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极品人妻的娇喘呻吟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

李南方站起来,又在闵柔脸上扫了几眼,邪魅的笑道:“嘿嘿,可别让我久等哦,我这个人的耐心有限。”

如果不是岳总在场,闵柔真想拿起水杯,砸在他那张色眯眯的臭脸上。

李南方刚出去,她就怒冲冲的说道:“岳总,您这个亲戚,也太----”

“我知道。”


岳梓童摆手打断了闵柔,秀眉微微皱起,双手环抱在胸前,原地走动了起来。

岳老爷子早就说过,李南方不再是十年前那副怪模样了,他创造了早衰症病史上的奇迹,开始了逆生长,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正常人了。

但这又怎么样?

无论李南方‘进化’的有多完美,在她心里,却依旧是那个让她恶心的怪物!

更何况,他竟然还是夺走她第一次的那个男人,要想让她对他有好感,并嫁给他----岳总想到这儿后,就无比的烦躁。

就在这时,正在看资料的闵柔,忽然发出一声低呼:“啊,原来他还是个强、强……”

“强什么?”

岳梓童走过去拿起资料,只看了几眼,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中不甘的怒吼:爷爷啊爷爷,你这是可劲的把我往火坑里推啊,让我嫁给一个怪物还倒罢了,关键他还是个强、奸犯,这不是在变相的侮辱你自己吗?

虽说岳总有个强、奸犯的亲戚,确实让她很没脸,但也不用有这反应吧?

看到岳总全身发抖,脸色灰白,颇有忍不住要大放悲声的趋势,闵柔心中有些奇怪,小声问:“岳总,您没事吧?我觉得,这个李南方不合适在咱们公司工作,要不找个借口让他走?”

我也想让他走,最好是让他去死,可不行啊。

又在心里哭了几声,岳梓童才睁开眼强笑道:“我、我没事的。嗯,那个什么,李南方在来之前,家里人就特意给我打过招呼的,希望我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放下资料,岳总咬了下嘴唇:“闵柔,我也不想再瞒你了,其实这个李南方是我的、我的----”

乖乖,您可千万别告诉我说,这个人渣是你的未婚夫!

不知为什么,闵柔忽然有了这念头,接着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吓,我怎么会有这么肮脏的想法?

“你别胡思乱想.”

好像看出闵柔在想什么了,岳梓童有些羞恼的瞪了她一眼,随即脸色黯然的说:“他是我大姐收养的孩子,按照辈分,他得管我叫小姨。”

“啊,他是您的外甥?”

闵柔傻掉,接着在心中大骂:谁家的外甥,看小姨时,还用那色眯眯的眼神啊?典型的恶棍,人渣!

她现在肯定在大骂我是个人渣。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还真变漂亮了,好没道理啊。

倚在走廊窗口上的李南方,看着天边远处的浮云,又开始诅咒那个恶作剧的老头子。

吱呀一声,背后有开门声响起,传来小秘书的声音:“李南方,岳总让你进来。”

“唉,让我等这么久,我都说过我耐心有限的了。”

李南方叹了口气,一步三摇的迈着四方步,无视小秘书冷森森的目光,走进办公室内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闵柔的眼神,依旧那样色眯眯的。

闵柔这次没有躲避,与他对视片刻,冷冷说道:“李南方,你如果再敢用这种眼神看我,小心我告诉大姐,把你的眼珠子抠掉。”

听她提到师母后,李南方马上就老实了,挪开目光讪笑道:“岳、岳总----”

“什么岳总不岳总的?”

闵柔打断了他的话:“岳总也是你叫的?”

李南方有些不解:“那,我叫你什么?”

闵柔淡淡地说:“叫我小姨。”
“啥,叫你小姨?”

李南方愕然。

“不叫也可以,我会打电话告诉大姐的。”

闵柔慢悠悠的说着,她作势去拿电话。

“别,别打电话,不就是叫你个小姨吗?切,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十年前又不是没叫过。”

李南方赶紧站起来,看了眼旁边的岳梓童,才不情愿的对闵柔叫道:“小姨。”

“没听到。”

闵柔板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还是给大姐打电话吧。”

“小姨好!小姨吉祥,李南方在这给您请安了!”

李南方是真怕她会给师母打电话,连忙大声问好,心中却羞怒异常:老子是来保护你安全的,你反倒是拿捏上了,真是岂有此理!

哈,哈哈,老爷子没说错,这个人渣是真怕我大姐啊!

看到李南方乖乖的给闵柔请安,岳梓童心中狂笑:行,只要你有怕的人,我就不信玩不死你!总有一天,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岳总在得意非凡时,闵柔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要说这人渣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他还是很懂孝道的。嗯,这就好,只要花力气好好调教,应该能改造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李南方可不知道,他在外面等待时,他亲亲的小姨,已经与闵柔商量出一个改造人渣的计划了。

“这样才乖,坐下吧。”

眼角余光看到岳总微微颔首后,闵柔脸色才缓和了下来。

李南方真怕她会向师母告状,重新坐下时,再也不敢像刚才那般吊儿郎当样了,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

“李南方,至于你为什么来开皇集团找我,你我之间应该心知肚明,我就不多说了。”

对李南方的态度,闵柔很满意:“但有两点,我必须得提前给你说明白,希望你以后能注意。”

什么狗屁的心知肚明?

你知道老头子让我来找你,就是来保护你的吗?

要不是看师母的面子,你拿八抬大轿来请我,我也不会来的----唉,可惜不能说啊。

李南方心中老子老子的骂着,表面上却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诚然,你是我大姐收养的孩子,但按照辈分来说,你终究是我的外甥,所以以后必须得尊重我。”

闵柔说着,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丝毫没意识到这是岳总的杯子:“这一点,相信你应该不会有任何意见吧?”

李南方摇头,很乖巧的回答:“没有。”

“第二点呢,就是有关你的身份。”

闵柔黛眉微微皱起:“你自己也该知道,你是犯什么错误才进监狱的,是强、是相当的不光彩。所以我希望,以后无论在哪儿,在守着有外人的情况下,就不要喊我小姨了。”

“我知道,你这是怕丢人。”

李南方说着,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岳梓童。

“闵秘书是我的嫡系心腹,她知道是不要紧的。”

闵柔看出李南方在想什么了,特意解释了一下时,心中很为顺势再次拉近与岳总的亲密关系而得意。

“好,我知道了。”

李南方点头:“还有吗?”

“暂时没有了。”

闵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哦,对了,你穿着一身囚服算怎么回事?走,我带你去买几身行头,顺便洗个澡,算是洗掉身上的晦气吧。”

坐监出来的人,基本都会洗个澡的,李南方对此倒是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之前他可是多次蹲过局子了,每次回来后,师母都会嘱咐他必须洗澡的。

“那,我在公司做什么工作?”

“至于你做什么工作,等你明天再来,我会给你安排的。”

闵柔淡淡地说:“你先去下面等,我安排一下工作就过去。”

堂堂岳总要亲自陪同他去买衣服,临出门之前先安排下工作,这是很正常的,李南方当然不会多想,点了点头后转身走了出去。

“岳总!”

闵柔满脸都是兴奋的神色,还有一些不安。

“别担心,按计划行事。”

岳梓童双手环抱在胸,走到落地窗前,望着下面的停车场冷笑道:“哼哼,对付这样的人渣,就得采取非正常的手段,让他知道厉害后,他才会变老实!”

《极品人妻的娇喘呻吟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doc》

李南方站起来,又在闵柔脸上扫了几眼,邪魅的笑道:嘿嘿,可别让我久等哦,我这个人的耐心有限。 如果不是岳总在场,闵柔真想拿起水杯,砸在他那张色眯眯的臭脸上。 李南方刚...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