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办公室做了三次

苏韵是有些紧张的,两手垂放在身体的两侧,不自觉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就算没做过,多少也在电视和小说里听过看过,她忐忑,并且怕痛。

司耀很细心的察觉到她的紧张,在关键的时刻停了下来,看着她紧闭着的眼睛,“如果你还没准备好,我们可以等等。”

轻颤着的苏韵闻言,猛地张开眼睛,在他的眼底看到了真诚,和尊重。

这种被珍视的感觉让她心窝里暖暖的,摇头松开手,抬起胳膊挂在了他的脖子上,“我可以的!你继……”

后面那个字还没出口,身下忽然一股热流。

她怔住。

看见她面色的变化,司耀大抵也是感觉到什么,低头往下看。

“别看——”

近乎呻.吟的低呼,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她立刻想到了,但,不会那么凑巧吧!

已经迟了。

司耀一眼就看到了床单上那一抹尚未晕染开来的红。

艳艳的红滑落在浅色的床单上,透着几分娇羞,几分调皮。

蜷缩起双腿,苏韵随手抓过一旁的枕头捂住脸——她想钻地缝!

看到她的样子,司耀也瞬间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他还没做,当然不会是那种,剩下来的只有一种可能性。

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兜头一盆冷水,瞬间就浇熄了。

他直起身,想叹气,又想笑。

默了几秒,终是弯腰将她重新抱起。

“干,干什么?”

身体陡然一轻,苏韵瞬间慌了神。

枕头从脸上掉落,她避无可避,眼神张皇得像只受惊的小鹿。

“你放心,我还没有血战的嗜好。”

他面不改色的说完这段话,已经进了淋浴间,将她放下。

拿下花洒调好水温,递到她的手里,“我去外面等你。”

愣了好一会儿,苏韵才回过神来。

水温刚刚好,不冷不热的浇在身上很舒服,不得不说,司耀很体贴,也很会照顾人。

难以想象,传言中杀伐果决,生意场上宛如人间阎罗的司耀,私底下竟然会是这样。

心情复杂的冲洗好自己,尴尬的问题来了,没有卫生棉。

她最近为了“初恋”的事,忙得昏天黑地,根本连自己的生理期都给忘了。而且算算日子,今天是提前了,估计是太折腾累的。

不知道酒店会不会提供这种东西,又或者,叫个跑腿代购?

可是手机还在外面,真的很尴尬啊。

正纠结挣扎间,浴室的门被打开了,他重新走进来,将手里一叠东西和一个大袋子放到干燥区。

“先将就用。”说完他就出去了。

苏韵悉悉索索的上前,看到那一叠是整套干净的睡衣,包括内.衣裤,都是簇新的。

最最重要的是,那个大袋子里还准备了卫生棉!

不但准备了,从日用到夜用,甚至安睡裤这种东西都有,品牌更是囊括了好几种。

什么将就用,估计她用三个月都没问题了。

吃惊之余,手脚麻利的整理好,回到房间时虽然脸颊还红红的,但是已经没有那么尴尬和局促了。

床褥已经整套的换过了,而他穿着真丝睡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膝盖上是笔记本电脑,而手边放着一杯……热咖啡?

咖啡的香浓味道在屋子里氤氲开来,可是这个时候喝咖啡,他是不打算睡了么?

“过来。”

抬眸,他开口道。

苏韵温顺的走过去,却见他扭头冲旁边的桌子抬了抬下巴,“把它喝了,睡吧。”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热气腾腾的红糖水,她实在是很吃惊,他竟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考虑到这么多,准备了这么多。

抿了抿唇,她还是乖巧的端起来喝光,小腹处暖暖的舒适,靠着床坐下来,瞬间舒服得想要打瞌睡。

将灯光调暗,司耀看了她一眼,“怎么?”

“你不睡吗?”没忍住,打了个哈欠,她困倦的问。

“一会儿就睡。”他说,“你先睡吧。”


将枕头调整了下,拉上被子,他重新坐下来,又将冷气的温度调整过,这才喝了一口咖啡。

苏韵强撑着睡意看着他的动作,晕黄的光线落在他的身上,映衬着侧脸轮廓模糊而暧昧。

他真的很好看,不管正面还是侧面,都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以前她怎么没发现呢?

看着他喝咖啡,看上去还是黑咖,苏韵忍不住说,“晚上喝咖啡会……哈……睡不着的。”

“那喝什么?”

放下手里的杯子,他随口问。

然而,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小女人侧着身,还是半靠着的,眼睛已经闭起来,发出微微的鼻息声。

睡得还真快!

司耀无声的笑,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她的侧颜,那些文件邮件,忽然就不想看了。

把电脑丢在一旁,再将夜灯的光线调到最暗,起身绕到床的另一侧,掀开被子,上.床。

从她的身后轻轻拥住,不知道是不是惊动了她,苏韵低低的咕哝一声,翻了个身面对过来,直接搂住。

还挺主动!

司耀挑了挑眉,顺势把她的睡姿调整了下,伸开胳膊把她搂进怀中。

苏韵挪了挪脑袋,在他怀里找到了舒服的姿势,就不再动了。

软玉温香在怀,他却什么都不能做,这可是他的新婚之夜啊!

——

翌日,苏韵醒来神清气爽,半点生理期的不适都没有。

感觉自己许久都没有睡过这样一个安稳的觉了,想要伸个舒服的懒腰,却发觉伸展不开,这才发现边上还躺着个人。

确切的说,是她的脑袋还枕在人家的胳膊上。

连忙坐起身来,抓了把头发,记忆逐渐回到脑袋里。

昨天,她结婚了!

“醒了?”

低醇的声音就在身侧,她点头,“早,早安。”

“饿了吗?”他又问。

“还好。”

平时都是她一个人住,从来没有这样两人共眠的情况,她还真的不太习惯。

“可是我饿了。”

坐起来,他紧挨着她,眼神放肆而热烈。

苏韵吓了一跳,他不是一大早的……荷尔蒙分泌过剩吧?!

“所以……”贴着她,司耀几乎抵在她的耳垂后,“去叫早餐铃,就在外间的对讲机边上。”

“哦哦!”苏韵几乎是立刻跳下床,马上跑过去。

看着她活跃的背影,司耀扬起唇角,又拧眉活动了下手臂,麻了!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办公室做了三次.doc》

苏韵是有些紧张的,两手垂放在身体的两侧,不自觉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就算没做过,多少也在电视和小说里听过看过,她忐忑,并且怕痛。 司耀很细心的察觉到她的紧张,在关键...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