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夹心饼干HHH 车子一晃一晃正好掩盖我

“小姐,她说话那么难听,怎么不让我下去教训教训她。”彩竹在相府当了几天的管家,那心也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肥了,竟然连堂堂公主都不怕,这一点,倒是让龙月菱很是意外。

这丫头,以前没见她那么狂妄那么咄咄逼人啊。


而彩竹给她的解释,却让她深思不已。

“彩竹已经受够了以前被压迫的日子了,不管小姐您为何变得如今那么强,彩竹只想把胆敢欺负我们的人都欺负回去,让他们知道咱也不是好惹的。很多个早晨醒来的时候,我都害怕这一切都是梦,怕小姐您又恢复成原来懦弱可欺的样子,咱也回到以前的日子……”

“傻丫头,不是梦,你家小姐我会一直强悍下去。”龙月菱一边安慰着彩竹,同时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尽快清除体内的毒素,同时弄清楚血玉的来历。不然,她真的害怕,彩竹的梦会醒。

“丫头,怎么样,现在相府上下还算服帖吧?”龙地听见到了龙月菱,当即打趣的询问道。

关于她所说的,相府还有些事情需要她处理这一句话,如今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就连他这个皇帝一不例外。

“陆震海就是那么一个无能的主,只要我能保住他相府的荣耀,他就没有别的奢望。”除了一些人总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相府上下看着都还算顺眼。

“丫头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龙地听挑眉,暗道这丫头说话那么不客气,莫不是已经知道了当年的真相?

“舅舅觉得,我应该知道些什么,不妨告诉我好了。”龙月菱也不屑于隐藏自己的性格,当即带着淡淡的笑容对龙地听说到。

龙地听点了点头,暗道这丫头那么像她死去的娘亲,对陆震海不可能不疑惑,当即转身,将早就准备好的小盒子拿了出来。

这几天他一直在观望,而龙月菱果然没让他失望。

龙月菱看到盒子,眼中现出了然之色,似乎早就料到龙地听了解当年的实情。

打开盒子,里面只有一封信,娟秀中透着不羁的字迹,让人一眼就能猜出主人的性格。

“你娘的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一切的谜团还需要你自己解开。”龙地听说完之后退了出去,只留下龙月菱一人。

一个时辰之后,龙月菱再次出现在龙地听身旁,神色并无异样。

“怎么样?”龙地听眼中满是好奇,朝龙月菱询问。

“不怎么样,舅舅你若不留我在宫中吃午饭,我就先回去了。”龙月菱说完话的同时已经转身离去,让龙地听好一阵无语。

不是我不留你,是你没给我留你的机会好吧?

看着龙月菱离去的背影,龙地听无奈的摇了摇头。

哎,真是与当年的龙天香一个脾性。

从皇宫离开,龙月菱一路上都非常的沉默。将彩竹打发了回去,又谢绝了龙月北的护送,龙月菱孤身出现在京城一家茶楼里。

这家茶楼十分冷清,一楼只有几桌人在低声交谈,龙月菱径自上了二楼,推开一间雅间的门。

“你有没有办法解开我体内的毒。”推门而入,龙月菱开门见山问道。

正慢悠悠品茶的影随月噗嗤一笑,满脸无奈的将手中的茶杯放了回去:“你当我是你家仓库啊,缺什么都找我,你就不怕我给你一瓶毒药而骗你说是解药,让你吃死?”

这是有史以来影随月说的最长也最没内容的废话。

龙月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选择相信眼前之人,毕竟她连龙地听和龙月北都没有彻底的信任。

难不成,就因为对方在自己毒发之时很是及时的给了她一瓶解毒丸?

又或者,他的实力高过自己太多太多却始终没有做任何对自己有害的事情,所以就认为他是个可信的人?

龙月菱也不清楚,只觉自己的选择是别无选择。

“我能给任何灵兽疗伤。”龙月菱没有说话,却是利用意念给影随月肩头的火凤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

本以为自己的动作不知不觉,没想到,下一刻,影随月就放肆的大笑了起来,好像龙月菱这小丑在他面前做了什么精彩的表演一样。

回答龙月菱的,是火凤高傲的撇过头,直接没把她放在眼里。

龙月菱瞪了影随月一眼,知道自己的伎俩被对方识破,也不脸红,只是百无聊赖的坐着。

是他给她留了暗号约她出来,她就不信他是无聊所以找人陪喝茶。

“你是不是在找解药?”半响之后,影随月才开口问道。

龙月菱没有回答,却是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长公主留给你的信,你已经看了吧,我想,上面一定有提到一样东西,以此为交换条件如何?”影随月也不计较她的冷淡,继续说道。

龙月菱看着他,只觉眼前之人身上永远都似乎蒙着一块纱,让人看不真切。

为何他会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

微微眯起双眼,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她体内升起,火凤不适的轻鸣一声,拍打着翅膀离开了影随月的肩膀。

“你吓到火凤了。”影随月淡淡的说了一声,龙月菱只觉一股反弹之力落在自己身上,让她的秀眉忍不住轻轻蹙起。

这是第一次,自己的威压竟然对一个人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还被反弹了回来。

无论是上一世的杀手之王,还是这一世的相府千金,龙月菱最为依仗的始终是自己灵魂上对别人的压制。特别是融合了血玉之后,这种压制就更加的明显。却没想到,今天竟踢到了铁板。

“为什么那天你会出现在相府,你来胧月国的目的是什么?”龙月菱深知胧月国有多少斤两,非常肯定影随月不是本国人。

刚才的发现,让她充满了一种无法掌控局面的危机感。

这种感觉让她不安,更让她讨厌。

“我来胧月国的第一个目的就是青鸾,第二个便是长公主信中提到之物。”影随月也不介意她态度的转变,依然保持着谦谦君子的摸样回答道。

龙月菱一声轻笑。

很好,她垂涎他的火凤,他看中了她的青鸾,更看中了长公主信中提到的东西。

“你为什么要这两样东西。”龙月菱追问道。

“有个人想要,托我帮她找。”影随月表现得像个良好市民,对于龙月菱的询问是有问必答。

“那现在呢?”龙月菱挑眉。

“青鸾既然跟了你,我没办法,如果你愿意以那个东西跟我换解药,我也乐意。”影随月耸了耸肩说道。

龙月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这么简单?

凭借他的实力,完全可以用抢的,用偷的,不管是哪种方法都十分奏效,为什么偏偏要跟自己打商量

《夹心饼干HHH 车子一晃一晃正好掩盖我.doc》

小姐,她说话那么难听,怎么不让我下去教训教训她。彩竹在相府当了几天的管家,那心也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肥了,竟然连堂堂公主都不怕,这一点,倒是让龙月菱很是意外。...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