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祝福问候 >

娇妻在卧室里被领导爽 艳妇荡女欲乱双飞两中年熟妇

秦老夫人也语重心长的道:“是啊,飞飞,你是这府里的三小姐,可不能为了一个死人的话,毁了你自己的前程!”

凌飞飞默默垂下脑袋,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好吧,那我只要母亲的嫁妆。母亲说她的嫁妆都在侯府,是要给我陪嫁到太子府的。让我遇到困难时,可以拿着信物去求见皇上,让他为我做主。”

这些话,倒不是她编的,慕容馥儿确实曾经对原主说过。

秦老夫人看凌飞飞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慈祥地道:“既然这样,你母亲的嫁妆我会替你查清楚,你且回去休息吧。”

转头对侯夫人道:“你不是让管家为飞飞备好院子了吗?先让下人带她安顿下吧。”

侯夫人脸色有些苍白,吩咐身边的大丫鬟道:“翡翠,你带三小姐去青草堂。”

“谢谢二婶。”凌飞飞也没想马上能拿到那些嫁妆,抹了抹泪,朝他们福了福身,便出了正堂。

看着凌飞飞出去,门关上,侯夫人对秦老夫人道:“母亲,您怎地这般纵容这个小野种?她这是要把我们侯府搅合的家宅不宁啊!”

秦老夫人很铁不成刚的看着她,道:“你怎地还这般沉不住气?!现在最重要的是先稳住她,得到凤佩!”

侯夫人脸色杀气凛然,“什么劳什子凤佩!要我说,直接杀了这小野种,一了百了!人都没了,婚约自然就作废了!

若是凤佩丢了,太子还不娶正妃了?我就不信,凭着雪儿的相貌和才情得不到太子的垂青?”

秦老夫人若有所思的道:“可宫里边的意思,是要得到凤佩。你莫要乱来,先得到东西再说。”

侯夫人不甘心地问道:“那慕容馥儿的嫁妆,真要还给那小野种?”

秦老夫人道:“给她又如何?得到了东西,就……”

侯夫人眸光闪了闪,道:“可是,她说慕容馥儿将府里的事都写了下来,当年的事,若是传扬出去,那……”

秦老夫人沉声道:“你让人好好盯着她,就不信找不到那个人!”

侯夫人忙道:“是,儿媳一定派妥当的人过去,保准把那小野种盯紧了。”

秦老夫人满意地点头,“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快回去歇着吧。”

“是,儿媳告退!”侯夫人出了正堂,马上露出狰狞的杀意。

凌飞飞,一天都留不得了!

……

凌飞飞跟着翡翠穿过昌平侯府雕梁画栋的九曲回廊,走过清香四溢的梅林,又经过一片竹林,才看到一处小院子。

虽然偏僻,但周围的环境很清幽。

翡翠推开大门,恭敬地道:“三小姐请进吧,夫人会派丫鬟来伺候您,奴婢告退。”

她是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一言一行进退有度,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说完,对着凌飞飞福身行了一礼,转身走了。


凌飞飞抬步进了院子,看到三间正房,两间厢房。

院子显然废弃多时了,地上的杂草和积雪刚被匆匆清理过的样子。

她看到地上有未清理干净的苍耳、蒺藜、马笕齿的种子,这些是野菜,也是药材。

她想起空间里的那块一百来平米的药田,先种上这些药材,总比荒着强。

于是,在角落里找了笤帚和簸箕,收集这些种子。也不仔细分,连土一起扫起,洒到空间的药田里,用意念取了溪水浇灌。

“叮咚!恭喜您成功开启了种药之旅!系统奖励您一百积分、两粒驱虫药、一瓶成长钙片。”

不是什么名贵的药,但却是原主这具身子需要的。

凌飞飞马上吃了一粒驱虫药,打一打体内的寄生虫,然后吃了一粒钙片。

出了空间,向正房走去。

推开门,空气里散发着一种陈年旷久的气味。冬日的阳光透过敞开的门照射进来,无数细小的灰尘在飘舞。

陈旧的家具虽然刚刚擦拭过,也能看出久未使用的痕迹。

被褥看起来倒是新的,不过是粗麻布,里面的棉花摸起来很硬,应该是旧棉絮。

“咳咳咳!”一个身穿粉红褙子的丫鬟出现在门口,被屋里飞扬的灰尘呛得咳嗽起来。

她拿着帕子嫌弃地掩着口鼻,蹙着眉头,嫌恶的道:“三小姐,我是夫人派来伺候你的珊瑚。”

凌飞飞微微一笑,道:“那你就去烧些热水吧。”

珊瑚不情愿,但身为丫鬓,也不好不动,就道:“这院子里还没柴火,没法烧水。您要是渴了,一会儿我去厨房拿饭的时候,多拿一碗粥就是了。”

说罢,她便大剌剌往椅子边走,作势要坐下。

凌飞飞还站着呢,她一个奴婢就想坐下了。

凌飞飞猛地将椅子拿开,在她屁股上踹了一脚。

“啊!”她惨叫一声,猝不及防的就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大马趴,整个身子都摔麻了。

刚要爬起来,就感觉手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珊瑚痛呼一声,看到一只穿着破烂尼姑鞋的脚踩在她白皙的手上。

她抬头看去,只见凌飞飞那张丑脸上,挂着一抹恶趣味的笑。

凌飞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问道:“现在呢?有柴火了么?”

说着,脚上用力碾,在珊瑚的手上用力一碾。

“啊!”钻心的疼痛让珊瑚脸色发白,疼得冷汗直冒,“有,有了……奴婢马上去库房领!”

凌飞飞却没马上放开,脚下继续用力,道:“我再不济也是这府里的三小姐,收拾你这个下人,还是很轻松的。明白?”

“明白,明白!三小姐,您饶了奴婢吧!”珊瑚疼得快背过气去了,用另一只手去扒凌飞飞的脚。

凌飞飞将脚松开,珊瑚愤恨地看着被凌飞飞踩过的手,灰尘沙子都碾进了皮肉里,已经破皮渗血了。

知道凌飞飞不是好欺负的了,她不敢耽搁,只得从地上爬起来,去库房领木柴了。

看着珊瑚走了,凌飞飞揉了揉饿的瘪瘪的肚子,想进空间去先喝个水饱。

可是,一个肤白貌美、身段曼妙的小姑娘,带着两个婢女进来了。

凌飞飞似笑非笑地扬眉,“你是……

《娇妻在卧室里被领导爽 艳妇荡女欲乱双飞两中年熟妇.doc》

秦老夫人也语重心长的道:是啊,飞飞,你是这府里的三小姐,可不能为了一个死人的话,毁了你自己的前程! 凌飞飞默默垂下脑袋,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好吧,那我只要母亲的嫁妆。...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