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网名昵称 >

宝贝几天没C你了 我们站着做一次好吗宝宝

“唉,你这孩子……”听着霍怀玉埋怨着外祖母和舅舅,林如忆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滴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她有话说不出。

“娘,我好怕啊,我好怕姐姐在家中长住,你,还有父亲,你们都会对姐姐更疼爱……我已经不让外祖母喜欢了,是不是以后也会失去娘对我的好?”霍怀玉揪着林如忆的手,可怜兮兮地问。

到底是亲骨肉,真正地连着心,林如忆几乎能与女儿感同身受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娘儿俩一起哭起来,林如忆连声道:“不会的,玉儿,娘怎么可能丢下你呢?你姐姐虽叫我母亲,可到底不是叫我娘的,娘只有你一个亲女儿,娘当然会把最好的都给你……”

“什么是最好的?我还有什么最好的?!”霍怀玉哭得不能自已,已忘了所有分寸,只是喃喃地问着,好不凄楚。

林如忆将她的头抱在怀里,含泪的眼眸望着未知的前方,哄道:“傻玉儿,你姐姐已经快及笄了,还能在家中留多久?待母亲为她找个好人家,结个好亲事,便算是尽了做母亲的职责了,你还小,又没有兄弟,到时候整个将军府独你一位千金,还不都是你说了算?”

霍怀玉这才恍然大悟般眨巴了下眼睛,止住了嘤嘤的哭泣:“娘说真的?要嫁了姐姐?”

“不是娘要嫁了姐姐,是你姐姐已经到了该嫁人的岁数,若有合适的人家,为何不谋划?”林如忆笑道,言语里丝毫没有恶毒后母惯常的算计,亲密得像在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

那位宫里来的刘太医替霍明珠诊脉后,开了个方子,据说是调养身子和精神气儿的,还让她别闷在屋子里,出去散散心,最后强调这是九王爷的吩咐,他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

待刘太医的废话说完了,霍正德客客气气地送他出了门,回来又在霍明珠的房里坐了会儿。

“明珠啊,你还未回来之前,我就听你母亲说要为你大办及笄之礼,今日在宫中,连国公大人都问起来,也算是我霍家祖上积德,能蒙国公和九王爷等如此器重。此番回京,你便留在家中休养身子,也与上京的小姐们多走动走动,毕竟都是女孩儿家,也顺便瞧瞧哪家的公子能谈得来,早日觅得一位如意郎君吧。”

霍明珠第一次听到父亲对她如此长的一段话,真是忠于朝廷的大将军啊,得到国公和九王爷的一声询问一点青睐,就立刻一副谄媚嘴脸,恨不得将自己的女儿绑了给九王爷送过去,无论做妻做妾都不计较!

若非霍明珠听到了外祖母和林如忆的那番话,她还真要感激父亲肯怜悯她,让她在边城一住十年,此番又容许她在家中休养,她忽然得来了好大的面子啊!

霍明珠忍住心中的无限嘲讽和恨意,面上不动声色地微笑道:“多谢父亲母亲体恤,女儿照办就是。”

“好!”霍正德心情不错,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明珠,你好好休息,你母亲早让人备下了晚膳,一定要让我回来,说一家人团圆团圆,顺便为你接风洗尘。”

霍明珠继续微笑,面露感动:“谢父亲母亲。”


霍正德说完这些便离开了,素缕接过丫头送来的参汤,端到霍明珠跟前来,一面吹,一面道:“小姐,夫人让厨房炖的人参鸡汤,好香啊,你趁热喝吧。虽然老太太对小姐不太亲热,可夫人和老爷却是极为疼小姐的,尤其是夫人,总算没让小姐在这个家里头看起来像个外人……”

霍明珠一勺一勺喝着参汤,听着素缕的唠叨,不想争辩任何一句,但她今日才算明白,做人做戏当如林如忆,即便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让旁人为她歌功颂德,也算是境界。

她在学习,她将比林如忆做得更好……

“小姐,九王爷真是体贴,传说他这些年忙着国事忙着出征,连亲事都耽搁了下来,今年当二十有五了,定是要娶妻生子才是了。”素缕的嘴继续唠叨:“我特意在那些丫头啊小厮们里打听了一番,他们都说九王爷不近女色,对女子素来是不喜的,这么一看,九王爷对小姐可能真有意思……毕竟是传奇般的相遇啊,英雄救美,谁能随随便便碰到这种缘分?”

素缕说着说着已经忘乎所以,陶醉地双手合十想着她家小姐和九王爷的美满。

霍明珠将碗放下,洗了洗手,走到榻上躺下了,丢下一句话:“继续想下去,晚膳叫醒我。”

素缕望着她的背影哼道:“小姐,你真冷淡!辜负人家一片好心!”

……

晚膳时,霍明珠去了正厅,人倒是很齐全,不仅霍老夫人在,闹脾气的霍怀玉也在,可见林如忆相当有本事,这回府的第一顿团圆饭可不容旁人搞砸。

“姐姐,这个清蒸鲈鱼可好吃了。边城应该吃不到,你尝尝吧!”

“姐姐,还有这个珍珠丸子,是厨子的拿手好菜,我可喜欢了,你尝尝!”

“姐姐……”

霍怀玉像个没事人似的为霍明珠布菜,因了她,桌子上的气氛热络了起来。

林如忆笑看着她们,对霍正德道:“瞧瞧,还是明珠在家的时候热闹些。”

“嗯。”霍正德点头。

“反正姐姐也不走了!以后这个家里就天天热闹了!”霍怀玉天真无邪地冲霍明珠眨了眨眼,霍明珠回她以微笑,与从前无异。

整个饭桌上只五人,在一旁伺候的丫头们倒多得数不清,霍明珠等了一会儿,终于听见林如忆入了正题,对霍老夫人和霍正德道:“母亲,老爷,我今日回侯府,外祖母的意思也是为明珠大办及笄礼。我思量着,日子也近了,明日起便让人去各地送信,叫亲朋都来观礼。母亲意下如何?”

霍老夫人始终脸色淡淡,瞧了眼霍明珠,虽未流露出十分不喜,却也并不热络,沉闷地哼道:“你这个做母亲的做主便是,我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老爷呢?”林如忆又问霍正德。

“夫人办事,我放心。”霍正德也没有意见。

“母亲,太好了!我最喜欢热闹了!家里头要来那么多客人,姐姐的及笄礼肯定有意思极了!要是及笄礼上来几位英雄好汉,姐姐的如意郎君是不是也有了呀?!”霍怀玉是最欢欣的那个,略显稚嫩的少女声音让霍老夫人、霍正德、林如忆的微笑都更深了几分。

《宝贝几天没C你了 我们站着做一次好吗宝宝.doc》

唉,你这孩子听着霍怀玉埋怨着外祖母和舅舅,林如忆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滴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她有话说不出。 娘,我好怕啊,我好怕姐姐在家中长住,你,还有父亲,你们都会...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