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替傻儿子入洞房 公交情缘

那人竟然没反应,我额角浮现三道黑线,现在的人超级难搞,让一路很难吗?

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让让啊,这里是公共场所,你把门堵的这么严实,别人怎么过得去?”

“小伙子,你和谁说话呢?”

旁边一大妈疑惑的看着我,这一大活人杵在这儿,当然是和他说话。

我指着楼梯口,“一个人挡在这里,我让他让一下!”

大妈疑惑的看了看,摇了摇头,“没人啊!你是不是看错了?”

没人?怎么可能没人,我回头看去,那人已经转过了身,他帽檐压得真低,只能看见薄唇和苍白的下巴。

我刚想说话,他竟然化作黑烟消失了,我浑身开始颤抖,一时间忘记了言语……

“啊……爸爸,医生,医生快来呀……”

身旁病房们被打开,里面传来哭喊声,大妈拿着手绢擦了擦眼泪,悲戚的说道,“老王啊,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得这病,老天保佑啊……”

我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看见穿黑西装戴带黑帽子的那个人,从开着的病房里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个五十多岁穿着病号服的老大爷,这老大爷是真瘦啊,用皮包骨形容再适合不过。

脸色刷白刷白的,眼睛一丝神采也没有。黑帽子走到面前的时候,还侧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在一道白光中,两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楼的,灵魂似乎已经出鞘了,这一切都太奇异了,我根本接受不了。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是想饿死我吗?买个饭都这么费劲,笨死得了。”

直接无视方不同,我慢悠悠的支上小桌子,把粥摆在上面,神不守舍的坐在床上发呆。

“你还真买的粥啊?让不让人活了?加了肉丝唉,嘿嘿,我就勉强吃吧!喂,你干嘛不吃,这个味道还不错。”

我低着头,沉声说道,“方不同,你相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魂的存在?”

方不同鄙夷的说道,“你没吃错药吧?”

我正常的很,心中万分后悔,我就不应该问他这件事情。

“吃你的饭吧!”

郁闷到无以复加,难道真的是我神经错乱了?可是我明明看到了,而且我还拍了他的肩膀,硬邦邦冷冰冰的,像拍冰块一样。

是真实存在的呀!可是为什么就消失了呢?为什么别人看不见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有一个答案,干脆不去想了。

端起粥喝了一口,真的是食不知味,食不下咽,难喝得要死。

我又把粥放下了,一个人坐在那里想心事。

方不同喝完了自己的粥,疑惑的看着我,“你怎么不喝?你肯定在外面偷吃东西了?太可恶了,背着我在外面吃好吃的,我只能喝这个干巴巴的粥,我不干,我不干,我要吃好吃的,我要吃肉……”

我揉了揉脑袋,被他吵得烦死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聒噪,我根本没有吃东西,一个大活人都能被你烦死。”

我倒在床上,蒙上被子倒头就睡。

过了一会儿,只听方不同说道,“真没吃东西?好吧,我就相信你了,粥你不喝了是吗?正好我没吃饱,那我就不客气啦!”

真是一只猪,那么大一碗粥,喝完了肯定撑的要死,还要喝一碗,把自己当饭桶是不是?

晕晕乎乎我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又开始找事儿了。

“何意,快醒醒,快起来,我肚子疼……”

我黑着脸看着他,“大哥,咱能消停一点不,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他脸色有些白,说话也上气不接下气的,“我肚子真疼,快抱我上厕所!”

我不相信地看了他一眼,“你真的假的?”

他捂着肚子,冲我喊道,“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人?你是想看我拉在床上吗?”

这人粗鲁得不像话,活该他肚子疼,谁让他喝了那么多的粥,活该。

我只好把他抱到厕所,十多分钟之后他才喊我把他抱出来。我刚想躺下休息,这家伙又不行了,又抱到厕所,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五六趟。

这家伙终于老实了,脸色其差无比,说话的力气似乎都没了。

方不同气哼哼的瞪着我,“你,你是不是在粥里下药了?女人,你太狠毒了,那句话说对了最毒妇人心啊!”

听他这么说,我简直要气死我了,根本就是他吃多了撑的,现在竟然怪起我来了,要不是念在他有伤在身,我非扑上去打他一顿不可。

我中气十足的喊道,“少胡说八道,是你自己吃多了,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就是你的错,哎呀不行了,肚子疼太疼了……”

方不同疼的脸都有些扭曲了,不会真的出事了吧,我立刻叫来了值班医生。

值班医生给他看了看,皱着眉问我们,“今天都吃了什么东西?”

我连忙说道,“早晨吃的是医院食堂,中午买的饭菜一起吃的,晚上是在外面买的粥。”

医生看向我,“粥你也喝了吗?”

我摇摇头,“没喝,两碗粥都被他喝了。医生啊,我看他就是因为喝多了,撑的。”

医生皱了皱眉,“就算喝多了也不至于拉肚子,今天的粥与往常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那有什么不同?不就是,白米粥加了点蔬菜。

突然脑袋灵光一闪,“他非吵吵着要吃肉吃肉,我就让饭店在粥里加了一些肉丝,但是这个粥很干净,绝对不会有问题。”

医生思索片刻,看看手中的病历本,“这就奇怪了,竟然没有吃不干净的东西,怎么会这样?看来需要做详细的检查,应该是消化系统出现了问题。”

我惊得抖了三抖,不就是吃多了拉肚子吗?医生,我们要这么小题大做好吗?

方不同,也是顶着一张苦瓜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医生。

“医生啊何意他,从小到大一直在吃素,会不会因为是吃了一点肉,所以才拉肚子的,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了,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工作的时候经常忙得过了饭点才吃饭,但是身体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所以我还真就不相信了,我的身体能出现什么大毛病。

医生满脸激动,一巴掌拍在病历本上,“这太有可能了,像这种一直吃素的人,是不能吃荤了,尤其他现在还在住院,肠胃比较虚弱。吃饭可要注意了,跟我去拿点药吧……”

方不同吃完药之后,终于不再跑厕所了,折腾到大半夜,我也快累虚脱了。

我还是忍不住数落他,“都说不能吃肉了,非要吃肉,现在好了吧?”

方不同不服气的看着我,“我怎么知道你以前不吃肉,我这么难受了,你还说我!”

不说他说谁,纯粹就是他没事找事,自讨没趣,自己折腾自己,还折腾的我跟着忙叨。

“行了不说了,时间也晚了,赶紧睡觉!”

不再去看他的臭脸,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睡醒的时候,小苏已经买了早餐,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每天我都窝在病房里,没有出去。

其实我是不敢出去,医院每天都有人去世,我害怕再次看到那天的场景,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不能做噩梦睡不着觉,心里也不舒服啊。

“何意,你别一天除了吃就是睡行吗?今天天气这么好,你推我出去看看,好多天没看到太阳了!”

方不同他还真是,一天不给我找事他就难受。


我盯着电视说道,“医生说了,你现在不宜动,所以还是老实的呆着吧,如果想晒太阳,就在我床上晒!”

我住的是靠窗的床,中午的时候阳光照射进窗子里,懒洋洋的很舒服。

方不同撅嘴摇头,“不要,我想出去,在病房呆了这么多天,闷都闷死了!我坐轮椅上,你推着我就好,不会有问题的,还有你不要那么懒,在外面逛一会儿就回来。”

我不理他,继续看电视。

“何意,何意,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只有你们女人才爱看情情爱爱,腻腻歪歪的,不知所谓的肥皂剧!烦死了,我要出去……”

最后被他烦得没办法,只好让小苏借了轮椅,我推他坐电梯下楼,来到医院后面的草坪,他终于达到目的,立刻喜笑颜开。

这边还是很热闹的,有草坪,有大树,还有花圃,人也很多,有老人,有坐轮椅的人,还有小孩子和家长。

这里的氛围与医院格格不入,这里更加轻松些,每个人都笑着,似乎都抛开了被病痛折磨的无奈与痛苦。

方不同挥挥手开始指挥,“我要去那边,看一看那些花草!”

我无奈的看了那边一眼,“那边是大太阳,很晒的,在树底下乘乘凉不是很好吗?”

方不同撅着嘴满眼的不赞同,“我们就是出来散步晒太阳的,一直躲在树底下,出来还有什么意思?”

我瞪了他一眼,我是心疼我的皮肤,这样晒很快就成黑锅底了,我可是女的,哪能像男的那么无所顾忌。

“太阳那么晒,别把你晒迷糊了,我们就在这呆着,远远的看着花草也很好的。”

方不同不听劝,坚定的摇头,“我就要去那边看看,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

我冷眼看着他,他脚上打着石膏,想去那里比登天还难吧!

他还蛮聪明,把着车轮一点一点向前进,只是他每使一分力,脸色就苍白一分,眉头也紧皱一分。

这人真是疯了,身体本来就没好,还这样使劲,这是没拿自己身体当回事,随意的折腾,不会痛吗?

看着他紧促的眉头,我心里也不好受,谁能忍心看着自己伤害自己?

我两步走向前推着轮椅,“你别再折腾了,一天不折腾你就难受!”

《替傻儿子入洞房 公交情缘.doc》

那人竟然没反应,我额角浮现三道黑线,现在的人超级难搞,让一路很难吗? 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让让啊,这里是公共场所,你把门堵的这么严实,别人怎么过得去? 小伙子...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