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网名昵称 >

他抽出来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痛!

很痛!

巨TM痛!

她这是怎么了?

她记得,她正在手术室抢救一位车祸重创的伤者,精神极度紧绷的时候,突然一声爆炸,炸开了手术室的大门,灼热的,猩红的热浪瞬间就扑到了她的脸上……

所以,这是死了吗?

真是憋屈啊。

想想她楚瑶,当代医学圣手,炙手可热的服装设计师,建筑大师,一年前,她还获得了世界级建筑大赛的冠军,妥妥的人生赢家。

可现在,她竟然就这么死了?

楚瑶正不甘心着,耳边却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人死了吗?”那是一道奸细的,沙哑的男人的声音。

黑白无常吗?

楚瑶忍不住想着。

“没气儿了。”另外一个男人道,“啧啧,真是可惜,这傻子小姐生了一副好皮囊,你说要不然我们……”

“闭嘴,不要多惹事端。”声音尖细的男人呵斥了一声,“扔下去就赶紧走,要是晚了,小心主子扒了你的皮。”

他们,在说什么?

不对!

楚瑶心下一个咯噔,她死了,怎么会听见人说话,怎么会感觉到痛?

正这样想着,她忽然感觉到有人伸手在她的鼻尖下探了探,然后迅速离开。

那个尖细的声音催促了一声。

“赶紧走,不要耽搁。”

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慢慢消失。

忽然,一段不属于楚瑶的记忆涌入了她的脑袋,像是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之中播放着。

那是一个也叫楚瑶的古代女子,她似乎从什么地方逃了出来,半夜的时候,被人敲了闷棍,然后抛尸在了山沟沟里面。

时间流逝,夜黑风高,树影摇曳。

被人扔进山沟里的一具女尸突然手指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眼。

“我靠。”楚瑶一个扑腾从地上坐了起来,摸了一把自己的后脑勺,伸到眼前一看,一手的血。

她喵的,她果然,是穿越了吗?

她就说,那么大的爆炸,她怎么可能会没事,又怎么可能会多出一段别人的记忆。

感情连这身体都不是她的啊!

楚瑶心中有些无语凝噎,正梳理着那部分多出来的记忆,忽然听到林子里传来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孙子,自己不动,还不允许别人动了,娘的,那娇小姐这么漂亮,就是死了……也不亏。”

是刚才抛尸的那人?

楚瑶眼神凌冽的望过去,刚想起身,却又腿软无力的跌坐了下去。

不行,这具身体失血过多,跑不了!

我靠!

楚瑶心中忍不住想要骂人,从那男人的一番话不难听出对方想干什么,难道她今天就要被狗咬了?

要是她的麻醉针还在……

正这样想着,楚瑶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支还没有筷子的大的1毫升麻醉针。

这……

楚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过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她连忙闭上眼睛躺好。

王树根跳进了山沟沟里面。

借着月色,他淫邪的笑了:“丞相府的嫡女就是不一样,这细皮嫩肉的样子,就是死了,老子也赚了。”

他搓着手,桀桀的笑了笑,一边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俯身就要去脱楚瑶的衣服。

忽然,躺在地上的楚瑶睁开了眼睛。

王树根大吃一惊:“你……”

一支麻醉针直接扎进了他的脖子。

楚瑶快速的推动着麻醉药,抽出针头,起身就是一个撩阴腿。

“啊——”

寂静的山沟沟里面,忽然传来一道惊天动地的惨叫,惊奇一阵夜宿的飞鸟。

楚瑶起身蹲下,抬手对着王树根就是两巴掌。

“我去你的小瘪三,竟然敢对姑奶奶动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找死呢是吧?”

说着又是两个大耳刮子。

王树根的脸瞬间就肿成了猪头。

他四肢无力,惊恐的看着楚瑶,声音打着颤:“你,鬼,鬼……”

他明明看着这丫头断了气,现在,现在人又起来了。

王树根心中惊恐不已,双腿都打着颤,忽然,一股子尿骚味从他的裆下传来。

楚瑶嘴角抽了抽,往旁边退了两步。

不是吧,这瘪三居然被吓尿了。

她眼珠子一转,沉着脸阴恻恻的道:“你害死了我,今天,我就要让你偿命——”

王树根惊恐的大叫:“不是我,不是我,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你不要找我,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要找我。”

楚瑶厉声道:“是谁?”

王树根腿一哆嗦,打着寒噤道:“是,是丞相府的二小姐,和大公子,是他们,是他们……”

丞相府二小姐和二公子?

楚瑶眼中有一瞬间的茫然,然后很快涌出两张脸。

似乎,是这具身体的亲人?

记忆不完善,楚瑶的脑袋像是要炸开了一样疼,她有些虚弱的站起身子,冷声道:“说到底,还是你们故意敲了我的闷棍,既然是冤有头债有主,你也是其中一个,你说,该怎么办?”

虽然她活了,可是原主,到底是死了。

楚瑶隐隐能够感觉到这具身体的不甘心。

她左手拍拍右手,当着王树根的面儿,诡异的笑了笑,轻声道:“楚瑶,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

寂静的夜里,女子惨白着一张脸,脖子被血染红,声音阴寒得像是从十八层地狱里面爬出来的厉鬼。

王树根一颗心吓出了嗓子眼,他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眼皮一翻,就晕了过去。

楚瑶一扬眉,觉得有些不对劲,翻手瞥了一眼自己那支麻醉针——Win7型号。

哦豁!

这支麻醉针是专门研究出来对付那些战场上素有冷兵器之称的特工们的,常人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型号。

这个家伙,就算能醒来,不瘫也要傻!

活该!

楚瑶翻了个白眼,慢吞吞的爬出了山沟沟,循着这具身体本来的往前走去。

官道之上,楚瑶环顾四周,有些分不清路。


忽然,她看到远处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小姐!小姐你在哪?!”一阵阵叫喊声由远至近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青霜?

声音传到脑海之中,似乎就自发的回忆起了声音的主人,楚瑶正想大喊救命,忽然一阵眩晕传来,咚的一声倒在地上,就失去了意识。
翌日。

楚瑶是在一阵吵闹声中醒来的。

入眼是绣着牡丹的紫色帷帐,雕花的红木床,古色古香,还有床前一堆穿着古装的人。

“拍戏吗?”楚瑶忍不住轻声呢喃。

不,不对。

她是穿越了。

楚瑶捂着脑袋,忽然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

“孽障!”为首的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的,儒雅的中年男人忽然怒骂了一声,“你真是丢脸丢到外面去了,我告诉你,圣旨已经下了,你要是再想跑,就休怪我心狠打断你的腿,再送到晋王府去。”

楚瑶抬头,见着男人双目冒火,一副憎恶的样子,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阵酸涩。

她连忙垂头,掩饰住眼中的情绪。

脑海之中又顺势涌出一段记忆。

楚清风,当朝丞相,如今不过知天命年,对外,他是风度翩翩,温文儒雅的丞相大人,可对内,他却是一个极度厌恶原主的父亲。

正回忆着,外面就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个小厮,慌张道:“老爷,晋王府来人了,说今天就要迎娶大小姐。”

楚清风看着楚瑶这个样子就来气,他嫌憎的怒声道:“孽畜,你可听清楚了,今日,今日你就是不嫁也得嫁。”

那声音犹如雷震,震得楚瑶一阵发蒙。

“嫁,给谁?”楚瑶茫然的道。

楚清风以为她装傻,眼中更为厌恶,几乎口不择言的道:“小畜生,你在这里装什么蒜,你真以为你能嫁给太子,如今皇上将你许配给晋王,已经是对你仁慈,真是和你那娘一个德行……”

“住口!”楚瑶心中没来由的涌出一股子怒气,是她双目泛红,身体几乎不受控制的发抖。

是原主的怒气。

脑海之中的那根线渐渐明了,楚瑶干脆顺着自己的心,怒声道:“我娘再怎么样,也是太傅之女,书香世家,父亲这样诋毁原配妻子,外面的人若是知道了,该怎么想?”

“你个孽畜。”楚清风没想到楚瑶会顶嘴,登时震怒不已,抬手一巴掌打了下来,“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

楚瑶被打得脑袋一偏,双耳嗡嗡作响,可却越发清晰。

她嘲讽道:“父亲,我是您的种,我是小畜生,是孽畜,您是什么?”

“你……”楚清风目瞪欲烈,抬手又想一巴掌打下来。

楚瑶起身迅速躲开。

楚清风的巴掌落了空,他火冒三丈的怒骂:“混账,真是反了天了。”

楚瑶捂着脸,冷声道:“父亲,我劝您最好想清楚点儿,我今日可是要成婚的人,您可劲儿打,大不了,我今个儿出了门,盖头一掀,让这天都城的人看看,我们的丞相大人是怎么殴打女儿,是怎么诋毁原配的,可好?”

楚清风暴怒:“你威胁我?”

楚瑶讥讽的翘起唇:“算不得讥讽,女儿只是不想日日都听见那些污蔑的母亲的话罢了。”

“你……”楚清风脸色扭曲,完全没有了那股子儒雅风度,他憎恶的看着自己这个大女儿,像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可楚瑶的话却让他迟疑了。

他可以不将晋王放在眼中,也可以教训自己的女儿,可污蔑太傅之女这话,若是真让楚瑶闹出去,怕是不好看。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旁边一个身着华贵紫衣,容貌端庄,大约三十来岁的妇人忽然站了出来。

“瑶瑶,老爷其实也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和老爷顶罪呢?”妇人轻蹙着眉,声音十分温柔,“不管怎么样,等你嫁给晋王之后你也就是王妃了,你的名声,你自己也不是不知道。”

楚瑶黑眸沉沉的望了过去,冷笑道:“为了我好?”

何氏!

原主的继母。

原主的名声,不就是被她给糟蹋的吗?

何氏被她这不带分毫感情的眼睛盯着,心中一跳,忽然就紧张了起来,有些不自然的僵笑道:“瑶瑶,这门婚事是皇上订的,你要是不答应不就是让皇上颜面扫地吗,皇上要是怪罪下来,我们整个丞相府可都要受到牵连,你好好想一想吧。”

“你和这个小畜……混账说这么多做什么,养不熟的白眼狼。”楚清风冷声道,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声音儒雅冷冽,“今日她若不嫁,我就打断她的腿,送到晋王府去。”

“老爷。”何氏嗔怪似的唤了一声。

对上她似怒非怒的表情,楚清风的神情缓和了许多,温声道:“走吧。”

何氏跟在楚清风的身后,临走之前,隐晦而得意的看了一眼楚瑶,带着下人们离开了屋子。

屋内一片沉寂。

楚瑶有些恍惚,她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古色古香的檀木家具让她的心沉了下来,这不是原来的世界,她也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她穿越了。

虽然她不想,可到底,还是捡回了一条命。

心中那些不属于她的情绪也渐渐的散去,她屈膝坐在床上,回忆着原主的身份。

楚瑶,丞相府的嫡女,芳龄二八,父亲楚清风,继母何氏,亲生母亲是前太傅之女,却在她四岁时就已与世长辞了。

在这个何氏的照顾下,原主骄纵,蛮横,无理取闹,脑海里回想着原主各种丢人的场景,不由得扶额。

这原主真是个傻子啊,二夫人明面上对她好,其实呢,就是捧杀啊。

整个京城茶余饭后,都会拿她当乐子,谈论一番!

她都为原主的蠢脸红!

也是因为这样,原主的名声坏得彻底,而皇帝似乎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儿,将她指婚许配给晋王。

说起来这个晋王也是惨,半年前,晋王从马背上摔下来,不仅摔断了一条胳膊,头部也受到了重创,变得痴痴傻傻。

原主不愿意,就跑了出去,但没跑出去多远就被人打死扔到了山沟里面。

但是没想到,她阴差阳错的穿了过来……

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身份,不一样的样貌,唯一相同的只有这个名字。

楚瑶叹着气,闭上了眼睛想着之后该怎么办。

“楚瑶,楚瑶!”

隐隐约约,似乎有人在喊她。

“谁?”楚瑶一惊。

“是我。”脑海之中出现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是,楚瑶……我不甘心,可我要走了,你能不能,帮我,母亲,报仇……”

那声音断断续续,楚瑶忍不住蹙起了眉头,一时半会儿也没弄懂她想说什么,正想再问,那声音忽然就消失不见了,楚瑶下意识的想追过去,忽然浑身一轻,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他抽出来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doc》

痛! 很痛! 巨TM痛! 她这是怎么了? 她记得,她正在手术室抢救一位车祸重创的伤者,精神极度紧绷的时候,突然一声爆炸,炸开了手术室的大门,灼热的,猩红的热浪瞬间就扑到了...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