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14岁rapper潮水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李全才,把所有人都叫来,召开紧急会议!”

接到闵柔的电话后,保安队长王德发马上召开了紧急会议,神色严肃的向众手下,传达了闵秘书的最高指示。

只要圆满完成闵秘书交代下来的任务,奖金是大大地有----所以呢,王队长一再强调,本次跟随他外出执行任务的两个人,必须是精兵强将。


七八个保安,立即都把胸膛昂了起来,有得更是开始挽袖子,秀肌肉。

“李全才,张富贵,你们换上便衣去车里等我,随时准备行动!”

王德发点了两个与自己关系最好的手下,接着拍案而起,杀气腾腾的说:“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在其他保安幽怨的眼神中,王德发换上便衣后走出了值班室。

停车场东南角停着一辆普桑,这是保安队的专车,李全才俩人已经上车了,王德发在车前等。

李南方没有让王队长等太久,就出现在了他视线中,立即拿起步话机通知两个手下:“注意,目标已经出现,偶我。”

“明白,随时准备行动,偶我!”

通知两个亲信后,王德发晃了晃膀子就当热身了,却又发现拎着个纸袋的闵秘书也走了出来。

而且,闵秘书还对目标说了几句什么,带着他走向了岳总那辆黑色奔驰。

这是咋回事,还要不要行动?

王德发有些纳闷时,就见开车门的闵柔,对他暗中打了个‘跟上来’的手势。

“哟,女孩子家家的开这车啊,可真够另类的。”

李南方开门探头吸了下鼻子,味道甜甜的很好闻,赶紧打了个喷嚏表示满意。

等会儿就有你好看的了。

看到脏兮兮的李南方,一屁股坐在自己平时坐的副驾驶座位上后,闵柔就觉得胃里很不舒服,却只能忍着启动了车子。

“岳梓童,你怎么喜欢这粗牢笨壮的车子呢?”

“岳梓童这个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哦,岳总,宝马车才是女孩子的标配----”

“现在车里就咱们两个人。”

“好吧,小姨,你就不能笑一个吗?”

李南方倒是从善如流:“美女总是板着个脸,老的就会快一些。”

“要你管吗?”

闵柔冷冷的说着,轻打方向盘左拐,稍稍踩了点油门,车子呼啸着向南驶去。

接连碰了几个钉子后,李南方也不在意,话唠似的说:“你那个秘书----”

“我那个秘书怎么了?”

本来打定主意不再搭理他的闵柔,听他这样说后,立即就改变主意了。

“你对她了解吗?”

暂且不管以后能不能与岳梓童和平共处,李南方都觉得看在师母的份上,最好是提醒她一句。

“切,笑话,我会对自己的秘书不了解?”

闵柔嗤笑一声,说道:“她可是我在两年前,亲自从东省大学招聘来的高材生,绝对信得过的。”

“经过ISO9000认证吗?嘿嘿,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知道你那小秘书不是产品。”

在闵柔风目的怒视下,李南方讪笑着耸耸肩,不好再问什么了。

闵柔却主动问话了,很随意的样子:“李南方,你怎么会关心我的秘书?”

李南方笑了:“她很漂亮啊,看上去比你还漂亮些。”

“无耻。”

闵柔轻蔑的骂了句,不再理他。

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家洗浴城前。

闵柔伸手从车后座拿过那个纸袋,扔在他怀里:“这里面是公司工作服,你先凑合着穿。洗完后,再陪你去买衣服。”

“为什么不先去买衣服?”

“就你这样,人家时装店会让你进去?”

“哦,原来是这样啊,明白了。那你稍等,很快的。”

李南方满脸恍然的恶心样子,抱着塑料袋开门下了车。

洗浴城倒是不拒绝穿囚服的人光临,只要能拿得出钱。

“其实我身上是不脏的,不过没事冲个澡也不错嘛。”

走进包厢浴室,李南方抬起袖子闻了下,随手把衣服扔在角落里。

胳膊还没有放下,房门就被砰地一声踹开,几个戴着黑色头套的人冲了起来。
王德发他们满脸的狞笑,晃着膀子走进洗浴城后,闵柔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她确实很讨厌李南方,说话的口气,尤其是他在看女孩子时的那种眼神,总是让她觉得自己没穿衣服。

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岳总的外甥,其实可以用关心来感化他、改造他的,让人狠揍他一顿,貌似是有些过了。

王德发等人下手又没轻没重的,真要把他打伤就不好了。

不知不觉的,闵柔眼前浮上李南方鼻血直流的惨样,开始后悔不该赞成岳总这样做了。

“不行,我得看看,别把事闹大了。”

闵柔开门刚要下车,却又忽然想起,她只要一出现,这事儿就露馅了,依着人渣的脾性,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搞不好还会满世界的去嚷嚷。

如果让人知道岳总的外甥,原来是个强奸犯,那么岳总肯定会感觉很丢人的。

就在闵柔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岳梓童打来了电话,声音里透着兴奋:“怎么样了?”

“这才刚进去呢。”

“这么啰嗦?”

“我在路上开车已经很快了呢。”

闵柔辩解了一句,才小心的问道:“岳总,我们这样对他,是不是过了?”

岳梓童不解的问道:“什么过了?”

“如果真把他给打伤了----”

“打伤了就打伤了,最好是打断他一条腿!”

“哦,知道了,等会儿我再给您回电话,汇报结果。”

闵柔被岳总恶狠狠的语气给吓了一跳,实在搞不懂她怎么就这样痛恨李南方,赶紧挂掉了电话。

根据她的推测,王德发等人冲进去后,只会速战速决,毕竟洗浴城也有保安,顾客在这边消费,却被人痛扁,他们也有责任的,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可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王德发他们还没有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难道王德发他们下手太重,出意外了?

想到这儿后,闵柔再也坐不住了,连忙开门跳下了车子。

砰!

李南方侧头躲过最后那个蒙面人挥手刺过的短匕后,拧腰俯身,顺势曲肘狠狠撞在了他左肋下,那个人发出一声压抑的惨叫。

不等他做出下一个反应,李南方就再次拧腰双手抓住他脑袋,猛地往地上贯去。

咣当一声,蒙面人额头重重碰在坚硬的瓷砖上,有鲜血从蒙头黑布罩中淌了出来,身子扭了几下不动了。

李南方抬脚在他肋下踢了一脚,没看到他有什么反应,这才回头看向了浴缸内。

浴缸内,还躺着两个被他揍昏过去的蒙面人。

他们是谁?

为什么冲进来后一句话都不说,直接就对李南方下死手?

虽说他们的近身格斗本事很一般,不过出手却相当狠辣,招招毙命,这就是奔着灭口来的,应该是职业杀手。

只是他们再凶悍一倍,李南方要想放倒他们也很轻松。

所以他才不明白:就算有人想暗杀他,也绝不会派这种三流杀手来过来,那是对‘黑幽灵’的羞辱,只会遭到更加残酷的报复。

更何况,李南方今天来青山市,除了老头子之外就没有谁知道了。

哦,还有个岳梓童。

但岳梓童就算再讨厌他,好像也没必要下这么狠的手吧?

李南方眉头稍稍皱了下,弯腰把蒙面人脑袋上的头套拽下来,露出了一张很普通的面孔,大约在三十岁左右。

把这人拖到花洒下面,李南方拧开了冷水。

昏迷中的男人身子哆嗦了下,缓缓挣开了眼睛。

李南方左手掐住他脖子,冷冷问道:“说,是谁让你们来的?”

男人没说话,又闭上了眼睛。

李南方懒得再费什么口舌,右拳砰地打在了他左肋下,抢在他惨叫出声之前,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男人也真够牙硬的,肋骨被打断几根后,疼的额头冷汗直冒,却依旧目光凶狠的看着他。

看到他这样子后,李南方就知道再问也白搭了。

因为他很清楚杀手行业中那些规矩:任务失败后,宁死也不会泄露主顾是谁的。

出来混的都不容易,李南方没必要把事做绝了,强忍住要嗜血的杀戮冲动,抬手按住他脑袋,重重撞在了墙上。

《14岁rapper潮水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doc》

李全才,把所有人都叫来,召开紧急会议! 接到闵柔的电话后,保安队长王德发马上召开了紧急会议,神色严肃的向众手下,传达了闵秘书的最高指示。 只要圆满完成闵秘书交代下来...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