你在楼下等我。”

  不一会,温缊出现在了楼下。

  今天的温缊穿了一件鹅黄色的裙子,平底的皮鞋,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有气色。

  “夫人一打扮格外的好看啊。”

  看着温缊,月梅不由得取笑着。

  听到月梅的话,温缊淡淡的笑了笑。

  她才二十多岁,本应该就是爱打扮爱漂亮的年纪。

  到了医院,因为医院里本来就有沈家的投资,所以医院直接给温缊开了绿色通道。

  “月梅,你在门口等着,我一个人进去。”

  到了检查室门口,温缊拒绝了月梅的陪同。

  “好的,我就在门口等着,你别害怕啊。”

  温缊淡淡的笑了笑,随后看了眼坐在走廊里的孕妇。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有开心的,有惆怅的,有紧张的,有害怕的。

  可是她们的身边都有自己深爱的人在陪伴。

  想到这,温缊的眼睑下垂,遮住了眼底里的忧伤。

  走进了检查室,温缊刚躺上检查床,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温缊,是你吗?”

  温缊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她在记忆力搜索了半天,才想起眼前的人是谁?

  “芷晴,你是叶芷晴?”

  温缊怎么都没有想到产检竟然碰到了自己的高中好朋友。

  叶芷晴也很意外,两个人一边检查一边寒暄。

  “当年你突然搬家,甚至联系方式都没有留下,唉。”

  听到叶芷晴的话,温缊陷入了沉默。

  当年她的妈妈去世,温爸爸一下子接受不了,就带着自己搬家了。

  因为走的突然,她都没有来得及和好朋友告别。

  “对不起啊,当年情况紧急,我也没来得及。”

  温缊抱歉的看着叶芷晴。

  “没事,好在我们两个人实在有缘,这不又遇到了,以后就可以经常联系了。”

  ……

  从医院出来,月梅看着温缊的脸色不好。

  “夫人,怎么了?孩子不好吗?”

  “啊,没有,好着呢。”

  孩子的检查很好,可是温缊心里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月梅,我突然想起有事,你先回去,我晚会一个人回去。”

  “您一个人回去可以吗?”

  “没事,放心吧。”

  和月梅告别,温缊一个人打了车去了另外一个医院。

  医院里。

  “大夫,我的病情怎么忘了?”

  温缊看着大夫,急切的追问着。

  “你怀孕了?”

  医生看着温缊瘦弱的身体,眉头紧锁。

  “嗯,”

  “胡闹,你现在身体怎么可以怀孕,不怀孕你的时间都不多了,一怀孕直接是在消耗生命。”

  听到医生的话,温缊的脸色变得惨白。

  原来自己已经病的这么严重了。

  “我想生下他。”

  温缊坐在椅子上沉思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生下来。

  这已经是她和沈流景最后的牵扯了。

  她不敢想象,是不是没有了这个孩子,这一辈子,她和沈流景就真的是陌生人了。

  不,还不是陌生人,有可能还是仇人。

  想到这,温缊的心拧着疼。

  医生看着她固执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要是生下孩子,就意味着孩子降生你死亡,而且还不确定你的身体能不能扛到孩子生下来。”

  医生还是不死心,继续劝着温缊。

  可是此刻的温缊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离开医院,温缊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她找了个路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温缊抚摸着肚子,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如果生命处在倒计时里,那么如果能够给沈流景留下一个孩子,她想那一定是她最幸福的事。

  不管最后这个孩子是由谁抚养,总归是沈流景的孩子。

  沈流景一定不会让孩子受委屈的,这是他的孩子,是她们两个的孩子。

  想到这,温缊的心里像是堵着什么一样的难受。

  温缊的大脑里回荡的全是医生的话。


  “没有孩子,你还能活一年甚至一年半,但是有了孩子,生命不多了。”

  “用你的命换孩子,这是唯一的方法。”

  暖阳下的温缊不由的抱紧了自己。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将所有的泪水都憋了回去。

  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坐了好久,等到当空的阳光已经走向了西边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惊醒了她。

  她拿出手机一看,是钟伯的电话。

  “钟伯。”

  “小缊啊,我突然想起来,你爸爸出事的时候,好像你王叔叔找过他,你可以问问你王叔叔。”

  温缊挂掉电话,手机上传来一阵消息,是一个电话号码。

  钟伯说的王叔叔是王庆林。

  想到这,温缊突然也想起了。

  沈家出事之前,好像她听到过温爸爸说起过这个王庆林。

  为了保险起见,温缊没有第一时间拨打电话,而是回了别墅。

  别墅里。

  月梅看着温缊一脸疲惫的回来,急忙就让她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温缊吃过早饭就出门了。

  路上她拨通了王庆林的电话,两个人约在了一家咖啡厅里。

  “王叔叔,好久不见?”

  王庆林没有想到温缊突然会找自己,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小缊啊,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王庆林也听说了温爸爸故意放火的事,可是温缊没有直接提出来,他也就装着不知道。

  “王叔叔,今天找您来是想问您一点事,关于当年我爸爸救沈流景的事,我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叔叔您知吗?”

  王庆林看着坐在自己面前有几分与温江相似的温缊,一时间心里一阵惆怅。

  可是,他也是犹豫了几秒,就摇了摇头。

  “其实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是你爸爸冲进去救了沈流景,但是却没有救的了沈荣辉。”

  听到王庆林的话,温缊也沉默了几秒。

  是啊,当年的火灾失去的不仅仅是她的爸爸,还有沈流景的爸爸。

  说到这,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然而,温缊和王庆林的见面恰巧被出来逛街的宋芝澜看到。

  看着两个人走进了咖啡店,宋芝澜也跟了进去,而且找了靠近的位置坐着。

  她听着温缊和王庆林的对话,眉头一皱。

  “小缊啊,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你就别在耿耿于怀了,人啊,要往前看。”

  王庆林看着温缊,不忍心说出来一些事实,只好好言相劝着。

  可是,温缊只是淡淡的一笑。

  “叔叔,我去下卫生间,您稍等会。”

  一边的宋芝澜看着温缊离开,便走过去坐在了王庆林的对面。

  “王先生,我们谈个生意吧。”

  王庆林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又看了眼已经不见的温缊,眼睛眯了眯。

  ……

  温缊从卫生间回来,就直接坐了下来。

  可是还没有等到她坐稳,宋芝澜就出现了。

  “温小姐,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和这么老的男人约会,你可真的是迫不及待啊。”

  宋芝澜故意将后面几个字拉高了声音,惹得周围的人都回过头看。

  温缊也没有想到竟然会碰到宋芝澜,听着她侮辱的话语,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宋小姐,青天白日的,我也没有招惹你,你这是何必呢。”

  一直以为,温缊都是温煦听话的,从来没有和别人争吵过。

  但是,宋芝澜的话语却是羞辱到了她,让她没有忍住。

  “你,哼,你在这里装什么,流景不要你了,你就巴不得赶紧找下家,温缊,贱女人就是贱,装的清高给谁看。”

  “你,宋芝澜,你闭嘴,自己龌龊,看别人都是脏的,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温缊没有想到宋芝澜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羞辱自己,一时间气的捏紧了拳头。

  可是,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宋芝澜更加的猖狂。

  “温缊,你就是个小三,杀人犯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比。”

  杀人犯三个字像是一把刀一样戳在了温缊的心头。

  她的眼睛都红了,看着宋芝澜不停张合的嘴,大脑里一片空白。

  “温缊,我要是你,我就躲在家里不出来,有个杀人的父亲,你也不嫌丢人。”

  看着宋芝澜得意洋洋抱着胳膊侮辱自己的样子,温缊终于忍不住了。

  她端起桌子上的咖啡,一下子泼在了宋芝澜的脸上。

  “你闭嘴,我爸爸不是杀人犯,她不是。”

  红了眼的温缊怒视着宋芝澜,根本没有发现她泼咖啡的一幕全被进来的沈流景看到。

  沈流景接到宋芝澜的短信,说是要讨论结婚的事便匆匆赶来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竟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温缊的手里还拿着杯子,而宋芝澜的衣服和脸上头发上全都是咖啡。

  “温缊,你在干嘛?”

  沈流景的出现惊醒了温缊,她看着沈流景怒气冲冲的样子,心头不由的一疼。

  沈流景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宋芝澜的肩膀上,随后阴鸷的眼神看着温缊。

  “流景,我就说了句温小姐现在怀孕,不要出来跑,温小姐就生气了,然后就泼了我一身的咖啡。”

  宋芝澜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趴在沈流景的肩膀上哭的梨花带雨的。

  沈流景看着这个样子的宋芝澜,眉头一皱,随后就带着宋芝澜离开。

  一个小时后。

  沈流景带着宋芝澜回到别墅换好了衣服,同时也带来了温缊和王庆林。

  温缊看着这座别墅,精致的欧洲皇家风格装修,金碧辉煌的样子看的她眼睛疼。

《放荡护士口述作爱细节过程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doc》

想到这,他的脸色像是泼了墨一样的黑。 温缊一直坐在电脑前等着沈流景发邮件。 可是她没有等到沈流景的邮件,却等到了他本人。 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沈流景,温缊吓得唰的从凳...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