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早安语录 >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相亲第二天就把她日了11次

华灯初上,夜凉如水,这是专属于褚家的繁华。

林修竹拿着酒杯,双手肆意的晃动着杯中的红酒,灯光打下来,让人移不开眼睛。

今天他还不容易回到老宅,让人没想到的是,他竟在这里碰到了自己的弟弟陈天文。

微微眯起眼睛:“你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冷不丁被点名的陈天文眉头一皱,好半天才回头道:“没什么,只是出去罢了。”

出去,这时间到哪里去。

放下手中的酒杯,林修竹抬眼看了陈天文一眼:“是去找你母亲告状,还是来。”

“林修竹,你别太过分了。”

猛的被人戳到痛处,任谁也不会开心。

“过分。”听闻这句话,林修竹忍不住勾唇一笑:“我还能做出更过分的事情呢!”

陈天文眉头紧皱,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道:“林修竹,够了,现在这褚家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那你也别忘了,这里是褚家,你母亲姓吴,不信褚。”

林修竹不慌不忙推出这句话,眉眼之间还是那副不疾不徐的样子。

忍不住,让人想打他。

陈天文握紧双拳,抬头愤恨的看了一眼林修竹之后,甩门离去。

待陈天文走后,林修竹才缓缓的端起酒杯,不知怎的,他莫名觉得这个陈天文不对。

若是按照往常,这家伙绝对会和自己杠到底,可是今日为何会一声不坑的就走了。

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抬手饮下杯子中最后一口红酒,可让人诧异的是,这杯子竟然破碎了。

侍女见状忙不迭上前去清理。

林修竹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幕,眸色深沉,好半天才开口说了一句:“去查一下陈天文有什么不对。”

闻人一愣,很快就回神,转头称是。

……

转眼就是第二日,没等来人汇报自己昨日的吩咐,就听见侍女告知阿年来了。

林修竹眉头微皱,好半天才道:“叫他进来吧。”

侍女得到命令,立即就退下了。

待林修竹见到阿年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挑眉问:“怎么了,如此慌张。”

听闻林修竹答话的阿年立刻就怒了,张嘴怒吼道:“少爷,你知不知道顾清佩干了什么?”

林修竹眉头一皱:“干了什么。”

“她失踪了。”

“什么。”

猛地一下子林修竹从沙发上最起来,他万万没想到,顾清佩竟然失踪了。

好半天他才缓过神来,虽然极力掩饰,但还是掩盖不住他眉宇之间的怒容。

很难有人能让他动那么大的怒气。

握紧拳头,他只说了一句话:“她在找死。”

阿年一见到这状况,立刻是吓的不行,慌忙回应:“少爷,你不必如此动怒,为了一个女人,你何必。”

“你说我该怎么办。”

冷不丁的林修竹说出这句话。

阿年一愣,好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少爷,只能淡淡的垂眸,等待着林修竹脾气的消散。

他是知道的,一般林修竹不乱发脾气,若是发脾气,那一定会是地动山摇的存在,所以,这次顾清佩死定了。

她最好祈祷自己能有个完美的解释,要不然,只怕少爷真的会把她扒皮抽经。

……

暗室,顾清佩处,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正警惕的打量着四周,不难看出这双眼睛的主人正处于告诉紧绷的状态。

这双眼睛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顾清佩。

经过一夜的打探,她基本上否定了可以凭借一己之力逃出去的可能。

所以,为今之计她只能奢求外部的救援,要不然她真的只能等陈天文了。

抬眼,顾清佩就看见那昏黑之处的摄像头,有过前一世的经验,她十分清楚若想逃出去就必须好好的用眼前的摄像头。

毕竟这是唯一一个可以和外界连接的东西了。

微微伸手,顾清佩从手中掏出一个肉眼都不可见的细铁丝,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可却有大用处。

这个铁丝是顾清佩随身携带的求救信号器,只要把它放在有信号的地方,它就可以随着信号波动把求救信号发送到紫魅的手机中。


上一世,她就是凭借着这个一次次死里逃生,本以为这一世和这东西无缘了,可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顾清佩飞速的移动到摄像头所在的地方,借着黑暗的掩护,她成功的把这枚小东西安在了摄像头所在的地方。

希望,紫魅他们能接到。

电波发射的信号很快就被紫魅收到了,他捧着手机,好半天才来了一句:“顾清佩,你长本事了,是吧!”

听到紫魅说话的赤鹰忍不住皱紧眉头,问:“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这女人被抓了等着我们去救。”

转头,紫魅把手机中收到的信号给了赤鹰看。

赤鹰眉头一皱,立刻走了出去。

紫魅一愣,追了上去:“你干什么。”

“去救她啊!”赤鹰甩给紫魅一个你有毒的表情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就要到陈天文要来的时候了,昏暗的房间里很快就被悲伤弥漫。

顾清佩看着眼前悲伤欲绝的女孩子们,捂着额头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她才起身缓缓走到那些女孩子面前,朗声开口:“没事的,我会救你们出去的。”

被吓坏的女孩子哪能听的进去顾清佩的话,只知道一味的哭泣,去宣泄自己心中得悲伤。

顾清佩扶着额头,心累的问了句:“为什么要哭呢!”

“你难道不害怕吗!”被提问的姑娘抛出这个问题。

顾清佩呆愣了片刻,反问道:“就算哭,能解决现在的困境吗!”

姑娘们被问的发蒙,好半天才缓缓开口:“不能,可是。”

“既然不能,那还不如好好的保存体力,这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足够每个人听清楚。

一时之间,姑娘们都止住了泪水,呆呆的看向顾清佩。

顾清佩抬头,只说了一句话:“我会帮你们出去的,所以,别再浪费体力了,要不然,你们真的会死在这里的。”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相亲第二天就把她日了11次.doc》

华灯初上,夜凉如水,这是专属于褚家的繁华。 林修竹拿着酒杯,双手肆意的晃动着杯中的红酒,灯光打下来,让人移不开眼睛。 今天他还不容易回到老宅,让人没想到的是,他竟在...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