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晚安语录 >

我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写作业 为了儿子考试我给了他一次

他和爷虽然是早到了片刻,但看到这女人对付那人,似乎是游刃有余,便没有出手,没想到,她反而不识好人心!

不知道爷看上了她哪里?

“姑娘都好意思,在下就更好意思了。”

说到底,他也是个小气的男人,刚刚她的举动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不对,是十分不舒服!

唐沫柒看着眼前这个阴阳怪气的男人,眨眨眼,这男人,又咋啦?

她感觉得到,他话里的不痛快!、貌似,她没做啥不好的事情吧!

呃,貌似某人还没有意识到刚刚自己惊世骇俗的举动。

“啧啧,才分开没多久,你这说话的口气怎地这么奇怪了?”

他在心里叹息:还算你这女人不太笨!

“是你想多了!”

她摸摸脑袋,自言自语:“是么?”

“噗嗤!”

一声不合时宜的笑声自清风口中溢了出来。

“笑什么笑?给姑娘我闭嘴!”

她的两颊红红的,洋溢着一种叫做幸福的神情。

她暗暗恼恨,最近她貌似一直处于脸红的状态,她记得她的面皮没有这么薄吧!

赵兴烨怔怔的看着她,含娇带羞的娇容,带着小女儿的羞涩,双眸有着她自己不知的柔情,那神情他从来没有见过。

心中闪过一丝嫉妒,一瞬间却又化为一丝丝苦笑:他还有资格和她并肩而立吗?

对的,她一直在他心里:过去,他一直在等她长大,长到可以嫁他为妻,可以和他长相厮守。只是,没有想到,他心心念念的小公主有一天会迸发出如此耀眼的光芒,让身为男子的他不禁为之汗颜!

所以,他选择了外出,来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他想有一天可以配得上他,配得上,他心目中的公主!

却不曾想到,他会知道自己的身世,自己的母亲会遇到不测,更不曾想到,他会做出那样令她不齿的事情来……

他和她,还有希望吗?

看她如今的模样,分明是情窦初开,只是自己似乎尚未知晓。

他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能和她在一起,可如今,也是他毁了所有的机会……也罢,能守在她身边,哪怕是看着她嫁给别人,只要她幸福,就是他今生最大的安慰了。

梦琉年从一开始就注意到那个穿着紫色衣袍的男子,那份冷漠的气质,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他眼神一眯,想必他就是那个人吧!

走上前,站定在他面前,“跟我走!”

赵兴烨脸上顿时浮现出警惕,“理由!”

对于别人,他总是惜字如金。

梦琉年口中慢慢吐出两个字,令他顿时脸色大变,“你娘!”

“你说什么?”

“我娘在你手里?”

“你说的是真的?”

赵兴烨不信,明明他娘亲在……

他怀疑的眼神对手红衣男子略微闪烁的目光,心下信了几分。

梦琉年甩给他一个爱信不信的眼神,话也不多说,转身就走。

唐沫柒上前拽住他,防备的说,“你又想怎样?”

他弯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你觉得,我想怎样呢?”

呃,这笑容真心让她打颤。

没事儿笑的这么瘆人干么?

“我不是你,我哪里知道你想怎样?”

“我告诉你,别耍那些小心思……”她眼神复杂的看了赵兴烨一眼,虽然他做了错事,可人孰无过,何况他是为了救他的母亲。她不能说他做得对,却也不能赞同他的做法。冲着小时候那份情谊,她也不会弃他不顾的!

她不知道梦琉年又想搞什么鬼,可是他是丞相,他要对百姓负责,对于三儿做的事,他不会不管不顾的!

同时,她也惊讶于他的行事手段,果然凌厉风行,距他们回来不过才半天,他居然能迅速查到是谁做的,甚至还救了他的娘亲……

她摇摇头,这货果然是只千年老狐狸!

最后,梦琉年还是没有说原因,兀自离开了。

赵兴烨也如他所愿的随着他离开了。

自然,那个红衣男子最后也被梦琉年带走了。

唐沫柒为此咬牙切齿,凭毛?

凭毛?

凭毛她辛辛苦苦算计的人被他中途截去了?

而且他还那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齐展延发现自家妹子从昨晚不知为何就如此气愤,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似乎在冒火,看到他就像看到仇人似的,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他站在边上摸摸鼻子,最近,他没有得罪她吧?

“妹子,你怎么了?”

他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前去关心一下她,就算被炸也没事儿。

唐沫柒不爽的白了他一眼,一丘之貉,“离我远点儿!”

“啧啧,什么表情?”

“你和他一样,都不是好人!”

齐展延一听那个“他”,顿时来了精神,“他?”

“哪个他?”

那个坏笑的神情,与唐沫柒那个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真不愧是兄妹俩!

“思想有多远,你就闪多远!”

她无力的回了一句。

“嘿嘿,你说了,我立马消失!”


“你顶上那位!”她伸出手指,指指他的脑袋。

说到他,就无力,为毛她每次都被他吃的死死的!

她烦躁的挠挠头,她是不是来了古代之后,这智商退步了,居然还不如一古人了?

齐展延一听是他,立马白了脸,艾玛,居然是他的顶头上司?

那他还是闪了吧!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蠢事他可不能做!

上头那位做的事,他不是不清楚……

呃,他忽然有种想逃的赶脚!

“让开!”

“让齐展延出来见我!”

“快让开!不然本小姐可是手下不留情的!”

一个娇俏的女声,霸气的传入刚准备离开齐展延耳朵里,顿时令他面无血色。

妈呀,她怎么又来了?

唐沫柒诧异的抬起头,哪家的菇凉,咋这么霸气侧漏?

再瞧瞧她老哥的脸色,莫不是是老哥的“春天”?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清纯的女孩子,一身淡蓝色衣裙,衬得她更加白皙;弯弯柳叶眉,樱桃般的小唇,一张一合,分外诱人!

咦,这菇凉不错!

天使的面孔,却生了女汉纸的性格……

满眼戏谑看向齐展延,让你看我笑话!

风水轮流转了吧!

齐展延摸摸鼻子,这丫头天天上门来闹,一天都不让他安生,偏生他妹子又生了一副“侠女”心肠,一旦俩人碰上了,他还有日子过吗?

迟早不给她卖了?

想想,他打了一个寒颤,还真有这可能。

第一反应,他转身就跑。

“齐展延,你敢跑,试试!”

娇俏的嗓音,让拔腿欲跑的齐展延立刻停了下来。

他拍拍脑门,为嘛要这么听话?

孟飞燕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臂,不依的嘟囔。

“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至于看到我就跑吗?”

是,你不是洪水猛兽,可你比洪水猛兽还可怕!齐展延在心里腹诽。

唐沫柒好奇了,这女子是什么人,居然让他哥敢怒不敢言?

唐沫柒兴冲冲的的跑过去,夹在他们俩中间,一手勾一个,转头看向她,“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啊?”

那菇凉没有答话,盯着她瞧了半晌,忽然一鞭子向齐展延挥过去:“怪不得你不搭理本姑娘,原来你已经有小情人了!”

“齐展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勾三搭四?”

“今天,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还好齐展延反应快,在她举起鞭子的那一瞬间躲开了,否则,这一鞭子下去,估计他娘真的不认识他了!

对啊,变成猪头,谁还认识他?

那岂不是可惜了他这张脸蛋儿!

“喂喂喂,你瞎说什么?”

“啊啊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再来我就不客气了哦!”

齐展延狼狈的闪躲,嘴里不停的嚷着。

“我亲眼所见,哪有瞎说,你都带回家了,还敢嘴硬……”

“我是女儿家,才不是什么君子,可以动手揍你……”

“你不客气?我还不客气呢……”

“齐展延,今天不扒你一层皮,本姑娘跟你姓……”

孟飞燕像只暴怒的小狮子,素净的小脸上充满了怒火,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撕碎,哼,他是她看上的男人,居然还敢给她去勾搭别的女人,不要命了吧?

唐沫柒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一追一躲,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她哥面容上出现这样的表情,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眉宇间点着淡淡的喜悦……

小情人?

这是一个姑娘家会说出来的话吗?

虽然她不知道她的身份,但看她衣着,便知她出身不凡。

只是不知,她哥哥到底哪儿遇到的这女子,敢爱敢恨,是一个好姑娘!

她眼珠子一转,奸笑一声,嗲嗲道:“齐哥哥,这女人是谁啊?”

“你说了今生今世只对我一个人好的……现在,你居然……”

那泪盈于眶的委屈眼神,让孟飞燕信了个十足,心里不禁涌起一股子酸意:她怎么说也是个女儿家,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居然还当面给她难堪?

这么想着,脚下跑的更快,手里的鞭子更是四处飞舞……

齐展延在心里暗暗叫苦:柒柒,你什么时候捣乱不好,非要现在……

一个不留神,鞭子甩在他手臂之上……

顿时,衣裳破裂,他感到一股火辣辣的刺痛自手臂上传来。

孟飞燕停在那边,眼神里满是愧疚:她不想打伤他的!

她不过是想吓吓他,没想到竟然真的挥到他身上了……

看着他手臂那一条长长的伤痕,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

唐沫柒知道自己这次玩大了,吐了吐香舌,紧张的凑过去,“哥,没事儿吧?”

一句“哥”,就让孟飞燕明白了一切!

原来,他们是兄妹!

想到自己刚刚的泼妇模样,她汗颜的垂下了小脑袋。

唐沫柒不动声色的看着,心里不停的坏笑: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我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写作业 为了儿子考试我给了他一次.doc》

他和爷虽然是早到了片刻,但看到这女人对付那人,似乎是游刃有余,便没有出手,没想到,她反而不识好人心! 不知道爷看上了她哪里? 姑娘都好意思,在下就更好意思了。 说到底...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