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晚安语录 >

顶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快给我

在布料被抖开时,她怀里的小蛇,身子飞快的逃窜了,一溜烟钻进箱子缝隙里不见踪影。

  那只毒株也是一样,八个爪子挥舞的那叫一个快,跟风火轮似的。


  其他或在笼子里,或在天花板上的动物,都开始四处逃窜,仿佛那块黑布下遮住的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布料掀开……

  恶魔也不都是长相丑陋的,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小东西,长着似狗的头,似虎的身子,松鼠尾巴的家伙,外表看上去还挺可爱的。

  两只前爪扒在铁栏杆上,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她。

  沈康:“可别被它的外表骗了,这东西毒的很。”

  他拿了只小白鼠,用钳子捏着放进铁笼子里。

  小白鼠刚一落进笼子里就开始四下逃窜,好似身边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小恶魔站立着,两个前爪缩在一起,有点像土拨鼠的站姿。

  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看着小白鼠跑来跑去,似乎在欣赏它绝望的挣扎。

  等它玩腻了,就扑上去一口咬下小白鼠的脑袋,吞进嘴里,嚼的嘎嘣脆。

  小白鼠剩下的尸体,因为沾了小恶魔的口水,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

  半分钟后,原地只剩下一摊液体,连骨头都没剩下。

  沈康阴阴的看着她,“是不是很有趣?如果让它咬你一口,你也会变成一摊水,或者我可以用它的唾液在你这张漂亮的小脸蛋上融化几个坑。”

  “沈康,你用它干了不少坏事吧?”

  “你管这干嘛?本少爷再问你一遍,是跪下认错,还是变成一摊水。”沈康不耐烦了。

  “沈康,你算个什么东西,要本尊跪下认错,你受得起吗?”

  属于神魂的黑色气场从她四周升起,似有若无的呜咽声,仿佛是从地狱爬上来的魔鬼。

  刚才明明已经躲起来的小动物们,又开始四下疯狂的逃窜,这回更疯了,有的直接撞在墙避门板上。

  就连笼子里的小恶魔,也狂乱的跳来跳去。

  “这是怎么了,你干了什么?快停下!”沈康狂叫着,慌乱断臂朝他爬来的毒物们。

  这些发疯的东西,是根本不认主人的。

  有些从门缝钻了出去,在楼梯上游走,有些直接掉到客厅去了。

  沈白露正捧着一杯香茶细细品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掉在她脖子上,她顺手一抓,顿时吓的哇哇大叫。

  沈莉也被两条蛇吓的魂飞魄散,余红比较镇定点,踩着七寸高跟鞋跳到桌子上,朝楼上怒吼,“小康!你搞什么呢!来人,快来人,把这些东西都弄走。”

  沈康哪里听到楼下的声音,他此时正跟从笼子里跑出来的小恶魔面对面,眼对眼。

  “你从哪把它捉来的?”沈冬至又坐回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一只长相小巧奇特的小花豹。

  也不知是什么品种,明明是只成年兽,却只有老猫一般大小。

  花豹趴在她腿上,一动不敢动,连眼珠子都不敢乱转。

  它本能在害怕,怕那只在它脖子上抚摸的手,会在下一秒扭断它的脖子。

  沈康吓的双腿颤抖,腿间有可疑的黄色液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装糊涂是吗?这两只一看就不是中原的动物,一定是从很远的地方搜集来的。”

  “你又究竟是什么人,你不可能是真的沈冬至,不可能!”

  她笑起来,“哈哈!被你看出来了啊?唉!我本来也想做个平凡的人类,可是本尊的气场,真不是一个凡人能藏住的,况且本尊不喜欢掩藏,呵呵……”她笑够了,又阴测测的看着沈康,“所以,你最好不要得罪我!”

  沈康连汗都不敢擦,僵持了片刻,只能妥协,“这俩只是我从逐鹿平原买来的,也不是我一个人买卖,多的是人干这事。”

  “逐鹿平原……离这儿远吗?”

  “当然远,几千公里,那是一个野蛮人聚集的地方,与我们隔着黑海,一年之中,只有冬季才可以乘船通过,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你问别人去,喂!你能不能把这东西弄走。”

  沈康虽是个成年小伙,但家中人的溺爱,让他始终长不大,从心性上来说,他就是个小屁孩。

  沈冬至朝小家伙招招手,“过来吧!”

  小恶魔扭头看她,但似乎并不情愿,迟迟不肯挪步。

  沈冬至收起笑容,脸上慢慢凝出威胁,“你是想找抽吗?”

《顶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快给我.doc》

在布料被抖开时,她怀里的小蛇,身子飞快的逃窜了,一溜烟钻进箱子缝隙里不见踪影。 那只毒株也是一样,八个爪子挥舞的那叫一个快,跟风火轮似的。 其他或在笼子里,或在天花...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