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心情说说 >

为什么做的时候要喊他名字 小雪被房东玩的好爽

说话的时候,白竹直接冲到了白灵的跟前,她的眼中全是恨意。

  想到上辈子发生的事情,简单恨不得直接掐死简安宁,看向她的神情全是戾气和阴鸷。

  “卡!”

  “白灵,你在想什么,你就跟个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做什么?”

  所有人都被简单带进了白竹的感情中,唯有金导看见简安宁傻傻的站在那里动都不动,气的眼睛都红了。

  “你,你……”

  听到金导的声音,简单直接退开,整个人都恢复了正常,简安宁望着自己眼前的人,眼中全是惊恐。

  简单是真的恨不得她去死。

  她伸手指向简单,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简安宁,你到底有没有看剧本?”

  金导的骂声传入简安宁的耳中,看着众人眼中的嘲讽,简安宁死死的攥住了自己的手心。

  她是故意的。

  不,不行,她不能输给简单。

  “导演,我刚刚还没有找到感觉,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金导,安宁刚刚可能是状态不对,再来一次呗。”

  听到孟朗的话,金导看向顾青城,见他没有出声,金导看向简单开口,“简小姐,我们再来一次。”

  简单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白竹,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有了准备,简安宁这一次迅速说完台词,不等简单反应,她便直接一巴掌扇向了简单。

  清脆的耳光声直接响起,但现场的人却直接愣住了,唯有顾青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简单……”

  简安宁反应了几秒之后,才对着简单怒吼,下意识就要打回去,但她的手腕被简单死死的攥住了。

  “白灵,你这样的废物,根本就没有资格做白家人。”

  简单继续念着台词,反手又给了简安宁一巴掌,随后松开了手,简安宁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脚下还是石子路,简安宁摔在地上的时候,手心传来一阵剧痛,看着直接离开的白灵,她爬起来就要冲上去,但耳边却传来了阵阵的掌声。

  “简小姐,情感把握不错。”

  如果说金导之前对简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现在看见简单的表演,他十分的满意。

  听到金导的话,简单笑了笑,“您过奖了。”

  “导演,她篡改戏份!”

  简安宁冲到金导的面前,满眼怒意的开口,但听到这话的金导,只是淡淡出声,“这一段的戏份比来就是要靠演员发挥,简小姐的表演没有什么问题。”

  简安宁气竭,恨不得对着金导破口大骂,但在孟朗的眼神警告下,她还是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孟少,这一下,您还有什么意见吗?”

  金导看向孟朗,直接开口。

  听到他的话,孟朗淡淡出声,“简小姐的演技这么好,我当然没有意见。”

  孟朗原本也不想掺和简家的那些破事,但刘韵找上了孟瑶,所以孟朗不得不带着简安宁来这。

  孟朗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这次的剧本,孟家也投了不少钱,只看简单和简安宁的表演,他当然会选择能赚钱的那一个。

  说完这话之后,孟朗直接离开,看也不看简安宁一眼。

  简安宁直接追了上去,看着准备上车的孟朗,她满眼怒意的开口,“你什么意思?你明明答应了我妈,要带我来试镜,你就这么走,你……”

  “废物!”

  不等简安宁的话说完,孟朗便直接打断了她的话,看见他眼中毫不掩饰的嘲讽,简安宁气的浑身发抖,“你敢骂我?”

  “呵……”

  孟朗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发出一声轻笑,只是那笑容中全是讥讽,望向简单,孟朗直接开口,“你还真当自己是简家的小姐了,简安宁,要不要我提醒你,你不过是简家的继女。”

  “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没用。”

  说完,孟朗直接上了车,看都不看简安宁一眼。

  要不是孟瑶坚持和简单过不去,他才不想看简安宁这样的女人一眼。

  看着孟朗的车子离去,简安宁满眼猩红,总有一天,她要让这些瞧不起她的人知道,她也是简家的千金小姐。

  用力擦了擦脸,简安宁直接转身上了车。

  刚准备发动车子的时候,简安宁就看见从剧组走出来的简单,她孤身一人,身边并没有其他人。

  看见简单缓缓往这边走来,简安宁握着方向盘的手忽然紧了紧。

  如果简单死了,那她的一切是不是就都是她的了?

  这样的想法一冒出来,就难以压制。

  简单刚刚接到了叶铭的电话,说老爷子进医院了,简单慌慌忙忙的就跑了出来,根本没有注意到简安宁。

  简单走到自己的车旁,刚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声音,扭头,她就看见一辆车直接撞向自己。

  简单大脑一片空白,手腕忽然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道,伴随着的还有男人的闷哼声。

  简单整个人倒在地上,呼吸间全是熟悉的味道,睁开眼的时候,简单看见了顾青城的脸。

  顾青城抱着简单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你没事吧?”

  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简单摇了摇头,连忙从地上爬起,起身的时候,她看见了顾青城手臂上的殷红。

  男人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灰色的衬衣,手臂上的血迹十分明显。

  “我送你去医院。”

  简单眼中全是着急,但顾青城却拉住了简单的手,“先等一等,”

  说完,顾青城转头看向了车上的简安宁。

  简安宁整个人已经愣住了,她想要跑,但对上顾青城的神情,她不敢动。

  这个时候,简单也看见了简安宁,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简单眼中全是寒意。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简安宁推开车门,满眼通红,对着顾青城哭诉。

  “有什么话,去警察局说吧。”

  说话的时候,男人已经拿出了手机。

  几分钟之后,便有人来拦住了简安宁。

  简单死死的盯着简安宁,这个时候,她竟然就已经想要弄死她了,眼中的戾气越来越深,简单死死攥住了手心,耳边却传来了低沉的声音,“不是要送我去医院?”

《为什么做的时候要喊他名字 小雪被房东玩的好爽.doc》

说话的时候,白竹直接冲到了白灵的跟前,她的眼中全是恨意。 想到上辈子发生的事情,简单恨不得直接掐死简安宁,看向她的神情全是戾气和阴鸷。 卡! 白灵,你在想什么,你就跟...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