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晚安语录 >

肚子里装满了他的东西 她写作业的时候上她

席睿滕看着卢颀爽,疑虑。


她刚才不是来过了,他的酒才刚刚明还有一点。

席睿滕喝完杯中不多的酒,拿过托盘上的酒,正巧有人敬酒,席睿滕礼貌回应,小酌卢颀爽送的酒。

卢颀爽看到席睿滕饮了酒,马上回头走。

完美!袁伊雪满意的笑了放下酒杯。

“我照做了!”卢颀爽回到袁伊雪身边。放下托盘。

滚吧,我不想看见你。”

袁伊雪冷笑着把钱撒向卢颀爽脸上,不屑一顾地离开。

钱漫天飞舞落地,卢颀爽忍着屈辱把钱捡起来,眼泪沾湿她的脸。

卢颀爽,爸爸的医药钱比较重要,这么点屈辱打不到你!

席睿滕喝了酒,感觉身体发热,热的不正常!

酒有问题!

“席少,怎么了?”袁伊雪适时出现,看到席睿滕白皙脸上有些粉红,药效发作了。

袁伊雪刚假装扶上席睿滕,席睿滕啪的拍掉她的手,冷冷说道:“滚,离我远点。”

“刚才送酒的服务生呢?”

“她下班了走了。”袁伊雪胡编一个理由。

席睿滕皱眉,莫非是畏罪潜逃,心虚了?

席睿滕烦躁的用力扯开袁伊雪,径直快步往外走去。

席睿滕整个人很不舒服硬撑着往电梯方向走。

好热,怎么会这么热,好想要个女人……

难道是那种药?

席睿滕才走了没多少路,想进洗手间洗脸冷静冷静。

洗手间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席睿滕没有看男女厕所的牌子,朝着声音处走去,还没有进门,一个柔软的身子撞上了他的胸膛。

是刚才的女服务生!

卢颀爽护着额头,感觉都有脑震荡,又闻到一股子熟悉的迷迭香。

“是你,女人,你竟然敢对我下药!他妈的,我在这里办了你!”

“你在说什么,席少?”卢颀爽一步步的后腿,席睿滕一步步盯着她靠近她。

等等!他要做什么?他的手怎么搂上她的腰,还亲上了?

两片火热的嘴唇吻上她的双唇,卢颀爽刚要反抗,手刚举起来就被席睿藤拉进男厕,随便进了一个小间。

“呜呜……”卢颀爽不满的推攘着他离开他的身体。

卢颀爽还没来的及问什么,席睿藤满脸通红的睁眼吻着她,眼睛里有不明的欲望。双手牢牢禁锢着她,似乎在忍着什么,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顺着他刚毅的脸庞滑下,消失在他的蓝色衬衫里。

卢颀爽一离开他的身体,马上猛擦自己的双唇,更加的鲜艳红肿,瞪着席睿滕大喊:“席少,你亲我干什么?”

席睿滕摇摇头,稍稍清醒一些,看的真真切切,是她端酒给他。

席睿滕实在忍不住身体源源不断叫嚣着的欲望,一拳打上卢颀爽身后的墙,卢颀爽都可以感受到墙面的震动。

“下药,下什么药?”卢颀爽不懂,抬头好奇不解。

席睿滕真想把着白痴般的女人折叠压缩好扔到马桶里冲掉,自己做的破事竟然还跟他装傻,该死!

“女人,别跟我比耐心,从没有人敢算计我,你竟然不怕死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玩我,就别怪我。”

席睿滕一把捏住卢颀爽的脸,将她梦推到后面的墙壁,卢颀爽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要被震碎了,刚想破口大骂,席睿滕狠狠的捏上她的脸。

“你为什么给我下药?”

“什么药,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卢颀爽看着席睿滕巨大的身体压向她,赶紧护着自己的包放到身后。

“又跟我装,是吧?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就别怪我!”席睿滕半报复半因药效再一次吻上卢颀爽,又恶意的捏了她的胸一把。

席睿滕边吻上她堵住她的不满,边拖着卢颀爽往私人电梯走去。

席睿滕没有想到这年头这把岁数的女人竟然还有处的,看着卢颀爽疼的弓起了身子,席睿滕趴在卢颀爽的耳边,说:“女人,放轻松点,不然你会更疼。”

“滚!”

卢颀爽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敢直接对着这霸王吼道,或许真的是逼急了。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在陌生的男人给破坏了,那是她准备留着给她的男友的。

禽兽,混蛋!

靠!

卢颀爽瞪了他一眼,偏头转过去。

席睿滕,你会后悔这么对我的!

袁伊雪,你欺人太甚!人与人之间说好的信任呢!什么下腰,那都是那女人的圈套!谁稀罕!

“这都是你自找的,女人!”

席睿滕冷笑一声,继续身上的动作。

一夜沉浮……

《肚子里装满了他的东西 她写作业的时候上她.doc》

席睿滕看着卢颀爽,疑虑。 她刚才不是来过了,他的酒才刚刚明还有一点。 席睿滕喝完杯中不多的酒,拿过托盘上的酒,正巧有人敬酒,席睿滕礼貌回应,小酌卢颀爽送的酒。 卢颀爽...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