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祝福问候 >

锕锕锕锕锕锕锕好大好深视频 太快了真的太快了

听到夫人和小姐又要少夫人陪着逛街,兰姐的眼神简直是能柔出水的同情

  偏偏少夫人还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妈,您肚子饿吗,需要带一些点心在车上备着吗?”岳伊细声细气问谢艺华,态度谦卑。

  瞧这鞍前马后的姿态,兰姐痛心疾首,难道少夫人不知道夫人和小姐要她陪着逛街只是为了让她知道傅家和她的差距有多大吗。

  谢艺华在看One的手稿,看完了又将手稿小心翼翼放进了包里,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岳伊。

  岳伊看看谢艺华又看看傅言蓉,不知道要不要准备。

  但是谢艺华不理她,傅言蓉讽刺的笑笑,也不开口。

  岳伊只能去厨房里忙活了一阵,谁知道等她收拾好后,傅言蓉才闲闲道:“如果饿了不会找地方吃饭吗,还需要带什么点心。你别将你们村的习性带到羊城。”


  岳伊拎着漂亮的盒子有些不知所措,眼神黯然。

  傅言蓉瞥了她一眼,觉得从昨晚就憋着的一口气终于顺了。

  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谢艺华站起身,“行了,她喜欢就带着吧。”

  一行人上了车,谢艺华终于分出了心思多看了岳伊几眼,只是越看越觉得厌恶,这幅畏畏缩缩的样子,哪里配当她儿子的妻子。

  傅氏总裁的妻子可是需要跟着出席各种场面的,到时候还不知道被人笑话成什么样。

  谢艺华想想就心梗。

  偏偏公公还不准他们离婚!

  谢艺华移开目光,算了,眼不见为净。

  岳伊低眉顺眼扮演者听话媳妇的角色,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低头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冷凝。

  面上温婉懦弱,低头打出的字杀气十足:“抢我生意,找死?”

  信息刚发出去,车就被后车碰了一下,车上的人都往前倾了一把。

  司机咬牙:“夫人,后车之前一直跟着我们,现在直接撞上来了,怕是来者不善。”

  傅家配的司机都是退伍军人,因此对危险的感知更为敏锐,说完就踩油门加速,想要摆脱后车的跟踪。

  后车也跟着加速了。

  谢艺华心惊胆战,傅家家大业大,该不会是绑匪趁着车上都是女人,想要敲诈傅家一笔吧?

  她连忙给傅言尧打电话。

  而傅言尧已经先一步知晓了这件事,因为莫志谦闯进了他办公室,将手机屏幕递到了他面前。

  那是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论坛,上面写着悬赏,目标人物是谢艺华和傅言蓉。

  下面已经有人接单了。

  傅言尧目光沉敛,“去查清楚这条悬赏是谁发的。”

  莫志谦吐出一口气,“老大,要不先救人吧。兰姐说夫人和小姐要去逛街,还叫了少夫人作陪。”

  话音刚落,就接到了谢艺华的电话,语气还算镇定,但是话未说完,电话那端就有车辆撞击的声音,然后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

  如果没听错,尖叫声是岳伊发出来的。

  傅言尧安慰了几句,挂了电话就让莫志谦查那辆车的GPS定位。

  远水救不了近火,而跟踪的车辆明显不止一台,司机急得额头冒汗,跑不过,也不能弃车,弃车更不安全。

  而且在几辆车的夹击之下,他们驶入了郊区。

  岳伊在尖叫后被谢艺华骂了,现在正缩着身子躲在后面,从车窗看出去,不由低咒一声,郊区人少车少,更方便对方行事。

  ‘砰’一声,前面斜剌里拐出一辆车,和她们坐的车撞在了一起。

  被逼停了!

  虽然锁了车门,但是车窗很快就被砸开,能打的司机最先被人制服,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然后就轮到了后座的三个女人。

  站在车门口的人看着三个人,陷入了沉思,傅夫人的年龄摆在那里,一看便知,就是不知道这两个年轻女人哪个是傅言蓉。

  “请问哪位是傅言蓉傅小姐?”

  傅言蓉吓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电光火石之间,猛然将岳伊推了出去,“她……她就是。”

  不过绑匪也没有这么好骗,一看岳伊的穿着打扮就觉得不像,嫌弃道:“这是傅宅的佣人吧,傅小姐能是这样?”

  说着便将人往后头下属的手里一推,转而去抓傅言蓉,“我看你才像傅小姐。”

  被推到后面的岳伊:“……”真是谢谢你。

  这群人还兵分两路,五个人带着谢艺华和傅言蓉上了一辆黑车,剩下三个人看守着岳伊。

  抓着岳伊的人抬起她的下巴,仔细打量了一下,眼里冒出猥琐的光,“大哥,这女人虽然是佣人,但是长得不错,能不能给兄弟们爽爽?”

  三人的目光都落在岳伊脸上。

  巴掌脸,肌肤瓷白,轻轻蹙着柳叶眉,乌黑的眸子在黑夜里格外亮眼,看上去清纯又脆弱,这哪里是长得不错,是很漂亮了。

  “这模样不像佣人吧,会不会是傅言尧的女人?”

  “不可能,没见网上说傅言尧结婚了。”有人非常肯定地道。

  也是,以傅言尧的地位,结婚这种重磅消息不可能没人知道。

  为首的国字脸男人思索了一下,点头,“行,既然不在我们目标内,遇上我们就算她倒霉,那边有个废弃的工厂,去那边吧。”

  男人扯了岳伊一把,没扯动。

  岳伊笑了笑,歪着脑袋打量着三人,“刚出道的雏儿啊?”

  三人一愣,岳伊继续说着:“你们搞错了,不是我倒霉,是遇上我,算你们倒霉。”

  ‘卡擦’一声,钳制着岳伊的人男人的手腕已经断了。

  “啊……”剧痛袭来,男人没忍住,痛出了声,下一秒,岳伊的勾拳已经袭上了他的下巴。

  下巴脱臼了,声音戛然而止。

  另外两个自然没得跑。

  解决完三人,岳伊撩了撩散落在眼前的头发,给Zero打了个电话,报了地址让他来善后。

  “谁发的悬赏令,查清楚了吗?老娘一定要搞清楚,谁敢跟我抢生意。”岳伊的眸中怒意翻滚。

  毕竟每次和谢艺华和傅言蓉出去逛街,她都能赚点钱,现在被人截胡了,到手的钱飞了,怎么能不生气。

  Zero无语了一秒,“还是能赚的,又有人在论坛上发了反向悬赏。说能把绑架傅家夫人和小姐的人一锅端的,悬赏五百万。”

  岳伊听到五百万就来了兴趣,连忙掏出另一部砖头似的翻盖手机。

  十秒后,论坛炸开锅了

《锕锕锕锕锕锕锕好大好深视频 太快了真的太快了.doc》

听到夫人和小姐又要少夫人陪着逛街,兰姐的眼神简直是能柔出水的同情 偏偏少夫人还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妈,您肚子饿吗,需要带一些点心在车上备着吗?岳伊细声细气问谢艺华,...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