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晚安语录 >

写的超细的开车文推荐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南弦漆黑的瞳孔一缩,她柔软的小手趁着他发愣之际,摸到了他面具后面的机关,咔嚓一声。

眼看着面具就要掉下来,白苏即将看到他的真容,她身子一晃,天旋地转,被压在了桌子。

“喂!不公平!你都看过我的样子,凭什么不让我看你啊,你把我放开,我要看你!”

南弦把那银色的面具戴回,声音低沉带着警告:“白姑娘,这个世界上最不能有的,那就是好奇心,会害死你的。”

“你放屁,咱们两个以后就是夫妻了,你不会想新婚之夜还带着面具跟我过吧,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白苏特别好奇他面具下的容颜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才能在新婚之夜活生生的把新娘子给吓死了

她顶着这毁容的脸,走在大街上都没把人给吓死,他不会比自己还要恐怖吧。

白苏想要看一看,至少心里能平衡点,能安慰一下自己,这世界上还有比她丑的人。

白苏被松开,捂住了自己的肩膀动了动,这人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她一转身就看到了南弦离去的背影,刚推开门,斑驳的阳光落在了他的身上,身影挺拔,墨黑的发丝垂在了腰间,气质清绝。

简称一个背影杀。

最可惜了,那张脸毁了所有。

……

白霜事后却慌张了。


她回想起发生的事情,总感觉白苏这个人有可能就是她死去的妹妹。

按道理说,从这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必死无疑。

可是他的父亲告诉自己没有找到尸体。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还真的有可能这个女的就是自己的妹妹。

她模棱两可的话,还有那张脸,完完全全就重合了。

白苏……白素。

她一定是回来报仇的!

她一定是回来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不可以,自己得之不易的东西绝对不能让她拿走。

可是现在她即将是摄政王妃,比她还要尊贵,应该不会毁了自己吧?

白霜想了一个晚上都没有想清楚,摄政王说了这个女子是救他的人,是从边疆那里带回来的,可是这个女的给她的感觉那么像妹妹,她应该信哪个?

等到天亮,她下定了决心。

不管信哪一个,这个白苏不能活着!

“皇妃,那个白苏不就是仗着摄政王才这么嚣张吗?如果她成为不了摄政王妃呢?”

翠花看到主子这么焦虑,给她提示了一番。

白霜徘徊的脚步一顿,看向了翠花,紧张的问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有办法?”

翠花被白苏这么一欺负,肯定看她不顺眼。

她不就是仗着救了摄政王才有如此的殊荣吗?

如果把她拉下来,她还能这么嚣张?

“皇妃,过几天就是长公主的百花宴,你说,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抓到她与其他人通奸,你觉得摄政王还会再娶她吗?”

白霜眼前一亮,别说会不会娶她了,到时候惹怒了摄政王,把她处死也有可能。

借了别人的手把白苏处理掉,正好。

白霜对翠花招了招手,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等翠花离开,她才露出了笑容,眼睛流露出了得意。

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妹妹,白苏必须得除掉,因为她太邪门了。

《写的超细的开车文推荐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doc》

南弦漆黑的瞳孔一缩,她柔软的小手趁着他发愣之际,摸到了他面具后面的机关,咔嚓一声。 眼看着面具就要掉下来,白苏即将看到他的真容,她身子一晃,天旋地转,被压在了桌子。...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