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今天坐在我的棍子上写作业 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作文

营中有御驾,圣上再此,不可大意。今日营地,四围布防都很谨慎,滴水不漏。唯独此处高地,本就是居高临下,占据优势。偏此处的防备有缺漏!若要确保万无一失,必须立即填补此处缺漏!不然一旦叫别有用心之人发现,圣上的安危就会受到威胁!”梁长乐义正言辞,表情严谨。

她说话时的气势和一般的女孩子大不相同。

她们多温柔婉约,就连将门之后的女子,也带着柔弱之气。

她的刚毅果决,却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她声音清越,气势却凌厉逼人。

慕容廷的眸子越发暗沉,暗黑的夜色,遮掩住他眸底的志在必得。

“哦,我知道了。”他淡淡回应。

梁长乐见他不以为意,越发认真,“我没有同齐王开玩笑,您若不信,可在这里观察一刻,看看是不是如我所言?轮岗巡查的神武军,似乎没有注意到此处缺漏!”

慕容廷点点头,背着手,却不理会她的话音。

梁长乐深深看他一眼,皱眉绕过两人,要往山坡下走去。

“顾小姐别急,布防的人,正是廷哥哥,你与其找别人,不如好好跟廷哥哥说。”郁芸菲说道。

梁长乐回头看了他一眼,心里转了几个弯。

竟是他亲自布防,那这样的缺漏,他不可能不懂……故意不理会,是怨她在他心尖儿肉面前,说他布防不妥,跌了他的大男子威严了?

“哦,许是我看错了,自作聪明了。你们赏星吧,我下去吃点东西。”梁长乐拱了拱手,在外她潇洒的行了男子之礼。

一身骑装的她,当真英姿飒爽,比男子还多几分帅气。

“顾小姐,我是专程叫廷哥哥陪我来找你的。”郁芸菲挡住她的去路。

梁长乐挑眉,找她?

“琉璃的烧制之法,我已经交给燕王世子了,郁小姐若是喜欢,想来宫中很快就有成品制出。”

除了这件事,她们两个应该没有任何交集了吧?

“上次冒昧相求……对不起啊!”

“您客气。”梁长乐浅笑打断。

正在这时,却忽有破空之声传来。

嗖——

慕容廷与梁长乐几乎同时察觉。

他伸手护着郁芸菲,躲在大石头后面。

梁长乐就地一滚,躲去另一旁。

当当当——几根短箭打在他们刚刚所站的地上,竟溅出火星,箭尖击碎石块。这要是钉进肉里……

梁长乐吸了口气,抬眼向慕容廷看去……劝他他不听!美了?

却见慕容廷正低声朝郁芸菲叮嘱:“我引开他们的注意,你往山下跑,有人接应。”

“不要,廷哥哥,你别走!”

“听话!”

梁长乐翻了个白眼,这时候了,就别你侬我侬了?

嗖嗖嗖——

又是几根利箭,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直冲他们藏身的地方。

这箭都是冲慕容廷来的,梁长乐心知,顾子念就算有仇人,也不至于惹上这么高段位的仇敌。

她是个小喽啰,最多惹来女子之间的嫉妒吃醋,高不过是燕王妃、蒋方怡那种女流之辈。敢在御驾近旁下杀手的,所图的必定是大事。

事不关己,她不想惹一身骚,不等慕容廷安抚好他的心尖儿肉,她拔腿就跑。

不曾想,慕容廷竟然又快她一步,他飞身向她躲藏处扑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护在怀里。

“跑!”他大喊一声,并带着她冲出石头的遮掩,往背离营地的方向跑去。

梁长乐心底顿时一凉——他是叫郁芸菲跑!却拉着无辜的自己涉险!

风呼呼的刮过耳畔,他温暖的胸膛就在背后。

梁长乐张嘴想骂娘,问候他全家!一张嘴,却灌了一嘴的风。

冷箭紧随他们身后,嗖嗖的破空声,让人汗毛倒竖。

当当,击碎石块的声音接踵而至,叫人只觉死神就在背后,慢一步就是穿心透肺。


慕容廷似乎故意在跟他们兜圈子,他既能保持速度,不叫他们射伤两人,又不果断甩掉追兵。

连如今失去功夫的梁长乐都能察觉,追在他们后面的人越来越多,所射出的利箭也越来越透出狠厉。

“你把自己当诱饵?”她侧脸问他。

他还轻笑一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自己诱敌就行,干嘛拉上我?!”梁长乐若有本事,她想直接废了他!

慕容廷还笑,“怕他们不信。”

梁长乐一口气卡在心口……你大爷!

“抓那女的!”

“那是齐王相好,郁家小姐!”

呼呼的风声里,有狠厉的声音传来。

“小郁,你怕不怕?”慕容廷扬声问她,风吹散他浑厚的嗓音,竟有几分肆意洒脱。

梁长乐心里直骂:小郁,郁你个头!

“我不会丢下你,我们生死相依!”慕容廷感觉到她的排斥抗拒,反而把她抱得更紧。

梁长乐咬牙切齿,“要送死,你自己去!我想办法脱身!”

慕容廷贴在她耳边,“那怎么行,刚刚说好了,生死相依。”

呸!你跟谁说好了?!

梁长乐观察过地形,她知道慕容廷跑的这方向是一条绝路!再往前就是一处断崖!

“你放开我!”梁长乐用手肘猛撞他心口。

砰的一声,他速度略减。

噗——利器射入肉的钝响。

慕容廷闷哼一声,他苦笑,“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真想死啊?”

“我不是郁……”

她话没喊完,被他猛捂住嘴。

嗖嗖嗖——几根利箭,擦着她的耳垂而过。

“他们不信的。”慕容廷在她耳边说。

梁长乐明白,信也晚了,已经追到此处。不管她是不是齐王相好,他们都不会放她离开。

前头无路可走,两人已经到断崖边上,稍微用力,就会有石块簌簌滚落山崖。

“齐王爷,把您身边的女子交出来,今晚不会有人命。”一群黑衣人包围上来。

周围月光照不到的地方,似乎暗藏了数不清的刀斧手。

梁长乐心里说,真是找死啊他!就算他艺高人胆大,对方少说也有上百的人!打不死他,累也累死他!

“把本王的软肋交给你们,本王以后岂不任你们摆布?”慕容廷轻哼。

“王爷,生死就在一念间。郁小姐还这么年轻,还没享受世间欢愉,您不问问郁小姐想不想死?”黑衣人蛊惑说。

“小郁,跟着本王,你后悔吗?”慕容廷低头在她耳畔,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

梁长乐攥着拳头,真想把他的俊脸打成猪头——他早就为郁芸菲安排了退路,确保她平安无事,万无一失。

他故意误导黑衣人,错把她当成郁芸菲。

他是个疯子!以自己的性命为饵,诱敌出洞,还拉她垫背

《今天坐在我的棍子上写作业 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作文.doc》

营中有御驾,圣上再此,不可大意。今日营地,四围布防都很谨慎,滴水不漏。唯独此处高地,本就是居高临下,占据优势。偏此处的防备有缺漏!若要确保万无一失,必须立即填补此...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