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哈~给我我要 18岁女rapperdisssubs13汉语

沈弈周已经在包房里,身边坐着几个叔叔级别的高管。

他一见我,眼睛亮了些,随后起身和江言霆打招呼。

“江总。”

江言霆客套:“不好意思来晚了,竟然让沈总久等。”

“没有没有,是我们来早了,孟秘书,别来无恙?”

沈弈周知道我和江言霆是隐婚,没有多嘴。

但他的问候实在是突兀,我笑了笑,没开口,只是长长地眨了下眼睛,深深地点头。

沈弈周低头笑,应该是怕被看出来他美滋滋的模样。

“早就听说江总身边这位美女秘书厉害的很,今日有幸一见,不知可否赏脸喝杯酒?”

一位啤酒肚大叔起身朝我举杯。

这就开始了。

沈弈周也不是什么善类,他对我有意思不代表拿我当回事儿,这些纨绔阔少,向来只管自己爽。

我干了一杯酒,他还笑着鼓掌。

“不得不说,孟秘书微醺的时候最漂亮,江总你说是不是?”

沈弈周这话有挑衅的意味,但是他失算了,江言霆不在乎。

“总在一起工作,感觉不到漂不漂亮,但酒量过人是肯定的,沈总今天若是能把她喝醉,我便送你一份大订单当做见面礼。”

江言霆说着帮我续上酒杯。

他在搞我,我并不惊讶,他向来都是睚眦必报的性子。

“沈总,我敬你一杯,祝贵公司和我们江达集团合作愉快,互惠共赢!”

我喝了酒,沈弈周却不动。

他伸出食指摇了摇头:“孟秘书说这种官方话太没意思了,你这哪里是敬我?”

江言霆身体向后靠,半倚在椅背上,一手搭上桌沿,食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面。

也许是不满意我说的那些话。

他用下巴示意我:“说点沈总爱听的。”

旁边一个油腻老男人急忙给我倒酒。

刚才喝的是红酒,这会儿给我搞了一杯深水炸弹。

看着啤酒杯底的白酒盅,我的胃又有了作死的迹象,但我不能让江言霆看笑话。

“祝沈总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哈哈哈!”沈弈周大笑着,伸手指了指我,“孟秘书你可真幽默!喝吧这祝福我领下了……”

我举起酒杯,手腕却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透明的酒液倒映着我的脸,明艳的妆容遮去了病态,深陷的眼窝反而显得更加深邃。

眼睛大概是我和孟欢最不同的地方,她是杏眼,清澈分明楚楚动人,抬眼看人的时候温柔又无辜。

我却有一双桃花眼,微微上翘的眼尾,好似会勾引人。

用公司同事的话说:一看就是水性杨花那种。

“孟秘书面子真大,这样就蒙混过关了,可酒还没喝呢?”

桌上其他人也跟着起哄,等着看我表演。

我的胃开始剧烈疼痛起来,在警告我不能让这杯酒下肚。

“孟秘书怎么还不&?不会是不行了吧?”

我笑了笑,捏紧酒杯,刚要送到嘴边,手腕却被人捉住。

“我只叫你说沈总爱听的话,没叫你喝酒。”

我转头看着江言霆,有些搞不懂他的迷之操作。

“江总这是……心疼孟秘书了?”不怕死的老男人竟敢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怕江言霆犯浑,想要暗戳戳挣脱他的控制。

却不料江言霆竟然顺手夺走了我手中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随后酒杯扔在桌上,发出不太愉快的碰撞声。

沈弈周的脸色顿时黑下来,但不敢说什么。

“这杯我替她喝了,希望沈氏能在小沈总的带领下在樊城闯出一席之地,我还有事,失陪。”

江言霆脸上挂着笑,随即起身,包房里低气压让人透不过气。

樊城如今是江言霆的地盘,这顿酒喝的不愉快,今后的情况可想而知。

我不想卷进这场战争,可现在却由不得我。

我不能让自己死后还被人指着骨灰骂:看这就是网上桃色视频中那个荡妇!

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尽职尽责不让江言霆抓住任何工作上的把柄,也许他会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网开一面,让我死个清静。

“沈总,今天的事是我不对,我敬……”

我刚拿起酒杯,就听见江言霆冰冷的声音。

“你还在那里做什么?你那手抖的连倒酒都倒不明白,别碍了沈总的眼。”

说完他推门出了包房。

沈弈周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孟秘书,你不必为难。”

“沈总,实在是抱歉。”我起身朝沈弈周欠身,出门去追江言霆。

只是在楼梯口,我就疼的迈不动步子。

胃里翻江倒海我踉踉跄跄地跑到洗手间,呕吐声可能有点吓人。

我没吃什么东西,呕出来的除了酒还有血。

我淡定的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推开隔间门的一瞬间,江言霆的身躯挡在眼前。

他居高临下的目光让我无处可逃。

他抓住我的手腕看了一眼沾着血的纸巾。

“怎么回事?”

“红酒。”我漫不经心地笑笑,把纸丢进了垃圾桶。

“你没喝过酒?还是觉得喝酒取悦沈弈周很了不起?”

“江言霆,我建议你有空去医院查查脑子,自己说过的话都忘了?孟秘书酒量过人,把她喝醉,送沈总大礼?”

江言霆语塞,舌尖顶了一下腮帮子,半天才开口。

“沈弈周知道我们的关系,他在酒桌上那样为难你,分明是在挑衅我。”

“那又如何,你给了他这个权力,再说了,你在乎的又不是我,你在乎的不过是你自己的面子,如果今天被灌酒的是孟欢……”

我还没说完江言霆就一把揪住我的衣领。

“没有这种如果,我只最后说一次,别和她比,你不配。”

我吞了一下口水,喉咙中满是血腥气。

“江言霆到底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

“不知道,但你可以祈祷我早些厌倦你的身体,我要去接欢欢了,你今天早些回去休息吧,对了有地方住么?”

“不劳江总费心。”

“要是我妈问起来……”

“我知道怎么说。”

“好。”江言霆转身走了,没有丝毫停顿。

他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折磨我,让我误会他关心我,然后用行动证明我想多了。

我在路上吃了止痛药,拿着碎裂的手机去专业人士那里倒出了重要资料和联系人,在传入新手机。

回到郁听家时,整个人栽进沙发,虚脱到像是被剥了一层皮。

郁听今天又要在律所加班,我泡了个澡乖乖睡补觉,却不料刚睡醒江言霆便发来了信息。

——来接我,九霄KTV至尊999包房,醉了。

我看了眼时间,半夜十一点五十。

大概是孟欢睡了,江言霆独自寻欢去了。

毕竟他不是那种安分守己的男人,白月光是白月光,床伴是床伴,拎得很清。

我简单换了身衣服便开车去九霄,让我没想到的事,江言霆根本不在那里。

我应该是着了孟欢的道了。

至尊999包房里,正在进行一场樊城富二代们的成年人派对。

我一进门就被当成新来的妹妹一边一个地拉到了里面。


我出来的匆忙,没化妆,穿的是职业西装裙,但这裙子偏偏勾勒一手好身材,睡的蓬松的大波浪束成低马尾,却平添一丝温婉。

“呦,良家妇女型?”

“小爷我还没尝过这种的,来……”

有人拽我的胳膊,我本能地反抗了一下,严肃地解释。

“我不是来玩的,我找人走错房间。”

我说着起身,却被两个人按在原地。

“找什么人?哥哥帮你找。”

“江言霆。”

我说完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包房里有那么一瞬的安静,随后便是各种哄笑。

“江言霆?哈哈哈!”

“妹妹别找了,江言霆那种大鱼你别想了,来钓哥哥,哥哥保证咬你的沟……”

“就是,跟了王少,王少给你买包!”

我看了一眼那个戴眼镜的王胖子,微微一笑:“王少,贵人多忘事,半个月前你找我想让我帮你引荐江总,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王胖子一愣,推了下眼镜。

“孟秘书……哎呦!竟然是孟秘书,你看看,你不化妆比化妆漂亮那么多,我一时间没有认出来,真是失敬失敬……”

王胖子朝我伸出手,我没有理会。

紧接着他站起来,手里拿着瓶德国精酿,示意大家听他说话。

“我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江言霆江总的秘书,孟湘小姐!”

“孟湘小姐,厉害!”

王胖子这话有些不对劲,我皱了皱眉,起身便要走。

王胖子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语气轻浮又浮夸。

“孟小姐整天借着工作之便妄想勾引江总!只可惜江总嫌脏,因为孟小姐经常要陪客户睡觉!”

“放开我。”对于这种诋毁我早就麻木了,我理智地叫他松开我。

“装什么装,你真以为当个秘书就给脸上贴金了?现在江总正牌女友回来了,你还有什么脸凑人跟前儿?想开点,跟了哥哥我,哥哥可是一夜七次郎,保你爽翻天……”

王胖子的手环到我腰间,捏了一下我腰上的软肉。

我直接抢过他手里的酒瓶砸在了他头顶。

尴尬的是,瓶子太结实,没有达到震慑全场的开瓢效果,反而引起阵阵窃笑。

王胖子摸了摸脑袋,吐了口唾沫,抢回酒瓶朝酒桌沿一砸,应声碎裂。

随后他一扬手,我只感觉到有东西从我脸上划过,紧接着感觉到一丝凉意,有温热的液体从我脸上流下来。

“艹尼玛的,臭婊子,现在还装么?给老子按着她!老子现在就办了她!”

我抹了一下脸,一手的血。

紧接着两个人过来把我按在沙发上,周围响起口哨声鼓掌声,我感觉眼前一片天旋地转。

王胖子脱了光了下身,正要把一团内裤塞进我嘴里。

这时,包房角落里突然站起一个人影,大步走过来,一拳便把王胖子掀翻了。

《哈~给我我要 18岁女rapperdisssubs13汉语.doc》

沈弈周已经在包房里,身边坐着几个叔叔级别的高管。 他一见我,眼睛亮了些,随后起身和江言霆打招呼。 江总。 江言霆客套:不好意思来晚了,竟然让沈总久等。 没有没有,是我们...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