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纯阳子在一间满是各种草药,丹炉,以及蒲扇的房间里来回踱步。

“我说纯阳子,你这一着急就来回走的毛病是谁教的你啊?你在我面前来回转,晃的胖爷我头都晕了,咱们道家师门不是讲究个清心养静的功夫嘛?怎么你这道子还跟其他师兄弟不太一样啊?”一个穿着火纹背心,坦胸露乳的大耳胖子,一边用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同时按住司徒长生的寸口脉,一边看着面前焦躁不安的纯阳子。

此时纯阳子脸色红润,中气十足,听着这话忍不住叫了起来.

“你懂个屁,我修的是无为,讲究的是顺其自然,遵循内心!要是你让我坐着憋着,我得走火入魔!你别扯淡,敢情你这丹仙的名号是假的啊?治个病都治不了……别藏着掖着啊,这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赶紧把你那九转还魂丹还有什么十全大补丹统统拿出来怼上去,我就不信好不了!”

“你你你,你懂啥?他要用这些丹药能治好,我早就用上了。你这朋友可不是简单的真元亏损,他有病!”胖子用指腹细细感受司徒长生脉搏跳动。

“勒个去,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你个死胖子,赶紧给我治好了!不然我要把你这丹炉给炸了!”纯阳子气急败坏地威胁道。

“你这朋友脉象有点怪啊!这这这,有点像滑脉……”胖子又仔细盘捏了一次脉,还是不敢相信。

“什么脉?怀孕的那个脉?”纯阳子瞠目结舌。

“对对对!就是那个滑脉啊!”

“你你你,你这浪得虚名的丹仙,滚滚滚!看我不炸了你这紫金玄炉。”纯阳子一脸不怕天不怕地就要炸了你宝贝炉子的样子,急起来就要撸袖子了。

“哎哎哎,冷静点,冷静点,我也奇怪呢,别急,让我再好好把一下。”胖子满头大汗的,把脉盘了又把,把了又盘,可是,这这这结果还是.……那个滑脉!?

“再胡说八道,我可真要炸了你这丹炉了啊。”纯阳子又开始准备撸袖子了。

过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房间内安静了下来,只有两人轻慢的呼吸声音。

胖子眼眉一挑,灵思如醍醐灌顶,他一拍大腿,眉开眼笑道:“有了,但是不太确定,你帮我把丹炉左前方的那个书架第三层第六排里面把那本丹医古籍拿过来看看!”

纯阳子丝毫不敢怠慢,按照他的吩咐把古籍取了来,捧到胖子跟前。

“翻到389页。”胖子说。

纯阳子听话地翻开古籍,直至胖子反复对比确认后还不敢轻易合上,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叹息:“哎,可怜人啊!”

“可怜人?你能治吗?”纯阳子问道。

“纯阳子,这不是病,不过,哎,也算是病吧。”

纯阳子默默从道戒中掏出一根狼牙棒。

“别急啊……冷静,听我说完!”胖子拉住纯阳子冲动的小手,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也只有我们修真者元婴期以上的大能,才有机会得这种病!”

“修真者通过修炼让自身能力通玄,生命力强大而区别于凡人,但也正因如此,越加强大的修真者就愈难有子嗣,可一旦有了后代,他们的天赋就会愈加强盛。但也许是天谴吧,这些大能生出的后代有些天赋极强,强到连上天都嫉妒的程度。这种人与生以来便会得.……一种病,名唤天劫。”

胖子喘了起来,没办法,这肉多的人连呼吸都要消耗比常人多两倍的力气,更何况还是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要费脑子解释的话,希望纯阳子看在他那么努力的份上,不要乱来啊!

“也可以说是病了,也可以说是天谴,只有大能者用真气度之方能活下去。但是呢,需要的真气的品质极高,量也极多!”

纯阳子沉默。

胖子睨了他一眼,担惊受怕地吞了口水:“这么说吧,从出生到成年,至少需要一个元婴期修行者上百年的真气才能活下去!”

说完他有点后悔,这么说来这个人是没多少命可以活了,纯阳子会不会听了一难过又把他在炼金大师那新买的紫金玄炉给砸了.……

纯阳子不死心地问:“那还有别的办法吗?”

这世上的元婴本就少之又少,更不用说元婴之上了!

修行本就逆流而行,谁会为了一个陌生人浪费自己的真气且又耽误修行呢?

胖子不死心地又补了一刀:“他能活到如今,已是极不容易了.……”

丹室内,两个满头大汗的丹童在使劲地挥舞着手中的蒲扇,驱着猛风灌入丹炉之内,那紫色的火焰燃烧正旺。


丹室外,大雨滂沱。

林中翠绿的竹子被大雨洗刷过后显得愈加鲜嫩,纯阳子稚嫩而俊朗的面容此刻愁云满布,他盯着那在雨中摇摆不定的绿竹,心里没了下一步的打算。

师傅啊师傅!这天下都要大乱了啊,您此时又在何处啊?

帝释天这个大魔头的克星总归是出现了,但这位长生兄的命数却是要尽了啊……

这可怎么办才好!?

镜湖。

湖面上忽然荡开重重粼粼波光,湖中的小木块开始猛烈抖动起来。

老人用力抓住手中的竹竿往上一拉,一条鱼从水中被抛到了湖面上,一道耀眼的光划过眼眸,雪峰上的刺眼阳光照射在这条肥硕的雪鲷鱼身上,鱼身上的鳞片正泛着银色的光芒,静谧的镜湖瞬间充满了生气。

“哈哈哈哈哈。”老人爽朗地开怀大笑。

司徒长生静静地盘坐在湖边的草地上,听着师傅可爱的笑声,他贪婪地用力呼吸着,享受着跟师傅在一起的光景。

“徒儿,师傅这手钓术可比得上你那手光痕拔剑术?”老人手里拎着鱼,回头一望。

司徒长生闻言身躯一震,他愣愣地转过头,看着青苔石上正在垂钓的师傅,师傅此刻正笑吟吟地看着他,调皮地眨了眨眼。

光痕拔剑术是师傅去世以后,他自己独自一人在长白山雪峰之上练习的剑术,终日依靠追寻那冥冥不可得的道意来化解思亲之苦。

而师傅知道自己的剑意,那就说明师傅其实一直都在身边看着自己,从未离开过!

司徒长生想至此,眼眶瞬时热了起来,原来师傅这么多年都在自己的身边,只是自己迟迟不知道!

良久,平静了下来,他感觉内心的一道空洞的缺口仿佛被什么填补上了,一股暖意从内心涌出,流入四肢百骸。

“啵!”体内仿佛传出一道响声,一层阻碍悄然间被顿然破开。

“又突破了?”老人小露惊诧。

长生低下头,温尔地答道:“嗯。”

“好好好!若能如此,凭借你自己修炼真气,也能多活一年了啊,哈哈哈哈!”师傅先是开怀大笑,而后又有些惆怅。

他知道师傅在思忖什么,虽然自己的修炼大有进步,但始终无法治愈这病痛,至多也就是多续一年命罢了,时日终究是不多的,但.……

长生抬头一笑,说道:“没关系,我只要知道师傅一直都在,就可以了。”

师傅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只要师傅还在,他就觉得很幸福了。

“徒儿,来,到为师身边来,我有些话要与你说。”本来还有些嬉皮笑脸的老人忽然正襟危坐,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换上了严肃的神情。

“是,师傅!”他走到湖边,纵身一跳,来到了那个青苔石上,他单跪在老人面前,低头俯耳静听。

“徒儿,很多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铭记于心,有些事与其通过为师的说教来令你领会,还不如你亲自入世历练来得容易。你尚涉世未深,心仍纯粹,虽然为师时刻都在关注你,但却不能随意出手干涉啊!”师傅叹了一口气,语气之中满是愧疚。

“徒儿明白!人性狡诈,妖魔残忍,出山后才知道这凡尘俗世确如师傅所说那般!”

“是非对错切不可看浮于表面,要用心去判断!修行者需时刻拂拭内心,如明镜,修行难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即便如此,亦勿违背本心与初心,有能力者更需有所担当,切不可胆小怕事!修行可令我们长生而逍遥自在,别人我不管,但我要你侠字当头!”

修行亦是修心!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doc》

纯阳子在一间满是各种草药,丹炉,以及蒲扇的房间里来回踱步。 我说纯阳子,你这一着急就来回走的毛病是谁教的你啊?你在我面前来回转,晃的胖爷我头都晕了,咱们道家师门不是...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