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网名昵称 >

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的软件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软件一度卡顿,好多用户都被挤的无法登录。

  作为事件的主人公,厉君越自然也看到了这条动态……

  他指尖噼里啪啦的在电脑键盘上敲击着,开始操作着想要把热搜赶紧撤下来。

  可是无论他投入多少人力、多少钱财都会马上被数据吞掉,仿佛有人在暗中推动着舆论的发酵。

  “赶紧让公关撤热搜!现在都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还没撤下来,你们都是废物吗?”

  厉君越气的不行,把手中的键盘用力一甩。


  他面容生的俊逸干净,此刻暴怒扭曲的样子,看起来与他本身的气质极为不符。

  在一旁的助理被吓了一跳,赶紧小跑着出门去找公关部门来应对此事。

  厉君越拿起鼠标用力地点击着,他有专门控制水军的软件和虚拟数据,只是这些都派不上用场。

  “夏染!夏染!”

  除了夏染之外,没有人能做出这件事。

  厉君越几乎是从齿缝里硬生生挤出夏染的名字,更是将手中的鼠标用力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被男人如此记恨的夏染,刚刚悠哉的翻身下床。

  她看了一眼网友们的评论,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倒要看看夏兮颜还有什么本事洗白自己。

  夏染其实也不想对厉君越太过残忍,可谁让这个男人头脑过于愚蠢,被身边的女人耍的团团转,还要反过去帮她数钱。

  这不是就傻子吗?

  她刚想放下手机,一阵悠扬悦耳的音乐声响起,竟是有人给她打电话了。

  夏染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呦呵,竟然是温慧。

  她这个继母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恐怕也是要质问热搜榜上的事情吧。

  夏染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边立马传来女人尖锐的咆哮声,“夏染,你这个小人都干了什么?”

  “你赶紧把这件事情给我对外澄清,要不然的话……”

  “啧。”夏染皱了皱眉,将通话音量调到最小之后,把手机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

  她可没时间听温慧的训斥,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原主之所以被温慧和夏兮颜像个软柿子一样拿捏着,就是要保住弟弟夏泽的命。

  夏染要趁着她们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弟弟转移,为自己日后的复仇铺路。

  她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女孩儿如海藻般的长发随意披散着,那张未施粉黛的脸庞粉嫩滑腻。

  夏染从柜子里挑选一条,她认为北夜冥最不好看的领带用来绑头发,黑如鸦羽的发丝与金色条纹的领带搭配在一起,高级感十足。

  她刚一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两个身穿制服,身材高大魁梧的保镖。

  两个保镖如山一样挡在门口,面瘫脸冰冷十足。

  “我想出去透透气。”夏染微笑着,刚往外踏出一步,就被一个保镖伸出来的手挡在了脸前。

  “少夫人请回。”

  夏染耸了耸肩膀,“好吧,那我就不出去了,可是你们总该让人给我送些吃的喝的吧?”

  两个保镖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人便转身离开了。

  夏染一挑眉,迅速俯身从门口这个保镖的胳膊底下钻过,飞一般的往外跑去。

  她并没有往楼梯口的方向跑,而是往走廊另一面的窗口跑去。

  “快拦住少夫人!”
 保镖回过神来赶紧追赶,可夏染步伐轻盈,动作灵活,直接跳上窗口,把封闭的纱窗拉开,就这样从阳台跳了出去。

  这里是二楼,想当初她原来的身体可以不带任何保护器具攀岩,从二楼跳下去根本就不算什么。

  “拜拜了兄弟们,再回去好好练练吧!”

  此时在三楼书房的落地窗前,北夜冥正坐在轮椅上,静静的注视着楼下的一个身影。

  窗外细碎的日光勾勒出他清俊结实的轮廓,男人身着一袭黑色高级西装,细碎的头发一丝不苟地守在脑后,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

  这般的俊逸冷酷,与昨天晚上那般狼狈的模样,完全不同。

  从这里的落地窗,能够清楚地将别墅外院的景色尽收眼底。

  夏染步伐轻盈,动作灵活的躲避掉保镖的追逐,最后越墙而逃,竟然比北家训练有素的保镖队伍的动作,更加迅速!

  夜一俯身向北夜冥请命,“少爷,需要把少奶奶抓回来吗?”

  北夜冥微凉的指尖摩挲着轮椅扶手,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直直盯着窗外女人消失的方向。

  “跟着她,看看她究竟去了哪里?”

  “是!”

  夏染前脚刚刚踏进医院的旋转门,就察觉到身后似乎有尾巴跟着她。

  她回过头,果然看到有一个黑色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医院的大门旁边。

  竟然被人跟踪了!

  想来也是北夜冥的人,那个男人肯定不会准许自己随意离开,派人来看看自己究竟干什么也属正常。

  反正自己是来找弟弟的,和北夜冥也没什么太大关系。

  被跟踪就被跟踪吧。

  夏染没有理会跟上来的尾巴,寻着记忆来到了一间病房的门外。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隔着玻璃窗,就能看到床铺上躺着一个瘦弱的男孩子。

  夏染先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才推门而入。

  床上的男孩子就是夏泽。

  他看到夏染来了,高兴的笑了起来,却也只是扯了扯嘴角,没有多余的动作。

  他病得实在太重,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嘴唇干裂脱皮,两只手上都埋着一个留置针,连接着很多输液管路,本就瘦弱的胸膛上贴着监护贴片。

  夏染一股热泪涌上眼眶,她心疼这个少年,可更多的情绪,来自于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

  “弟弟,你最近感觉怎么样?对不起,姐姐好几天都没有来看你了。”

  夏染蹲在地上,她想要去握这个少年的手,可又害怕会把他弄疼。

  少年脆弱的就像是一个瓷娃娃,一不小心就会摔得破碎。

  夏泽尽力笑着,他说话的声音十分沙哑,“我很好……姐……你这个样子真好看……”

  “你这傻小子,就你知道哄姐姐开心。”

  夏染快速眨了眨眼睛,想要将涌上眼眶的泪水收回。

  在原主的记忆当中,夏泽是一个很懂事很听话的男孩子。

  他和夏染从小就被温慧苛待,为了不让姐姐难过,他总是会故作坚强的安慰姐姐,把从厨房偷来的好吃的留给夏染,只为了逗她开心。

  也就是这样一个温暖的少年,在生病之后,被温慧扔到医院里用来威胁夏染,还不让医生用药给他治疗。

  如果不是因为耽误了最佳的诊治时间,夏泽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病的如此严重……

《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的软件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doc》

软件一度卡顿,好多用户都被挤的无法登录。 作为事件的主人公,厉君越自然也看到了这条动态 他指尖噼里啪啦的在电脑键盘上敲击着,开始操作着想要把热搜赶紧撤下来。 可是无论...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