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网名昵称 >

我们两个一起轮你好不好 娇妻穿超短裙丁字裤被领导

赵家村并不大,而在凡人眼中,无法企及的修仙家族赵家和赵家村地主王家齐聚在柳氏家一事很快便被传播出去,因为当时赵家小院外,不少人观看了黄眉道人和苏泠的这场战斗。大家都知道了原本柳氏那个娇娇弱弱的女儿竟然也是一位修仙者,还是一位与王家那位族叔可以一斗的修仙者。

于是各种版本便流传出去,有的断章取义,有的添油加醋:

“据说赵家三小家有一个宝物,王家那位族叔就是冲那个宝物去的……”

“赵家三小姐好厉害!我亲眼见她施展过法术,那树丫枝就像剑一样锋利咧……”

甚至还有的说,赵家这位三小姐其实比那位天资惊人的二小姐更厉害。

但是这种种传言,不过是乐趣太少,众人随口谈谈,但是却不慎传入了赵家四小姐赵盈的耳中。

“你说什么?”赵盈正在花园里坐着看功法书,却有赵家非宗族子弟跑来告诉了她最近赵家村的流言。

这些非宗族子弟属于赵家的外戚,因着赵盈貌美,又是嫡系小姐,所以一个个为了学到更高级的法术,常常出现在赵盈身边讨好她。

“五小姐如是不信,出去找个人问问便是,赵家村所有人都在议论此事。”此人暗暗窃喜,没想到自己是第一个来告知五小姐此事的。

“赵岩,你做得很好,以后再有关于她的传闻,都来告诉我。”赵盈笑眯眯地对赵岩说。

“是,五小姐,那以后要不要我帮着五小姐盯着那边?”

赵盈笑着点头,“如此甚好,若是还有更多赵姌的事情汇报给我,根据你提供的消息价值,我会考虑给你一颗培元丹。”

听到赵盈会奖赏自己培元丹,赵岩双眼发亮,连连点头,“五小姐放心,赵岩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很好,你先下去吧,此事我好好研究一下,”

待赵岩离开,赵盈才皱起眉头来,自言自语道:“这才一个多月,没理说赵姌的功力会进步这么快!难道她身上真有异宝?”

赵盈不是黄眉道人,她一个多月前才见过苏泠,那次她还施法惩治了她一番,自然明白一个过月前的赵姌还是个半点功力都无的凡人。

也正是如此,她比任何人都怀疑苏泠。

她这话说完,并没发觉不远处的月门旁,一个身影很快退走。

此人是赵家四老爷的妻子张氏,平时最是刻薄好贪便宜。她自然也听到了赵家村的传言,本来心中也有些好奇,哪想走到这里,听到赵盈和赵岩的对话,令她迫不及待想去证实一下赵姌那丫头是不是真的有了什么宝贝。

恰好张氏的儿子也是个五行废体,修仙本没什么指望,这会儿听到赵姌竟然修炼有为,自然生了心。

急急忙忙地回了房,赵家四老爷赵重正,天资不高,人也懒懒散散的,见自己夫人神色匆忙地把门关上,不由问道:“你又做什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张氏“嘘”了一声,小心地贴着门听了会儿动静,才踮着脚尖走到赵重正身边坐下,凑近了压低声音道:“老爷,你知不知道赵姌那丫头如今能跟黄眉道人一战了!”

赵重正正抽了一口烟,听到这话,猛地咳嗽起来,“你……你说什么?”

赵重正因为天资不高,又心无大志,生活得就像个凡人,平时也喜欢和凡人来往,最喜欢的就是烟,酒两物。

张氏皱着眉伸手扇开了眼前的烟雾,“死老头子,少抽几口行不行?给你说正事呢!”

“好好,你说,你说……我听着呢!”

张氏神神秘秘地又开口道:“外面都在传言赵姌那丫头有宝贝,所以修炼才会这么快,你说要真是有宝贝,刚儿是不是也可以修炼了?”

赵重正听完,想了一会儿,才放下烟斗,“这事不可能,姌儿那丫头怎么可能跟黄眉道人交手,你别道听途说才是……”

“怎么不可能,整个赵家村都知道了!老爷,赵盈那丫头也知道了,说不定在打什么主意,要是赵姌真有宝贝,落到二房手里,还有刚儿的份儿吗?”

“就算她真跟黄眉道人交手了,那也未必有宝贝呀?你别乱动心思,要是让大哥知道了,又该说我了。”

“嘁!”张氏斜睨他一眼,“就你这孬样,我张岚当年怎么会看上你,你也不想想,你三哥当年在赵家也算得势,在外面闯荡那么久,弄上一两件宝贝留给她女儿,怎么不可能?”

“那也是留给姌儿的……”赵重正听着媳妇儿叨叨,转过身拿起烟又使劲抽了一口。

“你就这点出息,大家都在打她那宝贝的注意呢,她保得住?不如趁早把东西攥到我们手中,谁还敢来抢?”

见赵重正只抽烟不回话,张氏倏地从旁边的椅子上站起来,“跟你说话呢!你到底听是不听?”

赵重正垂着脸不说话,只吧嗒吧嗒抽着烟。

“好好好……你不去,老娘自己去……”说罢,便走出房间,“吧嗒”一声重重摔上了门。

**********

苏泠跟柳氏说过,她在房中修炼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打搅,其实是害怕自己消失在房中的事情让柳氏察觉了,这事儿不好解释。

数日的修炼,她没有再向上一步。她也明白越往上走,修炼的提升将越难,是以心态还比较平和。

平常资质,要想凭自身修炼到纳气五层,至少得两三年功夫,而借助丹药,起码也得一年,除非天资极好,时间才能缩得更短,苏泠是用了木延清的丹方,炼制了几乎逆天的药丸,才能这般速度,是以她也没什么好失望的,反而放下修炼之事,进了空间。

自上次木延清消失之后,已经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她是元神之体,身影淡薄飘渺,即便她不清楚木延清究竟如何了,但也看得出对方情况并不好。

再次出现在宝钗的空间里,周围果冻状的墙壁依旧存在,一小片药田,已经被各种灵草占据。

“师傅……你在吗?”她站在药田边,对着空气叫喊了一声。

过了半晌却没有人回答,她想起木延清说过,只要进入了筑基期,便能破开禁制,自由出入那果冻状的墙壁。

可是短时间内,她似乎根本无法迈入筑基期……

摇了摇头,手臂从墙壁上收回来,想起自己已经有近二十天未去卖过灵草,于是暂且放下思绪,走到药田边,把用种子催熟的中品灵药取了两株出来,然后把剩下的下品灵草都挖了出来,用竹筒装上。

如今她修为提升,已经不需要太多下品灵草,留几株备用便是,她得用这些灵草换更多种类的中品灵草,才能支持自己修炼的消耗。

而上一次和黄眉道人交手后,她才知道一件好的武器对修仙者是多么重要,能抵挡住比自己高阶的攻击。

于是留了心,准备去拍卖行给自己找一件好的灵宝。

从空间出来,房中安静无声,苏泠打开房门,四下一望,发现柳氏正在后院里,给早先种植的白甘草浇稀释的灵泉。

苏泠微微一笑,把院子里的竹篓提起来,扬声对后院浇水的柳氏道:“娘,时候还早,我去青云城卖灵草。”

柳氏听到声音,放下装着灵泉的水壶,转过身来,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对苏泠道:“明早再去吧,你这一来一去,天都快黑了,或者让娘陪你去……”说完,就准备回房换衣服。

苏泠背好背篓,制止柳氏,“娘……我是修仙者,怕什么?没关系的,我一个人一来一去很快的,走了……”说着也不等柳氏回话,就“吱呀”一声拉开院门,笑嘻嘻地对柳氏挥手,离开了……

柳氏把围裙取下来,笑着摇头嘀咕了声,“这孩子……”便转身进了房。

柳氏刚坐下喝了一杯水,便听外面有人叫她,“三嫂,三嫂……你在家吗?”

听着这声音,柳氏便知道是谁来了,柳眉不知觉地皱了一下,才放下杯子,站起身来。

“吱呀……”房门拉开,便看到张氏站在木栅栏外,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苏泠来到青云城后,径直往灵草铺去,下品灵药上百株,都是空间出产,用稀释泉水浇灌出来的,一下便卖了四百多块下品灵石,也仅仅等于四块多的中品灵石。[www.mianhuatang.la超多好看小说]

另外她还带来了两株中品灵药,居然卖了十块中品灵石,加起来,她身上就有了十五块左右的中品灵石。

这些财富对凡人来说,已经可以吃穿不愁,但对于修仙者而言,未必能买到一颗好的丹药。

她略探了口气,把灵石全部收好,而此时,她感受到了黄兰审视的目光。

蓦地抬头,却对上黄兰微笑的眼睛,“赵小姐,这次的中品灵草很不错,我们店里最近很缺品相好的中品灵草,你若还有的话,能不能近两日送过来?”

跟黄兰交易,苏泠觉得很舒服,对方很直接,也绝不刻意压价,是以她也没有抬价,两人一来一往,倒真有了几分默契,只是不知为何,黄兰时而一个目光,让她觉得自己的秘密似乎被看穿了一样,就如此时,她的目光明明看起来没有半点问题,却让她觉得自己的秘密似乎暴露了。

苏泠微微一笑,“这几颗灵草还是很久前种下的,现在才成熟,黄掌柜要更多的话,恐怕还得等两个月,待灵草成熟了,我一定送到黄掌柜这里来。”

黄兰笑着点头,也没追问,苏泠便又买了不少中品灵草苗,这才走出灵草铺,同时吁了口气。

加快脚步往回走,今日她来青云城除了买卖灵草外,还有件事,便是买灵芝和人参炼制保颜丹,完成赵重谨的心愿。

保颜丹,除了能令人老而不衰,还能强身健体,祛除百病。

她注定是要走上修仙之路的,而柳氏,她也当做了自己的母亲来爱,柳氏能长命百岁,百病不侵,也是她做子女该尽的孝义。

想起上次她救过的那位在药店做伙计的林海,便拔脚往他所在的“百草堂”走去。

喧闹的集市上,人来人往,凡人的笑容怒容总是很容易展现,修仙者迈过了结丹期便能延伸一百年寿命,那么长的日子,身边没有亲人朋友,不知道自己那时候还能否笑得出来?

叹了口气,转身走进“百草堂”,却发现伙计换了一个人。

伙计见到苏泠便起身笑着招呼,“这位姑娘,您想买点什么?”

苏泠微微一笑,“请问林海在吗?”

“林海?”伙计皱了皱眉,似在回想,半晌才“哦”了一声,“你说的是这里上个伙计吧?他走了……”

“走了?”苏泠微讶。

“嗯,姑娘找他什么事吗?他家就在青云城外。”伙计记得掌柜好像说过,于是顺口对苏泠提起。

苏泠摇头,本来也只是顺道来看看对方,然后买点灵芝人参。

见苏泠摇头却没有离开,伙计又笑着道:“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苏泠把背篓放到地上,“这里有好一点的野灵芝,野山参吗?”

伙计一听对方要买的都是名贵药材连忙点头,“有的,有的,整个青云城就属我们百草堂的灵芝,山参最好。”

苏泠微笑点头,上次她在青云城逛了几家药店都没有品相好的山参、灵芝。本只是想着来此试试,顺便照顾下林海的生意。(WWW.mianhuatang.la好看的小说)

“那你拿给我看看吧。”

伙计连连点头,笑嘻嘻地转身进了里间。

不多时,便捧着两个玉盒走了出来。看伙计小心翼翼的模样便知道十分珍贵。

苏泠摸了摸自己的钱袋,想了想问道:“这灵芝多少钱?”

伙计笑着打开玉盒,笑着指向那泛着漆样光泽的灵芝对苏泠道:“这株紫灵芝是在在青云山中发现的,少说也有百年药龄,上百年的灵芝如今可不多了,姑娘要的话,三块中品灵石。”

跟中品灵草差不多的价了!


苏泠微微咂舌,但是她不知道,灵芝对修仙者用处不大,对凡人好处却极大,况且修仙者需要灵草,可以用各种方式培育,但凡人没有这些超自然手段,自然会越卖越贵。

毕竟这些药龄几百年的东西,用一株就少一株。

苏泠暗自权衡,觉得卖灵芝和山参赚头不小,危险也不大,毕竟是跟凡人交易,而自己频繁出入黄兰的灵草铺,说不定会惹来怀疑,给自己带来危险。

权衡半晌,伙计也未催促,苏泠目光再次落在紫灵芝上,“好,这株紫灵芝我要了。”说完,伙计大喜,态度更加殷勤,同时揭开另一个玉盒盖子。

一株胖胖的人参躺在玉盒里,看起来十分新鲜。

“这山参多少钱?”

伙计道:“与紫灵芝一个价,姑娘看需要吗?需要的话,我给你一起包起来。”

说罢,明亮的眼珠紧紧地盯着带着面纱的苏泠,生怕她说不要了。

苏泠微微一笑,掏出钱袋,数了六块中品灵石给对方,“这两株,我都要了。”

伙计接过灵石,喜色漫溢,把两个玉盒重新盖上,捧着出了柜台,“我给姑娘装进竹篓里。”

苏泠点头,状似随意地问道:“对了,不知道这里收不收灵芝,人参呢?”

伙计微愣,但还是笑着答了,“收的,青云山附近有不少人挖了山参灵芝都是送到我们这里来卖的,”

苏泠接着道,“那我以后挖到灵芝,山参都送到百草堂来,你看可好?”

“好的,好的……”

苏泠得到伙计的回答,才笑眯眯地告辞离开。

伙计笑着送走苏泠后,才挠了挠头,不明白这位姑娘明明是卖药的,怎么又来买药?想了想,便把此事丢在了脑后……

花了六块中品灵石买来的灵芝山参被苏泠背好,离开青云城,往赵家村赶回。

走进赵家村的时候,夕阳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下,天空像被涂上了一层浓厚的墨汁,晕染开去……

地里忙了一天的男人们,荷着锄头三三两两往家赶,村子里炊烟袅袅,鸡鸣狗吠,异常温馨……

苏泠的心也奇异地平和下来,嘴角挂着笑,如同孩子般蹦蹦跳跳地往家赶,想必此时柳氏已经在门前候着自己了。

她走得十分快,不多时,果然瞧见院门外,柳氏如弱柳一般的身姿正伫立着。

苏泠唇角一弯,一面跑一面叫,“娘,我回来了……”

柳氏侧过头看到苏泠,秀美的脸上焦急,慌乱交织……

苏泠一看她的神情便知道不对,立马询问道:“娘,发生什么事了?”

柳氏似乎有些愧疚,眼眸低垂,让苏泠摸不清头脑。

“娘,究竟怎么了?”

柳氏这才叹了口气,抬起头来,“姌儿,娘,是娘的错,叫你三婶把咱家的宝贝给拿了去……”

苏泠微讶,她唯一的宝贝此时就在她头发上,她还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丢,才询问道:“娘,什么宝贝?你好好说,不慌……”

柳氏点了点头,被苏泠扶着一面往院子里走,一面说道:“今日你三婶来家里,看到家里有鱼有肉,便随口问了下我娘俩的生活,娘便跟她说了是你在种植灵草,你三婶听后赞了你一番,便说要看看这灵草,娘便领她去看了,哪想你平日浇水的壶被你三婶踢倒了,水流出来,灵草一下就长了起来,娘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三婶却抱着那个水壶想离开,娘虽然不明白事情,但也知道那壶中的东西不寻常,想要跟她要回来,哪知道三婶死活不依,说你私藏了好东西,推推攘攘中,娘怕旁人瞧见,结果倒让你三婶抢走了,娘没了主意,就想等你回来问问看……”

柳氏显然有些慌张,但好歹还是说明白了。

苏泠得知了来龙去脉,并没有表露出太过生气,只是安慰柳氏道:“娘,没事的,她抢去也就抢去了。”

心中却十分生气,虽然上次赵重天给她的关怀,让她对赵家的印象稍好转了一些,但眼下看来,她幸好没有同意赵重天回赵家,否则摊上这样的极品亲戚,随意在他们家抢东西,那未来的日子岂不是整日鸡飞狗跳?

柳氏的话中倒没有刻意去贬低张氏,但苏泠心中也已经把张氏的形象大致描摹了出来,这样的人,她也懒得去计较,只希望她知道好歹,没有下次!

《我们两个一起轮你好不好 娇妻穿超短裙丁字裤被领导.doc》

赵家村并不大,而在凡人眼中,无法企及的修仙家族赵家和赵家村地主王家齐聚在柳氏家一事很快便被传播出去,因为当时赵家小院外,不少人观看了黄眉道人和苏泠的这场战斗。大家...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