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心情说说 >

宝贝我找到你的点了是这里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

“你们这是在做些什么?还不快将人给拉开!”一阵粗犷且心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柳云云更是加快了手中的速度,朝着底下已经疼的不行的王红花又重重打了几拳。

那些闻讯而赶到这里的其他人,在看到这样的场景之后,当即就被吓了一跳。

等到反应过来之后,这才迅速朝着柳云云的方向走了过去,直接把面前的人给拉开。可柳云云却好似打上了瘾似的,就算人被拽走了,却还是用脚尖朝着王红花的方向狠狠踢了几脚。

好不容易将人给拉开了,村长立即派人去将王红花从地上给扶起来。

听到身后的动静消失之后,李大娘这才缓缓转过头来。当看到刚才还与自己站在一起的王红花,此时头上的发髻已经凌乱,更是有几缕青丝散乱地落在身后。那原本就有些俗气的衣裳此时更是裹上了一层的灰尘。

最重要的,是那原本还算是白皙的皮肤,此时已经有些隐隐发青,当即就不由得身子一抖,默默朝着柳云云的方向瞟了一眼。

心中暗暗庆贺刚刚自己并没有多说什么,惹得柳云云不快。

“柳云云,你可知道你打的是谁?”这般忤逆犯上的事情,在这村中还是头一次发生,村长当即就气得大骂起来。

柳云云就如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一般,嘴角扬了扬,更是看都不朝着王红花的方向看上一眼,便冷冷说了起来:“我打的,是一个杀人放火的犯人,难道对待杀人者,我们还要姑息养奸不成?”

并未直接点明二人的关系,而是用已经形成的罪名,这便是柳云云从一开始就打好的算盘。

当即就挣开控制住自己的双手,缓缓坐到了一旁的一块大青石上,翘上二郎腿,摆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做错的模样。

虽然在这个时代殴打父母确实是一件大事,可相比于杀人来说,那可就要小得多了。

就在柳云云认定了李大娘以及王红花会被村长带来的这群人给抓走之时,王红花用那已经红肿的腮帮子嘟嘟囔囔地反驳起来:“村长,你可不要听这个没良心的狗崽子胡说八道。什么杀人放火?村长你是最清楚的了,我王红花在这住了十多年,一件犯法的事情都没有做过,如今更是不可能杀人放火了。村长你可莫要听信她的一面之词,误信”

“一面之词?如今这破庙都已经被烧了,人自然也没了,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到了这样的地步,见对方依旧没有任何想要承认的意思,柳云云实在是忍不住站了起来。

似乎是害怕她会没有预兆地再次冲上来对自己一阵拳打脚踢,纵然周围有这么多的人围着自己,王红花依旧心底有些发虚,迅速朝着后面退了一步,差点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你分明就是胡说八道,我同李大娘不过是知道了你在这里居住,想要来这里同你商量一些事情罢了。怎么知道这破庙竟然无缘无故就烧了起来?更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窜出来对着我们一阵拳打脚踢。”

说这番话的时候,李大娘的眼神并未有任何的慌乱,反倒让柳云云开始怀疑是否是自己弄错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好了,你们这公说公有理的,婆说婆有理的,我谁的话都不相信。你们不是说那个傻大个被火给烧死了吗?那我们现在就去找,如果天黑之前能够找到那个傻大个呢,就说明王红花并没有撒谎。若是找不到,就说明王红花杀人了!”村长显然已经被面前的两人给直接绕晕,微微摆了摆自己的头颅,不愿再多想。

“那怎么行呢,这么草率?”难得两母女突然意见一致,可村长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闭上眼坐在一旁的大青石上。周围一同前来的人们见状,当即就纷纷朝着四周走了过去。

眼看着暮色逐渐西沉,柳云云心中也不免有些慌张起来。仔细想想,自己的确没有亲眼看到对方放火,倘若是自己误会了


脑海中的想象还没有停止,远处便已经传来了他人的话语:“找到了,找到了!”

一直焦急在一旁等待的王红花,听得此言当即就从位置上蹦了起来,迅速走到说话人的身边。柳云云也转身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苏臣宣在几个大汉的带领下,此时正一脸害怕地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当看到苏臣宣的瞬间,柳云云的心突然剧烈跳动起来,显然对于对方还活着这件事情而兴奋。但随即她就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刚刚还如此恶劣地对王红花做了那样的事情,若是不能够有个好的理由,恐怕这村长就是拿她去浸猪笼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果然,一回头就看到王红花用那一张肿胀的脸得意地看着自己,仿佛这次她已经是志在必得。

“事情的真相我们已经问清楚了,就是这个傻大个在破庙中想要自己生火做饭,却不想火星四溅点燃了附近的枯草,导致整个破庙都被火星点燃。这傻大个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便跑到外面躲了起来。”领头的那名大汉缓缓说道,身后的傻大个则在看到柳云云的瞬间,也不管周围人的阻拦,迅速朝着柳云云的方向冲了过来。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所有的一切都同我们二人无关。按照之前规定的,柳云云你不但殴打母亲,更是故意栽赃陷害他人。像你这样的人,真是千刀万剐都不够啊!”在弄清楚了事情的局势后,一直憋着不说话的李大娘这才钻空说道。

一脸耀武扬威的模样,实在是让柳云云觉得恶心到了极点。

周围的人听到这番话,当即用严肃的神情朝着柳云云的方向看了过来,显然今日是要按照之前规定过的那般对其进行惩罚。

几名大汉已经动身朝着柳云云的方向走来,却见她突然笑了起来:“事情的真相可不是这样,村长可莫要被他们这群人给骗了啊。”
柳云云,你是傻了还是疯了?事情都摆在你的面前了,你居然跟我说着一切都不是事情的真相?”似乎是没想到到了这样的境地,柳云云依旧还能够面不改色,王红花的心态稍稍有些崩坏起来。

柳云云一边示意苏臣宣去一旁将柳睿给扶起并带到一旁,自己却紧走几步来到了王红花的面前,嘴角向上扬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看起来,这一切都是傻大个的错,可深究起来,却确确实实是王红花你的错才是!”

面对对方如此义正言辞的当面指责,王红花显然有些不满起来,当即就要动手,却被村长用严厉的咳嗽声给制止。

能够坐上村长的位置,自然也不是一般的人。当即就走到两人的中间,彻底挡住两人的视线,随即缓缓问道:“那你且说说,这真相究竟是如何?”

“众人都知道他脑子傻,王红花自然也知道。却还是将我们一行人赶出了府中,这才造成了事情的悲剧!”柳云云是铁了心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同王红花给贴在一起,也不管这中间的联系是否紧密,“况且,今日她既然会来到这破庙,定然是有其他的事情想要做。只不过是因为傻大个不小心放火烧了破庙才躲过了一劫,这也算是他傻人有傻福吧。”

说到这里,柳云云当即就低下了头,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若不是此前众人看到她如此狠决地踢打王红花的场景,定然会认定她就是个柔弱的女子。

那王红花本就不是个聪明人,刚才遭遇了柳云云的一顿毒打,如今更是被对方如此污蔑,心中自然无法承受, 直接反驳起来:“胡说八道,分明就是胡说八道!”

她的目光扫视了周围众人一圈,见大家都是一副疑惑的神情看着她,急着想要摆脱自己的行为,当即就嚷了起来:“她就是在胡说八道,今日我同李大娘来到此地,无非是想要让他们搬出此地罢了,可没有想过杀人放火这件事。”

一旁的李大娘在听到这番话的瞬间,不由紧紧皱了皱眉,无奈摇了摇头。柳云云则等的就是这句话,紧走几步来到对方的面前,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看着面前的人,气势铿锵地说道:“这些都是你亲口说的,我可没有逼你。”

随即目光在周围人的脸上转了一圈,最终落在了村长的面容:“村长,这些话你也已经都听到了,这王红花不但将我们赶出了府邸,如今更是连一个小小的破庙都不给我们住。你说她这不是赶尽杀绝是什么?”

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的王红花,气得狠狠咬了咬自己的后槽牙,更是跺了跺自己的脚。

本以为村长定然会站在她这一边,却不想对方竟是个和稀泥的主,并没有说明说对谁错,反倒是帮着王红花说道:“尽管我也很同情你的这个遭遇,但这破庙的地契确实是在李大娘的手中,若是她们执意不让你居住。虽说是于情不合,却也是正常的事情。”

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会变成这样,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柳云云当场就陷入了云雾之中,一时间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个时候,被自己安排到一边的苏臣宣,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此时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

正满脑子烦心事的柳云云根本就没空搭理对方,当即就将胳膊往后一拽,却听到有东西清脆落地的响声。

突如其来的声音惹得众人都不由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柳云云也下意识瞥了一眼。就见那掉落的东西通体碧绿,显然是某种翡翠,当即就将那东西从地上捡了起来。

这样珍贵的东西,自然是不可能从天而降,更不可能是从面前那几个视钱如命的人手中掉出。且刚才与自己有过接触的只有傻大个,所以这个翡翠

想到这里,柳云云不由一脸震惊地朝着面前的人望了过去。

就见苏臣宣一脸憨憨傻傻地点了点头,随即伸手拿过了柳云云手中的翡翠,紧走几步来到了此时一双眼睛正发直般看着他手心中翡翠的李大娘面前。

“我知道你是想要收回地契,可若是你收回了地契,我们就没有地方可以住了。这样吧,我将这东西给你,你将地契给我,怎么样?”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在这样的地方,像翡翠这样的东西那可不多见,更何况是这样一个通体碧绿的上好翡翠。

别说是买下一份地契了,就是买下十份这样的地契,那也是绰绰有余。

尽管柳云云并不能很好的辨别出这东西究竟值多少钱,可从周围人惊叹的目光中,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当即就要上前将翡翠给拿回,却被李大娘眼疾手快地拿回,并一脸带着笑意地看着苏臣宣:“你当真愿意将这翡翠给我?”

“只要你将地契完完整整地交给我们,这东西就是你的了。反正这东西在我身上也没用,平日里带在身上也硌得慌。”此时苏臣宣每说出的一个字,都让柳云云气得想要吐血。

“你们不能够欺负一个傻子,这翡翠我们不给!”柳云云大喊起来,说完就要去夺取李大娘手中的翡翠。

后者则迅速朝着后方走了几步,更是将翡翠藏在了身上最安全的地方,一脸护住自己犊子的感觉:“这东西原本就不属于你,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可没这么重要。村长,今日你在这也算是做个见证,我便将这破庙的地契送给他们便是。”

好不容易占了个这么大的便宜,李大娘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给弄丢了。也不等苏臣宣催促,立即就从自己怀中掏出了地契,更是当着众人的面签字画押,随即便喜滋滋地离开了。

一同来的王红花见唯一的靠山也已经走了,心中虽有不甘,却也只能狠狠瞪了对方一眼,这才离开。

《宝贝我找到你的点了是这里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doc》

你们这是在做些什么?还不快将人给拉开!一阵粗犷且心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柳云云更是加快了手中的速度,朝着底下已经疼的不行的王红花又重重打了几拳。 那些闻讯而赶到这里的...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