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网名昵称 >

车文越详细越好推荐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施灵竹蹙眉,时过子时,皇上怎么会此时召自己入宫?

莫非宫中也出了什么意外?

若真是如此就十分棘手了,幕后之人想要的,恐怕不只是自己的命,而是......

可是自己与

思及此,施灵竹没空再与刺客周旋,利落起身,大步出了密室。

她刚回府时,侍卫已经在整理打斗之后的残垣断木,现下一出密室,便看见府内恢复旧貌,一丝不乱。

看来原主真的如原书所写,“驭下极严,章法分明”。

可是管制如此森严的国师府,今日怎会被人钻了空子?


施灵竹记得,那几个刺客直接闯到床前,若不是原主功力深厚,此时已是一滩肉泥。

看着院中来来去去的侍卫家丁,她的眸色益发幽深。

不急,待宫中的事了解,再处理这些事情不迟。

施灵竹转身就要向外,却被一声“主上”绊住。

侍卫戚戚望着她,犹疑开口。

“主上的衣裳......”

施灵竹低头,浑身血污,衣襟褴褛。

这样入宫觐见,确实不妥。

“等我片刻。”

说罢,她折返回去,进了自己的寝室。

一打开柜子,施灵竹偏皱起眉头。

书上怎么没交代过,原主的品味走的是妖艳路线?

这满柜子大红大紫、衣带繁复的各式衣裙,让施灵竹实在无从下手。

好不容易从角落翻出一件白裙,她一把扯掉上面复杂的花饰,又随手拉过一条水青色腰带拦腰系住。

施灵竹接过丫鬟递过的帕子擦净脸上的血污,又将一头青丝高高竖起,这才大步出门,上了入宫的马车。

......

羽鎏殿。

不待宫人通传,施灵竹已经阔步来到殿前。

“圣上急召,不知所为何事?”

语落,一道灼炙的目光朝她逼视过来!

施灵竹微微侧目,殿下还坐着一人。

玄色锦袍,玉冠高束。

灯火下,那张白璧无瑕的俊脸,流溢着生人勿近的矜贵。

只是,眸底却暗暗划过一瞬惊疑。

这一瞬,并未逃过施灵竹的眼睛,她在脑中迅速搜索此人。

慕容瀛,绥靖大将军家的三公子。

见她毫不避讳地注视自己,慕容瀛敛回目光,微微抿嘴,恢复一派清冷高贵。

施灵竹的目光扫过殿上的荣桓,又落至殿下的慕容瀛。

明显还是慕容瀛养眼些。

宁桓虽然龙袍加身,周身霸气,颜值却比慕容瀛差了些。

不必说那淡漠不羁的神色,光是那张脸就将施灵竹吃得死死的。

她是颜狗啊,前世是,今生依然是。

“好看么?”慕容瀛被她看得极度不适。

“好看,”施灵竹老实不客气地点点头,“比南月楼的男伶还好看。”

慕容瀛面色一寒,周身的空气瞬间凝滞成一股杀气。

南月楼,周利国有名的男色之所,堂堂国师,竟然去过那种地方!

“不过,到底还是慕容小将军受看些。”施灵竹说得一本正经。

那神色,宛如在安抚一个吃醋的男伶。

慕容瀛的脸色几近成冰。

去过南月楼也就罢了,竟还将自己与男伶相提并论!

这个妖女,简直不知廉耻!
宁桓亦是满脸诧异,今夜的施灵竹着实诡异。

一身素净也就不说了,怎么平日盘桓在自己身上的炙热目光,都给了慕容瀛?

刚才那两句,简直是赤裸裸的调戏!

见慕容瀛几乎立刻就要拍案起身,宁桓赶紧轻咳两声。

“咳咳,不知国师近日可有遇到什么威胁?”

话音刚落,施灵竹脸上的玩味渐渐消散。

自己今夜刚刚遇刺,宁桓怎么就有此一问?

说是巧合,她不信。

说是暗示,也不像。

她抬眸看着宁桓,想在他眼中寻求一丝答案。

然而,一无所获。

施灵竹恍然想起,即便是掌握读心术的国师,也读不了历代帝王的心。

这是他们家族的禁制。

既然对方心思不明,刺客审问又还没有进展,还是不要贸然透露的好。

“不曾。”施灵竹回答地干脆利落。

慕容瀛轻挑眼角,嘴边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就好。”宁桓微微颔首。

施灵竹微微眯眼,连夜急召自己进宫,就为了问这么一句?

只见宁桓拿起手边的奏折,示意施灵竹上前。

施灵竹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些人数和宫中的几处殿名。

她疑惑抬头。

“三日后,便是朕给慕容家庆功的日子,”宁桓沉声道,“可是朕刚刚收到密报,有人谋划要在那一日行刺。”

施灵竹眸光一凛。

周利国与陈国一战,慕容瀛挂帅阵前,捷报频传,月前刚从北境凯旋,就被宁桓加封一等绥靖大将军。

他的庆功宴上,定然武将云集,高手林立,刺客选择那时行刺,实在不太明智。

并且,如此缜密的计划,连自己都不曾洞察,宁桓远在深宫又是从何处探得?

“圣上无需多虑,臣已在宫中部下影卫,庆功宴上绝飞不进一只苍蝇。”慕容瀛眼神冷峻。

“慕容卿家心思缜密,朕自然信得过。”宁桓点点头,目光转向施灵竹,“国师可有什么良策?”

“臣以为,无需影卫。”施灵竹淡声答道。

“那谁来抵挡?”慕容瀛哂笑,“密报上可不止三两刺客。”

宁桓微微皱眉注视着施灵竹,

这女人简直不可思议,若是以往,她必然要安排重重影卫保护自己。

可是今夜,她竟然说不要影卫!

那谁来保护自己?

“我,一人足矣。”

施灵竹缓缓抬眸,眼中幽深难测,却又森然凌厉。

“你是想以陛下为饵,诱出刺客?”慕容瀛似笑非笑。

宁桓脸色一凝,深深看了一眼施灵竹。

“慕容小将军多虑了,陛下曾亲征于十万敌军阵前,难道还会忌惮区区几个刺客?”施灵竹挑眉看向宁桓。

只见宁桓脸色一沉,“除恶务尽,朕愿意一试。”

慕容瀛嘴边的笑意消失,看着施灵竹的侧影,眼中闪过一丝晦暗不明。

三人商量细节之后,施灵竹与慕容瀛便告退出宫。

前往宫门的路上,慕容瀛一直冷着脸没有说话。

施灵竹瞥了他一眼,巧笑嫣然,“慕容小将军如此肃穆,莫不是怕了?”

慕容瀛微微侧目,看着身边这张绝美无双的脸,心头袭上一阵憎恶。

“与其担心我,国师不如担心自己吧,”他的嘴边噙着一抹玩味的笑意,“今夜国师府当真太平?”

《车文越详细越好推荐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doc》

施灵竹蹙眉,时过子时,皇上怎么会此时召自己入宫? 莫非宫中也出了什么意外? 若真是如此就十分棘手了,幕后之人想要的,恐怕不只是自己的命,而是...... 可是自己与 思及此,施...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