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心情说说 >

撕开奶罩疯狂揉吮奶头 客厅乱h伦交换

 黎宸泽冷声问道:“他来这里做什么?”

  “不清楚,他应该不知晓少爷在这。”下属快速说道:“我会观察他接下来的动向尽快统计汇总。”

  “嗯。”

  黎宸泽挂了电话再次挤进人群里,听着周围乱哄哄的喧闹声,他蹙眉说道:“我们走吧?”

  “诶诶诶,走什么呀!”张吉急忙堵住他们的去路,扯着嗓门喊道:“岑小姐能否赏个脸看看这几块石头切开是什么样的呀?当然,如果你能亲自指挥或者动手切给我们看更好!”

  岑妍冰笑盈盈地颔首说道:“我来切就算了,要是切不好我可担不起责任。不过看你切,我倒是没问题。”

  见岑妍冰没有被激怒,张吉觉得有些遗憾,不过她同意到场观看已经正中下怀了!

  一行人走到公盘里的大型切割室,这里面的机器都是免费提供给人们使用,看到乌泱泱的人群,正在切割室里忙碌的人们纷纷停下手里的活。

  张吉给身后的切割师使了一个眼神,他们将石头放在了地上,拿着手机照着石头,开始思考和分辨该从哪个角度切开石头。

  感兴趣的人们围着石头发表自己的见解,黎宸泽见岑妍冰眼眸里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他不禁勾唇一笑:“我还没问过你,那几块石头里面怎么样。”

  岑妍冰打量着周围,她凑到黎宸泽耳旁低声笑道:“全部稀碎。”

  很快,张吉的员工切开了第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切开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裂纹。这种连玉葫芦都玉叶子都做不出来只能车珠子,可是这也太稀碎了,车珠子连本都赚不回来。

  张吉高兴极了,他阴阳怪气地说道:“呦,还好这块被我买回来了,要不然岑小姐战无不胜的荣耀就要被打破了。”

  岑妍冰憋笑憋得很辛苦,她实在搞不懂张吉的脑回路,怎么有人亏钱了还这么开心呢?

  第二块石头也切开了,这块翡翠裂纹特别少可以做大的摆件,可是坏就坏在这块翡翠底子偏灰,种水很差。这种玉质不行的翡翠做出来的东西也不会好看,更卖不出高价钱。

  第三第四第五……接下来的石头越切张吉就越笑不起来,他忐忑不安地看向身旁的朋友问道:“你确定这些都是那娘们投的标?”

  朋友也慌了,被这么一问他都开始自我怀疑:“应,应该是吧?”

  “什么叫应该?老子今天脸都快丢光了!”如果不是围观群众太多,张吉恨不得揪着他的衣领大声质问他。

  “我发誓,我都是跟着她投的标!”

  张吉深呼吸一口气开始改变战略,他摇着头叹气道:“奇了怪了,岑小姐选的石头怎么切出来都是这样的呀?”

  他的猪朋狗友也急忙搭腔挑衅道:“太可惜了啊,这起码得有几千万吧?就这么打水漂了!”

  “什么狗屁的赌石大神,张吉都快亏成狗了!”

  “切,我看她既不动手屁也不放一个,就知道她这个赌石大神虚有图名了。西南部那边的人到底是有多么蠢啊,这种噱头也能信?”

  张吉假模假样地挥了挥手:“诶,话也不是这么说,这几千万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说完这句话,张吉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他现在完全就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围观群众闻言纷纷对岑妍冰指指点点,有人唏嘘有人冷嘲热讽。

  岑妍冰淡然地站在那儿,她发现黎宸泽往前走了一步,急忙抓住了他的手腕安抚道:“他们这些话没有伤害到我,我没生气。”

  她拍了怕手示意大家安静:“都说完了吗?说完了应该轮到我说了吧?”

  “自然轮到你说,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糊弄我们!”

  “我看她就是骗子装赌石大神,然后骗取大家的鉴定费啊服务费这些。”

  她从沈林的箱子里拿出一块石头莞尔一笑:“既然大家对我这么好奇,拖张总的服,整个公盘我只成交了这一块,要不我亲自切开这块给你们看看?”

  见岑妍冰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张吉心里更加不安了,周围的人太多,现在大家都想看岑妍冰亲自动手切割石头,舆论的风向已经无法完全掌握在他的手里了。


  岑妍冰拿起手电筒照着石头装模作样的研究切割路线,过了几分钟才开始正式动手。

  “那块好像是莫西沙场口的黑石头?我就算入行几年了我都不敢碰黑石头,看来她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啊!”

  “黑石头怎么了?”

  “这种石头变化最大,不好赌啊,十赌九输。”

  机器刀片飞速旋转着,看着那白皙的手指越来越接近机器,回想起张莉的惨状,黎宸泽心里担忧不已。

  岑妍冰并不知晓身后黎宸泽的心理活动,她全神贯注手法利索地将整个石头切开,她又按照自己的设计图纸将切好的石头又切成了两半。

  围观群众全部挤过来,黎宸泽伸手揽住他们:“别挤,切割机这么锋利,要是小妍受伤了你们担得起责任?”

  被这么一瞪,大家只好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

  张吉离得最近,他握紧拳头哑声说道:“这怎么可能!”

  岑妍冰瞥了他一眼,举起手里切好的玉石站了起来:“这是我切的。”

  “我的妈啊,这不是高冰,这是正冰呀!”

  “这个玻璃种已经达到了正冰的品质,好像裂纹也不多可以做手镯,起码得有七位数吧?”

  “不知道这块她是多少钱拿下的,翻了几番啊?”

  “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按照事实来说这位赌石女大神还算是战无不胜吧?”

  大家都不是傻子,看看张吉和岑妍冰分别切出来的东西,立马反应过来这就是个圈套,张吉一个大老爷们落到小姑娘的陷阱里了!

  张吉听到这句话那火气立马就忍不住了:“这些本来都是这娘们买的,如果不是老子砸钱,那就全都到她手上了!”

  黎宸泽一把拽着张吉的衣领,轻松地将他提了起来:“说什么呢?嘴巴放干净点。”

  “干什么啊!别打人,这里可是G市!”

  岑妍冰心里甜甜的,她走过去主动挽住黎宸泽的胳膊,挑眉笑道:“是张总出言冒犯再先,我未婚夫维护我难道有错了?”

《撕开奶罩疯狂揉吮奶头 客厅乱h伦交换.doc》

黎宸泽冷声问道:他来这里做什么? 不清楚,他应该不知晓少爷在这。下属快速说道:我会观察他接下来的动向尽快统计汇总。 嗯。 黎宸泽挂了电话再次挤进人群里,听着周围乱哄哄...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