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女生多少CM感到疼 台湾女rapper18岁

 “放心,这个忙,干妈帮定了!”看着沈心小脸上满满的期待,钟晓晓不忍心拒绝,咬咬牙答应了。

  但是心中却在腹诽。

  以陆家在帝都的地位,她该用什么办法呢?

  正在苦思冥想间,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钟晓晓一个头两个大。

  “妈。”

  钟晓晓接通电话,声音中透露着无奈。

  电话那头的钟妈妈还沉浸在喜悦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女儿的敷衍。

  “晓晓我跟你说,还好苏家退亲了!”

  钟晓晓一脸生无可恋,她可没忘记苏家退婚的时候妈妈在家里把苏家上下骂了个狗血淋头。

  “刚刚陆家的人过来提亲,还送了一株一米多高的天然红珊瑚,出手可大方了!”

  电话那头的钟妈妈一顿碎碎念,恨不得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陆家?哪个陆家?”

  钟晓晓头皮一阵发麻。

  “你傻呀,还能有哪个陆家……”

  钟妈妈的话还没说完,钟晓晓利落的挂断电话。

  在脑海里反复消化着刚刚那个消息。

  陆子承,要娶她?

  想到传闻中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钟晓晓浑身打了个寒颤。

  “干妈,陆家怎么了?”

  沈心舔了舔嘴角的奶油,她对关于姓陆的都很敏感。

  钟晓晓蓦地回过神来,想到沈心刚刚说的那番话,一个计谋慢慢在脑海里呈现出来。

  既然沈若禾喜欢陆子承,那她这个好闺蜜当然要推波助澜啦!

  现在不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

  “心心,干妈跟你商量件事。”

  “好!”

  另一边。

  “陆总,钟小姐约您明天中午在半岛餐厅见面。”

  吴青旸把这个消息告诉陆子承的时候,他明显看到总裁微不可查的笑了一下。

  等他再定睛看时,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漠。

  是他看花眼了吗?

  “嗯。”

  陆子承淡淡点头,表示知道了。

  见吴青旸没有离开的打算,冷眸一扫。

  吴青旸识趣的快步走出总裁办公室,顺带关上了门。

  他摸了摸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

  总裁,这几天总是喜怒无常,难道,要变天了?

  办公室内的陆子承起身。

  修长的身形站在落地窗前,双手撑在栏杆上,若有所思的看向远处。

  钟家得知自己要娶钟晓晓,马上就同意了,这才一会儿的工夫,钟晓晓就约自己见面。

  还约在两人第一次见面的餐厅。

  那个女人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虽然这样想着,次日中午,陆子承如约而至。

  坐在靠窗的老位置,他倒想看看那个女人还想耍什么花招。

  一杯咖啡喝完,陆子承抬腕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半。

  那个女人又在搞什么鬼,都这么晚了还没有来。

  陆子承的眉心都可以夹死蚊子了,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气让旁边的侍应生挥汗如雨。

  可又不敢离开,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生怕惹上这个煞神。

  “若若,你快点啊,我都等你半天了。”

  坐在角落的钟晓晓看到陆子承再一次不耐烦的看时间,赶紧打电话催促。
  “恭迎渊王回京——”

  天上飘着鹅毛大雪,浩浩荡荡的人马从城外缓缓而行,突然,人群中猛地冲出一人!

  “杀,杀人啦!”

  一群手持利刃的黑衣人飞身上前,迅速将那奔跑的人围住,刀柄一勾,那人便倒在了地上。

  “啊——”

  人群吓得四散奔逃,燕如意心里一惊,便看见马车突然被一道重剑劈开——

  那剑锋险险从燕如意脸前划过,离那张精致娇俏的小脸,不过三寸有余!

  “爹爹!”


  燕如意骇得声音都变了调,那骑在白马上同一众黑衣人斗在一处的英挺男子转过头,一双鹰眸顿时瞪得通红。

  “休伤吾儿!”

  燕承泽怒吼一声,手中银枪一转,黑发在风中狂乱飞舞,将那些围在他身旁那些黑衣人震开。

  在那剑芒即将斩开燕如意时,他险险横枪隔开那只即将掠到燕如意眼前的剑,便朝那黑衣人刺去。

  “保护王爷和小郡主!”

  随行的亲卫们迅速逼拢过来,同那些黑衣人战在一处。

  几个黑衣人见势不妙,点足轻掠上了房顶,亲卫们正要追,却被那英挺男子喝止——

  “穷寇莫追,先进宫面圣。”

  燕承泽一张英挺的脸肃杀森寒,骑着马走到裂开的马车前时,眸底却已带上了温润柔和的光彩。

  他动作轻柔的抱起了缩在奶娘怀中的小家伙。

  “如意可曾吓着?”

  燕如意的身形虽还在发颤,却包着眸中盈盈的水光语气软糯的开口道:“如意不怕,爹爹会护着如意的。”

  “哈哈,好孩子!”

  燕承泽将她抱上马,小心翼翼的搂着她,驱使着胯下白马缓缓朝宫门方向行去,眸底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忧虑和冷光。

  满朝文武此刻皆候在宫门前,神色凝重的望着远处,不时交头接耳。

  “听闻王爷在街上被行刺了,可派了京兆府的人过去?”

  “小郡主和王爷可曾伤着?”

  一骑白马缓缓朝着宫门口行来,着银甲的男人手中护着一个约莫六七岁大的小姑娘,看上去粉雕玉琢,煞是可爱。

  燕如意被燕承泽牵着走进大殿。

  作为一个从三十几楼摔下来,竟然没死,还穿越到古代的工科建筑师,这明晃晃的古代殿堂设计简直让她大开眼界,这吊顶,这房架,这雕刻,简直完美!

  大典之上,魏景帝文景看着小丫头一脸好奇地东张西望,笑得一脸和蔼,转头看向燕承泽道:“小郡主如此乖巧漂亮,想来到了及笄之年,这京中的王孙公子,恐要踏破你渊王府的门槛啊!”

  “陛下谬赞了。”

  燕承泽神色平淡的行了一礼,眼底的光却有些晦暗莫名。

  “如意,去同陛下见礼。”

  燕如意回过神,眨巴了一下清亮漂亮的眼睛,才走到龙椅前的阶下十分认真地行了个万福礼,脆生生的冲文景道:“臣女燕如意,叩见陛下,愿陛下圣体康泰,国运昌盛。”

  “快起来吧。”

  文景又是一笑,那笑意却似乎未达眼底,语气温和道:“好孩子,朕同你父王有话要说,让宫中的嬷嬷带你去御花园玩耍可好?”

  燕如意看了燕承泽一眼,见父亲微一颔首,才拎着裙摆又行了一礼,任由嬷嬷将她带了出去。

  “小郡主小心有台阶~”刚出大殿,一个手持拂尘的太监小心提醒道。

  “谢谢~”

  刚走进园子,燕如意忽得打出一个清脆的喷嚏,那嬷嬷才意识到,方才似乎是忘记了拿燕如意的小斗篷。

  “小郡主,您在亭子里等奴婢,奴婢去取您的斗篷。”

  嬷嬷将她安置在一处亭子中,疾步朝着来时的方向行去,燕如意看着满地的雪,突然兴致大起。

  果然古代的园林,四季各有风味,若是能有人和她玩雪那岂不更美妙?

  “九殿下,外面天冷,您的手都红了,要害冻疮的。”

  她小步走出亭子,四下一看,竟看见不远处似一个身穿黑色锦衣的少年蹲在雪地之中。

  站在少年身旁的太监苦苦劝着,少年却充耳不闻般低着头,只认认真真的将雪堆到那雪人身上。

  太监眼看着文宜修这副模样,不禁摇了摇头,悄声退走。

  这九皇子文宜修是众多皇子中最不受宠的,但却是最争气的,不仅书法骑射,见识谋略样样拔尖,就连样貌也是全京城数一数二的精致。

  又是大雪,不知不觉,竟已经过了十一年了……

  母妃……

  雪人已经成型,文宜修蹲在原地默了许久,正要起身,耳边却传来一道清越软糯的声音。

  “小哥哥?”

  “小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堆雪人么?”

  这是谁家的姑娘?

  文宜修垂眸打量着那穿着雪白狐裘,鞋上缀着珍珠,一看便是侯门王府娇养出来的小贵女,神色有些晦暗莫名,站在原地一语不发的抿紧了唇。

  “小哥哥?”

  燕如意看向面前红衣墨发的少年,瞧他指尖通红,正想去牵他的手,还未凑近,少年却像是触了电般缩回了手后退一步。

  顾意有些茫然的走上前,正待开口,却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老七,你竟欺负一个小姑娘,可还有半分君子之风!还不快快道歉!”

  一声厉喝,身着四爪龙袍,表情格外冷厉的文华池忽然出现,抬脚将那雪人踢倒在地推倒,目光冷然的看向那少年。

  燕如意赶忙摇了摇头,生怕少年被误解:“这位小哥哥没有欺负我……”

  少年自始至终都是一语不发,脊背挺得笔直,像是雪地中一株孤傲的松,愈发显得矜贵。

  “本宫明明看见是他推了你,难道小姐怕他恶名在外,会伤及你的安危?”

  “你不必怕他,本宫会护着你,此事,本宫定然会如实禀告父皇!”

  父皇?面前的人……是太子?

  那个少年,难道是传说中那位性情极其怪异的九皇子?

  燕如意正要解释,少年却已经讥嘲一笑,表情淡漠的转身欲走。

  “站住!当真是骄纵得无法无天了?今日你若不道歉,本宫这做兄长的,便只能好好教教你规矩!”

《女生多少CM感到疼 台湾女rapper18岁.doc》

放心,这个忙,干妈帮定了!看着沈心小脸上满满的期待,钟晓晓不忍心拒绝,咬咬牙答应了。 但是心中却在腹诽。 以陆家在帝都的地位,她该用什么办法呢? 正在苦思冥想间,手机...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