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晚安语录 >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学长C作文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小恶魔后腿一蹬,下一秒就跳到她腿上,用脑袋拱她的手,还悄悄用屁股拱小花豹,想把它拱下去。

  沈冬至曲指弹了下它的脑袋,“不许调皮!”

  小恶魔伸出舌头,试着舔了下她的手背,什么都没有发生……

  沈康看呆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想知道?”

  “不,不想。”

  “不想就好,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现在给我找个安静的房间,本尊要休息片刻,外面的麻烦,你去解决掉,知道了吗?”

  沈康被她霸气无边的样子吓到,讷讷的点头。

  沈康带她去走廊东边,就在沈莉房间隔壁,这本来是一间客房,不过也是给有身份客人住的,所以装修家具都很高档。


  小恶魔跟小花豹也屁颠屁颠的跟来了。

  沈康踮着脚,贴着墙根走,离它们远远的。

  “还满意吗?”

  “可以!你先出去吧!”

  “……”沈康默默的退了出去,合上门的瞬间,长长的松了口气,不过又很快被楼下的动静吸引过去。

  余红找来保镖以及家里的佣人,费了不少劲,才把客厅里的小东西捉住。

  至于是不是全捉住,那就不清楚了。

  沈白露双手揪着领口,脸色煞白的蹲在沙发上,“没,没有了吧!”

  沈莉脸色泛着青紫,她被某个不知名的蛇咬了一口,整个手背都肿起来了。

  余红又急忙叫人开车把她入医院送,当然是送到宝山医院。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片刻之后,整个客厅只剩下沈白露。

  沈康走下楼,神色莫名的盯着她。

  沈白露注意到他,连忙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小康,你……你的宠物都跑下来了,小莉被咬伤,阿姨陪她去医院了。”

  沈康默不作声的走到她面前,“你那个妹妹……”

  “冬至怎么了?她是不是闯祸了?对不起啊,我替她跟你道歉,她刚从乡下来,很多事情都不懂,你别跟她一般计较。”

  “她从乡下来的?”

  “是啊!就是从乡下来的,我外婆病了,所以她才到城里,说要给外婆看病,等外婆的病好了,她肯定就要回乡下去的。”

  “呵!你当本少的眼睛是瞎的吗?有哪个乡下村姑像她这样的!”沈康吼她。

  “小……小康,你在说什么。”

  沈康暴躁的不行,“我说什么!我说你把祸害带我们家来了!听懂了吗?”

  沈白露被他狰狞的表情吓到,捂着耳朵缩成一团,“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

  沈宏文晚上才回来,带着余红母女。

  他已经从余红口中得到白天发生的事,也知道女儿被咬伤。

  但是这一切,他可没往沈冬至身上联想。

  一定是沈康没有看好他那些宠物,让它们乱跑逃走,才惹下麻烦。

  沈宏文五十出头的年纪,保养的不错,看上去也就四十左右,头发黝黑,脸上也没有多少岁月的痕迹。

  与他相比,余红就差些了,俩人站在一起更像姐弟。

  沈宏文年轻的时候肯定很帅,沈康很像他,现在的沈康就是沈宏文年轻版,所以这小子在学校肯定也很受女生欢迎。

  沈冬至有点理解余红的屈尊。

  钱跟帅气,总得选一样。

  很显然,她选了后者。

  沈宏文坐在正对门的长沙发上,余红侧身坐在他旁边,沈莉坐在父亲另一边。

  他们是一国的。

  沈康单独坐在左边的小沙发上,一脸桀骜少年的熊样。

  沈白露坐在右侧沙发,屁股只敢挨到沙发一半,再往前一点,就该掉下来了。

  沈冬至走到客厅,一看这架势,她笑了,“这是要三堂会审吗?”

  沈宏文看着眼前陌生的小女儿,心中五味杂陈。

  很多年没见了,一恍眼她也长大了。

  而且这五官……五官跟她过世的母亲很像,让他有点恍惚。

  当年的吴梅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他家那会很穷,能娶到吴梅,他不知有多高兴……

  “宏文,你想什么呢!”余红看见他走神,压下心底的不快,轻声提醒。

  沈宏文回神,即刻摆出一家之主的派头,十分威严的道:“有话坐下说吧!”

  “爸爸,你要我坐哪?”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学长C作文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doc》

小恶魔后腿一蹬,下一秒就跳到她腿上,用脑袋拱她的手,还悄悄用屁股拱小花豹,想把它拱下去。 沈冬至曲指弹了下它的脑袋,不许调皮! 小恶魔伸出舌头,试着舔了下她的手背,...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