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只要是宝元斋出品的古董,就没出现过一件赝品,也因此宝元斋特别自信地列了一个规矩,但凡你买到赝品,假一赔三。

也就是说。

你花费一百万购买到赝品,宝元斋赔偿你三百万。

而自从有了这条规矩。

宝元斋的门口边络绎不绝。

一来是这里的古董绝对货真价实,不会被骗,其次就是想要凭着自己鉴宝眼光检漏,要是买到赝品,直接发一笔横财。

所以当秦桁来到这里的时候,服务员看了秦桁一眼顿时嘲笑了一下,在他看来,秦桁这种穿着普通,气质也不像有钱人的,来这里都是想检宝元斋的漏子。

当然宝元斋也确实出现过漏子。

当时有块标价二十万的玉佩被买走了,结果发现是次品,宝元斋当场赔付六十万。

但你以为真是漏子?

其实是这一切都是宝元斋自导自演。

进去宝元斋后。

首先就是人多,其次就是玻璃柜很多。

这些玻璃柜里面都放着各种古董并且标明了价格。

而正当秦桁有点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看起的时候。

“秦桁?”

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一看。

苏舒瑶。

而更令秦桁没想到的是,那门口服务员会走进来,叫她一声‘大小姐’。

会在这碰到苏舒瑶并不奇怪,她是考古生,来到古董店观看古董很正常,而秦桁一直都知道苏舒瑶家里有钱。

但到底多有钱他就不知道了。

但怎么也不会想到。

苏舒瑶的老爸就是这家宝元斋的老板。

在学校。

孙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老爸是股东,到处显摆,但秦桁跟苏舒瑶都同桌这么久了,也是今天知道她是真正富豪的女儿。

这根本就不用想的。

这里柜子数百个。

最次古董标价都三万多,七位数古董比比皆是。

光是这里资产就过亿了。

而孙郎呢。

他家顶死不过千万。


“你有伤应该在医院休息的,医药费孙郎也说的,他会承担。”

“我没事。”

虽然被苏舒瑶关心一下,但秦桁知道这单纯就是同学间的关心。

而且苏舒瑶说完便到二楼去了,根本没邀请他。

二楼楼梯有个牌子:请先出示资产证明。

这意味着想要到二楼你得有钱。

看着苏舒瑶走上二楼,其他人都投来诧异的目光,秦桁感受到的差距。

正如孙郎整天挂在嘴角的话。

他追求苏舒瑶确实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老板,我觉得这块牌子是假的!”

这时在人群里传来声音。

听到这声音很多人都看过去。

秦桁也不例外。

只见那个长相有点普通,甚至有些丑陋的胖子指着柜子里面的牌子,可能是觉得能在宝元斋捡漏很涨脸,他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说道:“假一赔三,这十万我笑纳拉。”

那牌子黑不溜秋,但印着一个‘东厂’二字。

秦桁知道这个东西。

这是东厂象征身份的牌子,这应该是锦衣卫的牌子,标价是五万。

那人说是假的。

而掌柜也很快到来了,一副笑眯眯模样,就好像很感兴趣似的,明明就是有人举报他店铺出赝品。

但接下来秦桁懂了。

首先掌柜将令牌拿出来,接着询问他到底哪里不对,当那人说明问题后,掌柜笑着反驳,那人语塞,这才意识到是他孤陋寡闻脸红离开,而掌柜也没有刁难他。

“还能这样?”

秦桁是真的惊讶。

毕竟宝元斋规矩是假一赔三。

秦桁还以为这是需要他将东西买下来,就他卡里那一千块钱连边角料都买不起。

但现在看来并不需要。

只需要他能说出假在哪,宝元斋鉴定没问题后就能拿到钱,这让本来是只想验证一下那还鉴宝技术的秦桁跃跃想试。

反正说错也没事。

为何不试试?

做考古这行,就得胆大心细,敢去推敲。

于是秦桁不再是走马观花,而是认真观看,脑海里面的古代鉴宝知识与现代鉴宝技术结合,秦桁鉴宝技术不断提升。

终于当秦桁来到明朝花瓶的柜子时候,他愣住了,因为脑海里面的知识告诉他,这极其可能是赝品!

秦桁看了看古董标价。

这是一个名叫张老板在这里托卖的古董,标价赫然是三十万!

一个想法猛然揣出脑海。

这是不是他能证明这是赝品,宝元斋得给他六十万?

六十万!

这对普通家庭,甚至需要自己打工上学的秦桁来说,赫然是没办法想象的巨款了。

但正因为是如何压迫心脏的数字,秦桁紧张了。

在他想来。

钱怎么可能这么好挣,简简单单说几句话就挣六十万?

不可能的。

要真这样这世界还有穷人吗。

但秦桁也忽略了在他脑海记忆那位可是能够将帝皇妃子都睡了的人,这种人岂会简单。

如果他在现代必定是枭雄。

对枭雄来说六十万不过是弯弯腰绑个鞋带就挣回来了。

“你这个花瓶有兴趣?”

这时传来服务员的声音。

秦桁记得她。

刚称呼苏舒瑶大小姐就是她。

“不是……我是觉得,这花瓶是假的。”

说完秦桁都有点不自信。

毕竟这句话这意味着如果被证实的话,他将会得到六十万。

噗嗤。

柳雯听到秦桁的话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如果秦桁说别得是假的,她倒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古董这玩意本来就存在质疑,但这件花瓶可是首席鉴宝师鉴别过的,当时苏大小姐也在场听课呢。

这东西要是假的,这可真够打脸了,所以柳雯没忍住笑出声,她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假的。”

“因为颜色不对。”

秦桁说道。

虽然脑海知识都是古代鉴别技术,但秦桁本来就有一定的鉴别能力,结合起来,他觉得这花瓶可能是假的。

没自信的原因是他第一次鉴宝。

“这是大明宣德款制品,我见过真品,真品颜色不是这样的。”

“喔?那你说说哪里颜色不对。”

柳雯继续笑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有点太鲜艳了,明朝那会的颜色不是这样的。”

秦桁摇摇头。

他能凭感觉到花瓶颜色不对,但不对在哪他也不说出来,只能凭着感觉来。

也不怪秦桁。

那份记忆追溯到秦朝,不可能有以后朝代的知识,而且鉴宝凭的是见识,见识多了就有感觉。

就像银行收钞员。

她不会印制真钞,但真假钞票落在她手里,根本不用看,光凭手感就知道这是假钞。

一个道理。

古董也是这样。

真正鉴宝大师光凭手感、气味、颜色就能直接看出真伪。

“我还是走了,再见。”

秦桁待不下去了。

《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doc》

只要是宝元斋出品的古董,就没出现过一件赝品,也因此宝元斋特别自信地列了一个规矩,但凡你买到赝品,假一赔三。 也就是说。 你花费一百万购买到赝品,宝元斋赔偿你三百万。...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