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作文

李南方觉得,这几个人可能走错了房间----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有谁会蠢到找这个级别的杀手,试图暗杀他了。

当然了,也可能是岳梓童身边那个漂亮女秘书安排的,不忿被他夺走第一次,或者担心他会拆穿她的某种真实身份,才用这么狠辣的手段。

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岳梓童就在外面等着呢,小秘书就算要下手,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的。

想不通的事,就先放放,愣是非得去想会头疼的,反正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

这事发生后,李南方也没有了泡澡的兴趣,站在花洒下随便冲了个凉,穿上那身工作服走了出来。

打斗过程中,双方都没有大呼小叫的,所以没有惊动别人。

李南方也相信,几个杀手很快就会醒来,悄无声息的遁走。

华夏盛世,天下太平,下面大厅内穿着红色开高叉短袖旗袍的服务生,依旧对每一个客人报以甜甜的微笑,欢迎光临、下次再来。

李南方刚下楼梯,就看到了闵柔。

闵柔站在前台客服,正与客服小妹询问着什么。

“嗨,你怎么进来了?”

要不是守着这么多人,李南方说不定还会口花花几句,反正守着外人不用喊她小姨的,他也没把她当做真正的长辈。

“啊,我----你没事吧?”

闵柔听到他的声音后,回头脱口问出这句话时,愣住了。

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句话是一点也不假。

李南方虽说还是青虚虚的光头,不过在脱下囚服换上浅灰色工装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话说,李南方自身硬件条件还是不错的,很讨女孩子喜欢。

“我能有什么事?”

闵柔看到他真面目后的反应,早就在李南方预料之中,可她那句话却让他心中一动,接着笑了:“不就是来洗个澡嘛,又不是干那种坏事。”

“我、我也没说你干什么坏事呀。”

闵柔眨巴了下眼,才意识自己差点说漏了嘴。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英俊?”

“还行,嗯,还行吧。”

闵柔小脸一红,连忙岔开了话题:“你怎么洗这么久?”

“我洗的已经很快了,也就十几分钟吧?”

李南方走到她面前,低头抖了下衣襟:“就这,还有换衣服的时间呢?”

“哦,那我们走吧,陪你去买两身衣服。”

闵柔仔细打量了他几眼,确实没发现被痛扁过的痕迹,这才松了口气,同时心里也纳闷:王德发他们几个呢?

闵柔并不知道,她在走出洗浴城时,频频回头看的动作,被李南方看在了眼里。

这也让他心中的疑虑更大,冷不丁的问:“小姨啊,你总回头看什么呢?”

“啊,没,我没看什么。”

闵柔慌忙摇头,强笑了下辩解道:“刚才,我看到了个熟人,好像是高中同学,却又担心会认错人。”

“要不要回去看看?”

“不用,不用了,反正那时候的关系也不怎么好,不管了,陪你去买衣服。”

闵柔说着,开门上了车。

车子启动后,闵柔的态度好了许多,还关心他现在住哪儿,如果没找酒店的话,她可以为他介绍个环境不错的。

俩人看似随意的闲聊了会,来到了一家男士品牌服装专卖店门口。


“你应该很忙吧?”

闵柔刚要开门下车,李南方很体贴的说:“要不这样,你先回公司去,我自己买衣服就好了。”

“不用我陪了?”

闵柔正巴不得他这样说呢,陪着一个陌生男人买衣服,这感觉实在是别扭。

更何况,她也想给王德发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嘿嘿,我这么大人了,买衣服还用别人陪吗?”

“那好,我先回去了。记住啊,明天一早来公司找我。”

“行,那你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李南方下车,抬手摆了摆。

目送闵柔的车子调头驶远后,李南方才想到了什么:“靠,走之前怎么不留点钱呢,我可是刚放出来的囚犯!”
扔下李南方后,闵柔掉转车头加大油门向洗浴城那边驶去。

她得问问王德发,怎么就没有按计划行事呢?

车子快要到洗浴城时,就看到大厅门口前围了许多人,好像出什么事了。

门前还停着两辆警车,有警察正在劝说着围观者后退,拉绳子设置警戒线。

闵柔把车子停在路边,下车走了过去,站在人群后站起脚尖往里看,也没看出啥事,就问身边一个大妈:“阿姨,这里怎么了?”

踮着脚看热闹的大妈,也没顾得上看她:“听说里面出人命了,把去打扫卫生的服务生都吓疯了,跑出来就大喊杀人了。”

“啊?有人死在了洗浴城内?”

闵柔吓了一跳,随口问:“什么人呀?”

“谁知道呢,只听说是三个男人,好像要进去做什么坏事的。”

大妈说到这儿时,闵柔脑子里就嗡的一声:吓,三个人进去做坏事?王德发他们不就是三个人,要去里面痛扁李南方的吗?结果李南方出来了,他们都没出现,难道是他们几个?

想到这儿后,闵柔怕了,抬手扒拉开前面一个人,就要往人群里挤。

刚走了两步,她又猛地醒悟了过来:现在可不能过去,如果让警方知道王德发他们是开皇集团的人,肯定马上就会去找岳总调查,到时候,她也会担负相当重要的责任。

嗡,嗡嗡,闵柔拿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低头看了眼,是岳总的来电,她赶紧转身快步走到车前,才敢接通电话。

岳梓童很悠闲的声音传来:“小柔,现在那个混蛋是不是很惨啊?”

“岳、岳总,你快点跑,马上离开青山市!”

闵柔着急之下,声音都带有哭腔了。

岳梓童愣住:“怎么了?”

“王德发他们三个人,都死,死在洗浴城内了!”

闵柔说完这句话后,站都站不住了,倚在了车头上。

“什么,王德发他们死在洗浴城里了!?”

正要喝水的岳梓童,听她这样说后,杯子吧嗒一声掉在桌子上。

闵柔抬手捂着嘴巴,拼命的点头:“嗯,嗯,警察都来了。”

“是谁杀了他们?”

“不、不知道。呜,呜呜,岳总,你快点离开青山市吧。我估计是李----”

“李南方!”

岳梓童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个名字。

王德发他们去洗浴城,就是为了教训李南方去的,结果却死在了里面,杀他们的人不是李南方,又能是哪个?

她做梦也没想到,李南方原来这样的凶残,就因为她要教训他一顿,就敢杀人。

“岳总,你快走,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闵柔重重吸了下鼻子时,就听有人问:“咦,闵秘书,你这是咋了?”

“我、我----王德发!”

泪眼婆娑的闵柔抬起头,就看到了王德发他们,呆愣了片刻才问:“你们,没、没死?”

“没有啊,我们这不是好好的吗?”

王德发他们有些纳闷的对望了一眼,搞不懂闵秘书为什么这样问。

不过等他们看到洗浴城门口那些警察后,就猛地明白了,连忙解释:“闵秘书,您可能误会了。”

王德发他们都活生生的站在这儿,闵柔立即还魂了,劈头问道:“你们不是去洗浴城内教训李南方了吗?”

“我们是进去了,可在里面转了老半天,也没确定他在哪个洗澡间----哎哟,闵秘书,你怎么跺我的脚?”

王德发抱着被高跟鞋狠狠跺了下右脚,猴子般的原地跳起了圈圈舞。

闵柔才不管他有多疼,反手擦了把泪水,举起电话说:“岳总啊,您不用逃跑了,这三个蠢货都活着呢。”

闵秘书打电话时,李南方也接到了老头子的电话,声音很低,好像地下党接头那样神秘兮兮的:“说话方便吗?”

“方便,就算我喊非礼也没人管。”

关上试衣间的门,李南方坐在了椅子上。

老头子在那边笑了下:“见到梓童了没?”

“嗯。”

“怎么样,漂亮吧?”

“凑合。”

“喜欢不?”

老头子问出这个问题时,声音好像年轻了许多。

“喜欢?什么意思?”

李南方一楞。

老头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嘿嘿笑道:“没啥意思,就是随口一问。”

“那你就别说这些废话。”

李南方晃着二郎腿,淡淡地说:“先告诉你一件事,有人要杀我。”

《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作文.doc》

李南方觉得,这几个人可能走错了房间----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有谁会蠢到找这个级别的杀手,试图暗杀他了。 当然了,也可能是岳梓童身边那个漂亮女秘书安排的,不忿被他夺走...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