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心情说说 >

学长把我带到厕所我怎么办 c到哭不止水好多

因为她最不喜欢生活和公事混在一起。

几乎是她说完报警的一瞬间,商琰气场蓦然冷了下来。

“詹大记者还真是扫兴,不过恐怕获罪的是詹大记者了,擅闯他人房间,非法拍摄,无论哪一条我都可以让我的律师把你送进去,到时候你的工作也怕是难保了。”

说到这,商琰气势又恢复到之前的慵懒。

“所以是跟我去吃饭,还是等着原告变被告,就看詹小姐的意愿了。”说完,也不管她的选择是什么,直接留给她一个背影。

詹思晴握着拳头,深吸口气,抬腿跟了过去。

酒店餐厅,两人面对面坐着。

詹思晴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却逐渐沦陷在他的黑眸之中。


他是个可怕的男人,詹思晴忽然就有了一种这样的感觉,不管是他身上偶尔散发出的那种可怕气息,还是他总能让人失神的漆黑眼眸。

詹思晴一直都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坐在他的对面。

她别开自己的视线,有些焦急的看着窗外,脑海中不自觉的想着那个棘手项目的目标。

刘云齐,五十三岁,身居高位整二十年,根据他平常生活轨迹接触的人提供来看,他虽然是公司老总,但平时为人很好相处,连员工都很喜欢他,也没什么仇人。

究竟是谁会杀他呢?

每每想到线索断了的事,詹思晴都不禁头疼。

“看来我们的记者同志不只是为群众服务,而且还节省粮食。”

商琰的话是说给詹思晴听的,然而他的视线却依旧落在自己面前的餐盘上。

点餐的时候他点了很多,因为是刻意给这女人带了份的。

“是吗?那你还好意思欺负这样一个为群众服务的好记者?”

商琰的话拉回詹思晴的思绪。

她的视线落在商琰的脸上,这男人,似乎一直在故意找她的麻烦。

下一秒,男人的话让詹思晴彻底无语了。

“嗯……好意思。”

詹思晴微微张口,却不知道回什么。

她险些忘记了,面前的男人是个大变态,谁会平白无故的拉一个陌生人进房间强吻?谁会一见面就把对方推上床?甚至几次三番的去亲人家?

越是想着那些事情,詹思晴的面色就越是难看。

如果早知道他们之间会走到如今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地步,当初她一定会选择休息或者直接再往前走几步,远离他那间房十万八千里。

当着詹思晴的面,商琰忽然拿过了她的餐盘。

他夹了菜放进餐盘,随后再次送到詹思晴的面前,说道:“吃了。”语气不容置疑。

詹思晴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按照他说的做的。

南城酒店餐厅的饭菜做得还算不错,只是道道都价值不菲,每道菜都有她一个月的工资,这一顿饭吃下去,想必她一年的工资就没了。

她拿起一旁的白开水喝了一口,随后说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詹思晴忽然大胆的开口问道,心想知道他名字后,不管是抓、还是告,好歹都能找到人。

“商琰。”

《学长把我带到厕所我怎么办 c到哭不止水好多.doc》

因为她最不喜欢生活和公事混在一起。 几乎是她说完报警的一瞬间,商琰气场蓦然冷了下来。 詹大记者还真是扫兴,不过恐怕获罪的是詹大记者了,擅闯他人房间,非法拍摄,无论哪...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