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网名昵称 >

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 爽 好舒服 快 不要

施灵竹眯了眯一双桃花美目。

国师府遭人行刺时,慕容瀛应该已经在宫中了。

如果他不是这场刺杀的幕后主使,又怎会这么快便得到消息?

而且,原主为了不让她妹妹与宁桓在一起,对慕容家迫害至深,他最终也是为了救妹妹,而被原主设计诛杀。

他与自己,可说是仇深似海,想杀自己也不足为奇。

可如果真的是幕后主使,又怎么会蠢到来自己面前暴露身份?

或者说,他只是想试探自己?

呵,这个世上,从来只有她探读别人,怎么可能有人试探得了她?

施灵竹转过头,微微挑眉,有些魅惑地看着慕容瀛,“你这话,我怎么不太明白?”

慕容瀛迎着她的目光,忽然觉得有些心悸。

眼前的女子清媚交缠,明艳照人,不得不承认,就是与自己那周利国第一美人的妹妹相比,也不相上下。

一想到妹妹,慕容瀛猛地惊醒!

她怎么配和妹妹相比!

妹妹慕容苏心地善良、纯洁无瑕,宛若北境雪山顶上的苍月花,而这个女人,阴狠毒辣、蛇蝎心肠,根本就是黑水潭底的一条毒蛇!


一想到前世她在自己身上用过的百种酷刑,慕容瀛的眼底蓦地阴冷下来。

施灵竹的眼神本来似灵蛇游动,想要直入他心底,可是触到那目光的瞬间,便被狠狠挡了回来。

读心术居然对他无效?!

她暗暗吃惊,只能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眼神。

这种状况,还是头一回。

她只知道自己读不了历代帝王的心,可慕容瀛一个普通的将军,为什么也不能对他读心?

罢了,她本想用读心术试探他是否知情,可眼下这种情况,只能再找机会试探了。

二人没有再交谈,沉默着出了宫门,然后各自上了马车,一南一北地走了。

......

回到国师府,已是天将破晓。

施灵竹脸上浮起一丝倦意,自她穿越过来便是一场恶斗,进宫之后又是各种智斗,此刻她最需要的是补眠。

一想到睡觉,她又有些无奈地扶额,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睡得着。

因为她的睡眠习惯,实在有点特殊。

正要回房,侍卫有些惊惶地截住了她,吞吞吐吐的模样让她有些不悦。

见她皱眉,侍卫赶紧开口,“主上,您进宫的这段时间,我们在后门发现了一口、一口棺材......”

也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玩意儿,打不过自家主上,就送来这么个晦气的东西来触她霉头,侍卫觉得她肯定又要勃然大怒了。

可是偏偏!

施灵竹眼中放光,似乎十分欣喜,“抬到我的卧房去!”

侍卫张大了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小跑离开时的神色,比来的时候更加惊惶了。

施灵竹进了卧房,那口棺材已经赫然摆在屏风后面,她满意地上前细细摩挲,然后吩咐婢女,“去把我床上的被褥拿过来铺好。”

婢女只觉得一阵腿软,取来被褥之后,哆哆嗦嗦地铺了几次都没能铺平整。

“行了,下去吧。”

施灵竹不耐烦地挥挥手,她实在有些困了,再不睡一会儿,只怕就要暴躁起来了。

两个婢女一溜烟跑了,一刻都不想在放着棺材的房里多呆。
施灵竹迫不及待跳进棺材,那熟悉的感觉令她心安不已。

前世她也算跟阎王抢人的主,在一次丧命又自愈之后,她忽然发现,只有在棺材里才能睡得着。

因此,她的床一直都是一口棺材。

究竟是谁,这么投她所好,巴巴给她送来这么急需的东西?

自己还真得好好“感谢”对方。

施灵竹想着想着,眼皮渐渐沉下,不一会儿便响起一阵均匀的呼吸声。

再睁眼时,已是次日晌午。

要不是属下过来说后院的白虎好像有些萎靡,她恐怕还要接着睡到第二天去。

原主会驯兽术她是知道的,而且她在看书时,就对原主那只叫灵霄的白虎很感兴趣。

听说灵霄状态不好,她一掀被子,赶紧起床。

一见她出现,灵霄立刻踱步靠近,用脑袋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腿。

施灵竹真正身临其境地感受了一番之后,便被这大猫深深迷住了,伸手便要解开铁链。

“主上!”

一旁的允赋骤然变色。

这个男人,刀山火海都不曾皱一皱眉,但是对于这只白虎,他是绝对不敢靠近半分的。

施灵竹曾经落入圈套,被数十名顶尖杀手围攻,他与冷面、素心均被拖住无法护驾,千钧之际,是灵霄杀入重围,咬死半数杀手,然后再驮着重伤的施灵竹奔回国师府。

灵霄只认施灵竹一人,对于其他人一概凶残至极,包括他这个与施灵竹形影不离、近身护卫的属下。

最可怕的是,它吃惯了人肉,眼中老是闪着贪吃的凶光。

“它不太开心,以后我没空过来,你们要常放它出来转转。”施灵竹的手在灵霄下颌处轻轻抓挠。

若不是怕自己威名扫地,允赋立刻就想轻功逃离!

主上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除了她,谁能驭住灵霄!

施灵竹总算看出点异样,稍稍思忖,认真道,“我教你驯兽术如何?”

允赋脸色一凝。

这驯兽术可是施灵竹的秘技,若是教给自己,她就不怕......

“你明日带着冷面和素心一起来我书房,我把你们三人都教会,日后也好替我分担分担。”施灵竹说完,终究还是没有解开灵霄的铁链,径自出了驯兽场。

望着施灵竹窈窕的背影,允赋微微抿了抿嘴。

自打昨夜从竹林回来,他便觉得主上有些不一样,可究竟如何不一样,他也说不清楚。

现在她竟然要教自己驯兽术,允赋眼底不由得涌起兴奋之色。

......

用过午饭,施灵竹把三名心腹召至书房,将一本册子抛到三人面前。

“册子上的人,全部除掉,而且今后国师府选用侍卫,无人引荐,不得任用。”

“是!”

“再替我找一批人,换掉府里现在的影卫,”施灵竹将身子微微前倾,沉声道,“这些人,必须你们亲自挑选。”

三人齐齐应下。

施灵竹稍稍放心,这个国师府,必须干干净净!

“主上,慕容小将军来访。”一个侍卫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

施灵竹双目微眯,他来做什么?

《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 爽 好舒服 快 不要.doc》

施灵竹眯了眯一双桃花美目。 国师府遭人行刺时,慕容瀛应该已经在宫中了。 如果他不是这场刺杀的幕后主使,又怎会这么快便得到消息? 而且,原主为了不让她妹妹与宁桓在一起,...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