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晚安语录 >

坐在学长的紫根上写作业PO 走一下就往里撞一下

自从上次宁老太太送来厚礼后,宁安安在宁家的日子可以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以前虽然所有的人也知道她是宁家的大小姐,可同时所有的人也都知道她不得老爷喜欢,虽然夫人表面上对她很好,但聪明人一眼就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当然不会真的把当成大小姐来看待了。


本来所有的人都以为宁安安在宁家最多只算是空有其罢了,谁也想不到老太太竟然会如此的看重她,隔三差五的就送来东西不说,这还特意叮嘱了老管家,告诉所有的人宁安安这个宁家的大小姐是她承认的,如果谁敢违背她的意愿的话,那就请离开宁家。

老太太都发话了当然没有人再敢为难宁安安,而宁安安也十足的过上了宁家大小姐的日子,每天出门都是前呼后拥的,就算是看个书也有下人想要拉近呼说说话。

对于这样的生活宁安安本来是不习惯的,她还是更加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生活,每天被人跟着会让她觉得特别的不自在,但再不习惯她也得受着。既然选择重新回到了宁家,既然决定了要跟张美惠对抗下去,那现在的一切就都是必经之路。

早上吃过早餐后,宁安安拿着书坐到了花园里。花园里的秋菊已经有渐渐枯败的局势,而她却越发喜欢看着那一朵朵的菊花无奈的落入土中,她总觉得这样的枯败比花团锦簇更加的真实。

在园中坐着,手里捧着看了无数遍的《厚黑学》。她本是不喜欢看这样书的,前世的她更喜欢看言情小说,看着书中那些狗血的剧情,看着女主为了男主要死要活,看着两人误会重重最后却能冰释前嫌。

前世她总认为她和陈俊宇就像那言情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一样,不管经历再多的事情,不管遇到多少困难,最终都能幸福的在一起。

直到后来她才发现,原来她把陈俊宇当成了她人生的主角,可是她在陈俊宇的人生中却连配角都算不上,最多只能是不值一提的配角,不堪入眼的坏女人。

想想真是可笑,为了陈俊宇她做了那么多不入流的事情,可是后头来呢?陈俊宇竟然说她不配和美丽、善良的宁淑贤相提并论,是啊,她怎么能和宁淑贤相提并论呢!

她的妹妹是那么的高贵典雅,从一出生就受万人注目,然后有人一步步为她铺平所有的道路。只要她愿意,不管她要什么都有人拿到她的手中,她可以不费一丝一毫的努力,可以不用做任何见不得人的勾当就能得一切。而她呢?

她得努力,她要努力实现自身的价值,她把陈俊宇的梦想加注在自己的身上,她不停的跟各种各样的人周旋,目的只是为了能帮陈俊宇达到梦想。

谁不想善良天真,可她若真是那么天真的话陈俊宇岂能那么轻易的坐上董事长。而宁淑贤若真是天真的话,又岂会夺走她的丈夫……

手中的书不自觉的掉在了地上拍起一地尘埃,花园里有眼尖的浣弄花草的下人立刻走了过来:“大小姐,您的书。”

看着眼前二十多岁伶俐的小丫头,宁安安微笑着说:“谢谢!”见小丫头并没有立即离开,不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莲,是何管家的远方表亲。”小莲甜甜的笑着,阳光的笑容印着阳光暖暖的洒在园子里,洒在宁安安的心窝里。

看着眼前笑容明媚的小莲,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动人的笑脸了,虽然这个家里的所有人每天都是笑脸吟吟的看着她。

临到中午的时候宁安安被张美惠叫到了房间里,看着张美惠那一脸神秘的样子宁安安直看得心里发蹙。

跟在张美惠的身后走近房间,看着张美惠神神秘秘拿出一件东西来,然后十分郑重的在她面前打开,说:“安安,你这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大妈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今天就把这个东西送给你吧!”说罢打开手中的盒子。

宁安安感觉眼前一亮,然后双眼不由被盒子里的东西吸引。那是一条极其美观的项链,纯金打造,样子虽然有些老旧,可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

宁安安双眼有些不解的看着张美惠,眼中满是疑问:“大妈,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心中一边思索着张美惠是何用心,一边出声拒绝。张美惠突然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谁知道是安了什么心。

可能没有想到宁安安会拒绝,张美惠先是一愣,然后不无感叹的说道:“这东西还是当初我嫁入宁家的时候陪嫁的东西,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每次拿出这些东西我就会想到自己初入宁家的时候。”张美惠有些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脸上有着甜甜的微笑,突然笑容一下子止住,然后拉着宁安安手语重心长的说:“我知道这么多年你肯定是怨我的,怨我当年没有让你回宁家,可是当年的事情我也是一时糊涂,等清醒过来的时候派人去找你和你妈妈,却得知你和你妈妈早已经搬走了。这么多年我和你爸爸一直在四处找寻你们的下落,如今你总算是回来了,大妈是真的打从心底里高兴,也是真的把你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东西是当年你外婆给我的,说是让我留给以后的女儿,如今我把她送给你,也算是这么多年对你亏欠的一点弥补吧!”

张美惠说到动容之处不由紧紧的拉着宁安安的手,眼角泛着泪光。看着张美惠这个样子宁安安呆愣在了原地,她不知道张美惠这又是唱的那一回,总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半响。

宁安安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大妈的心意安安心领了,只是这东西我真的不能收,这实在是太贵重了。”

见宁安安不肯收张美惠立刻板起一张脸,半是责怪半是心疼道:“你这个孩子也真是的,让你收下就好好的收下。”

见张美惠如此宁安安不再推迟:“谢谢大妈。”伸手接过盒子,眼中欣喜的看着盒子里的东西。

最近老太太送了那么多东西给她,虽然这项链也是好东西,但见惯了好东西的她又岂会被这样一条项链惊艳道,却仍是极力的表现得特别的吃惊。

看着张美惠微笑的样子宁安安心里冷笑起来,张美惠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明白不过了,典型的笑面虎,做事又一向不择手段,论起狠毒宁淑贤根本不足张美惠的十分之一。前世的事情如果不是她处处筹谋的话,宁淑贤哪里会想得到那么多诡计。

张美惠今天突然此番不知为何,但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她就坐等着吧,她到要看看张美惠准备如何的对付她/

从张美惠的房间出来后宁安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直到傍晚都没有出来。一整个下午她都在想着张美惠今天如此反常的行为,怎么想也想不通,最后有些无聊准备去阳台上吹吹风。

两楼的阳台在书房的南面,要去阳台必须经过书房。平时宁安安一般是不会从书房门前经过的,因为宁正阳在家的时候都会在书房里,她想有意的减少跟宁正阳的碰面。

步子缓慢的走在木制的地板上,木制的地板隔音效果最好,走在上面一点声音也不会发出来。

经过书房的时候宁安安的目光不由往门上看了一眼,一道厚重的红漆木门,像是一道道枷锁把书房牢牢的与外界隔离开。

书房重地平时谁也不能进去,就连宁正阳最为疼爱的宁淑贤在没有得到宁正阳的允许也不能轻易的进去。

前世的她记忆中只进书房过一次,那一次宁正阳十分郑重的把她叫到了书房里,然后说陈家老爷子有意跟宁家联姻,希望她能与大局为重,为了宁家的将来答应联姻。

当时的她是多么的天真啊,连陈俊宇的面都没有见过,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联姻,只因宁正阳说她的牺牲能换来整个宁氏的安宁。

看着那扇厚重的红木门冷笑了一声,正准备离开。突然……

“老爷,安安那孩子也不知怎么的就看上我母亲留给我的那条项链了,竟然生生的要了去。你是知道的,那条项链是我当年结婚的时候母亲给我的,我本来是想留给淑贤的。”书房里的张美惠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声音里的无奈不言而意。

“你怎么就给她了?”宁正阳的声音里闪过一丝不悦,想着那个时而乖巧时而狡黠的女儿。

宁正阳的话让原本就委曲的张美惠更加的委曲,声音不由都有些哽咽道:“你也是知道的,安安这孩子如今虽然回来了,可是对我们总是淡淡的,今天好不容易开口跟我要点东西我若是不给的话,那岂不是会把她推得越来越远嘛!”

书房里的张美惠和宁正阳还在说着,张美惠的委曲,宁正阳的生气,一字一句的都落入了宁安安的耳朵里。

门外的宁安安伸手摸了摸今天张美惠亲手帮她戴上的项链,想了一天的事情终于有了答案,原来张美惠是想让原本就厌恶她的父亲更加的讨厌她!

心中冷笑,看来张美惠对于最近老太太对她的好已经十分看不过眼了,就要忍不住了。那么,接下来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

《坐在学长的紫根上写作业PO 走一下就往里撞一下.doc》

自从上次宁老太太送来厚礼后,宁安安在宁家的日子可以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以前虽然所有的人也知道她是宁家的大小姐,可同时所有的人也都知道她不得老爷喜欢,虽然夫人...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