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晚安语录 >

宝宝我们在厨房来一次 疫情间老公睡我妈

伴随着沙哑的声音落下,男人扯下她最后一层保护,倾身而上。

紧要关头,紫楚楚无意间摸到荷包里的银针,毫不犹豫的刺在了他的脑袋上。

涌动的血液开始急速回流,阎景琛双眸里的红色瞬间暗了下去,双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紫楚楚总算是松了口气,一脸庆幸。

使劲推开身上的男人,好不容易从他身下爬了出来,她气喘吁吁的抹了把汗。

真是太吓人了,这个该死的紫沐沐到底是下了多少药?

担心他的身子受不住,她折腾了半天才把他弄回床上,大大的喘了口气。

放在床边的手机滴的响起来。

“亲爱的姐姐,新婚之夜感觉如何?我准备的礼物用的好吗?”

看着紫沐沐发来的短信,她一脸黑线。

“中医院教授说你的论文不合格,明天重新写一篇。”紫楚楚回了信息之后关掉手机。

看着床上紧闭双眸的男人,心里划过一丝异样。

在三确定他只是因为急火攻心晕了过去,紫楚楚这才放心,靠在床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夜色幽暗,躺在床上的男人猛的睁开眸子。

幽暗的目光落在身侧女人的身上带着深意,居然睡得这么死,像只猪一样。

阎景琛冷笑,大手掀开被子,视线在看到身下穿着的内裤时停下来,眼角不自觉的抽搐了几下。

她还真的把这种东西套在他身上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里傻气的女人。

第二天一早,紫楚楚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她记得昨天晚上是趴在床边睡的,难道是晚上太冷了,自己爬上来了?

来不及细想,紫楚楚换好衣服下楼。

“夫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佣人一脸恭敬。

紫楚楚一向自给自足惯了,对于这个新身份一时间还难以适应。

“阎景琛呢?”紫楚楚视线在一楼看了一圈,却没有看到他人。

“少爷一早就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

这么豪华的别院,居然还有个地下室,真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紫楚楚问了地下室的位置,便过去了。

毕竟这是他么新婚第一天,怎么也要一起吃个早餐。

来到地下室,紫楚楚这才明白了什么叫做穷富差距,这哪里是地下室,简直就可以堪比一个地下宫殿。

整整齐齐的佣人和保镖分别站在两侧,在他们旁边,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正在拿着哑铃举重,汗水浸透衣服紧紧的贴在皮肤上,将他健硕的上半身完美的勾勒出来。

这么看,怎么也看不出这会是一个已经坐在轮椅上的二十几年的人。

“好看吗?”男人低沉的声音唤回了她飘忽的思绪。

紫楚楚呆愣愣的点了点头,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

男人放下手中哑铃,控制轮椅突然靠近。

熟悉的气息让她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紫楚楚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阎景琛斜了一眼面前的女人,若有深意的说道:“你觉得为夫还需要用药物来强身健体。”

紫楚楚脑子里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乌龙事件,脸色瞬间红成猴屁股。

“以后不要在给我用那种药了。”阎景琛说完,保镖推着他直接去了浴室。

男人的话无疑再一次刺激到她了,让紫楚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误会了,不是这样的……”紫楚楚想要解释,却发现真是越解释越乱。

看着周边佣人们异样的眼光,有鄙夷的,有羡慕的,还有恶狠狠地,紫楚楚真的想地遁而走。

只能在心里把自己妹妹骂了一番。

吃过早饭后,紫楚楚便接到了助理打来的电话。

“等下我要出去工作,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

紫楚楚说道。

男人面色冷漠,嫁给他了,还需要她工作?

“你是觉得我养不起你吗?”

阎景琛浑身散发着冷霜,危险似乎蔓延整个别墅。

“因为是爷爷留下来的一家小诊所,所以我很珍惜。”

紫楚楚解释道,她看着男人深不见底的眼睛,突然觉得有点冷。

当初也是因为爷爷,自己才走上学医这条路。

“看什么病?”男人又问道。

紫楚楚眼珠一转,毫不犹豫的开口道:“儿科。”

看着她眼角抽动,阎景琛皱了皱眉。

“辞了,阎家的人不需要出去工作,我的女人还是养得起的。”

随后,便让管家交给她一张黑卡。


紫楚楚看了一眼,没有接过来。

“那是爷爷留下来的祖业,我答应过爷爷不会让诊所关门的。”紫楚楚说的一脸坚定。

男人冰冷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紫楚楚咽了咽口水,“你放心,工作和家庭我都可以兼顾。”

看着她期待的眼神,阎景琛眉角微动。

“每天五点必须准时回家,否则我就帮你把诊所关掉。”男人冷冷的说完,控制轮椅离开。

紫楚楚顿时松了口气,心里一阵窃喜。

司机送紫楚楚来到诊所,刚推开门,一个身影便朝她扑过来。

“怎么样?姐夫昨天晚上是不是表现很好?”

紫楚楚一把揪住怀里女孩的耳朵,“紫沐沐,你知不知道那种药物过量会出事的。”

要不是她发现及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幕,紫楚楚耳根顿时一红。

“放心吧,我可是试过药性的,绝对不会有问题!”紫沐沐眨着眼睛笑的一脸暧昧,“姐姐,我可是为了你的幸福,才以狗犯险的。

紫楚楚眼神一凛,心里冒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什么意思?”

知道紫楚楚是真的生气了,紫沐沐支支吾吾开口说道:“就是小黄,它……”

话没说完,紫楚楚丢下她直奔后院。

抬眼就看到小黄精疲力竭的躺在地上喘着气。

离它不远处,一只金毛犬耷拉个脑袋,委屈巴巴的看着她。

依着现场证据来看,迷你田园犬小黄居然把堂堂的大型犬金毛给……

紫楚楚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紫沐沐……”

伴随着一声怒吼,紫沐沐立马一个激灵。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一边跑一边回头喊道:“姐,你放心,下次我一定会再接再厉……”

《宝宝我们在厨房来一次 疫情间老公睡我妈.doc》

伴随着沙哑的声音落下,男人扯下她最后一层保护,倾身而上。 紧要关头,紫楚楚无意间摸到荷包里的银针,毫不犹豫的刺在了他的脑袋上。 涌动的血液开始急速回流,阎景琛双眸里...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