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祝福问候 >

爸爸不…我们不可以这样子 半夜家里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五年前,她不慎中了对手的诡计,从一个现代的雇佣兵团团长,穿越成大婚当日被恶毒白莲花陷害的小可怜,一睁眼就被扔下山崖不说,还被那个连真面目都没见过的狗男人破了身,留了种。

  然后生下小岸这个小崽崽。

  啧。

  就没见过她这么倒霉的。

  幸好小崽崽招人稀罕,也幸好她这一身能力还在,再加上近几年跟着师父学的轻功和武功,行走江湖是没问题的。

  至于那个狗男人……

  哼!

  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娘亲,接下来该怎么办呀?”姜小岸望着那边横七竖八的尸体,小小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我只负责杀人,不负责埋尸,野外有野兽,正好可以给它们饱餐一顿。”

  “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姜小岸问。

  “对待敌人不必仁慈,何况本就是他们先招惹我们的。”姜羽朝眉目间有着几分冷酷。

  若非她是习武之人,有自保和保护他人的能力,刚刚在驴车上就已经被射成筛子了!

  小岸才刚满四岁,一个小娃娃他们都下得了狠手,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儿子是她的逆鳞,谁都动不得!

  “咕——”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

  姜小岸摸摸自己的小肚皮:“饿了。”

  姜羽朝笑而不语,将他抱至驴车上,拔起箭准备随手丢掉,忽然目光一顿,她注意到了箭头上的记号。

  这是……

  青霄盟?!

  姜羽朝脸上的笑意转瞬即逝,神色倏地冷下。

  青霄盟是江湖中位列第一的杀手组织,其盟主行踪诡秘,性情冷酷,手段狠辣,无人见过他的真实面貌,是个强到离谱、令人谈之色变的存在!

  可她跟青霄盟从未结过仇怨,为何会……

  不对!

  姜羽朝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箭上的记号刻得有些粗糙,聪明如她,一下便知这是怎么回事。

  哼。

  想假借青霄盟的名义行事,让她乖乖束手就擒?

  做梦!

  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没用!

  不过,既然你们有胆量冒充青霄盟的人,那想必也是有胆量承担后果的吧?

  姜羽朝勾勾唇,折断箭矢,将箭头放进钱袋里,赶着驴车继续前行。

  ……

  一柱香的时间后。


  圣月国京都。

  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商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处处呈现一片繁荣。

  醉仙楼。

  文人墨客吟诗作赋,把酒言欢的场所。

  同时也是一处聊八卦,探听消息的好地方。

  醉仙楼自开业以来,几乎每天都座无虚席,美酒佳肴倒是其次,大家主要还是奔着楼中的卿卿姑娘而来。

  据说这卿卿姑娘弹得一手好琴,琴声让人流连忘返,还满腹诗文,每隔三月就会举办一场诗词大会。

  而今天,恰好就是诗词大会举办的日子。

  可惜姜羽朝来晚了,临近晌午,诗词大会已然结束,错过了一睹才女芳容的机会。

  不过她来这儿的目的,也仅仅只是为了给自家宝贝儿子填饱肚子。

  至于什么卿卿,什么姑娘的,她丝毫不感兴趣。

  “娘……呃,哥哥,这里的四喜丸子和栗子鸡真好吃,咱明天还来,好不好?”姜小岸说着,塞了一颗丸子进嘴里,一脸满足。

  姜羽朝轻轻揉了下他的头发,唇边微微的笑意看起来很是柔和:“好,依你。”

  音刚落。

  “啊!!!”

  醉仙楼大堂内响起众人的惊叫声。

  姜羽朝抬眸望去,只见一男子从二楼的护栏处摔了下来,也不知是受了极大的惊吓还是怎么的,男子的面色很苍白,而且周围竟无一人上前搭救!

  甚至,还有人在幸灾乐祸的看戏!

  “王爷,您会不会做得太过了?他可是景王啊。”秦霜儿故作一脸担忧。

  “景王?哼!一个废人而已,本王可不怕他!再说了,有谁看见是本王动的手?”楚越冷笑,那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藐视。

  “可万一……”

  秦霜儿话刚出口,只见一抹月色的身影闪过,男子便被人稳稳接住,保下一命。

  而搭救之人,正是姜羽朝。

  这位景王殿下,在原主的记忆中有着特别深刻的印象,15岁便上阵杀敌,守护圣月国的疆土,是圣月国战功赫赫、风华绝代的战神王爷。

  可惜,好景不长。

  19岁那年,他在战场上遭遇不幸,双腿残疾武功全废,连双目也失明了,只剩下一副俊美如天神般的皮囊,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亦是一落千丈!

  自那以后,京中便没多少人愿意敬他了,那些曾经爱慕他的女子,皆因他失去权势,视他如空气。

  今日发生的事情,更是叫人明白了,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

  但,姜羽朝依然很敬佩这个男人!

  景王,楚淮安。

  是个非常好听的名字。

  不过这个名字太过斯文,很难让人把它跟上阵杀敌的战神联想到一块儿。

  姜羽朝在众人的盯视中,将人抱到自己的桌席前坐着,问:“殿下没事吧?”

  楚淮安摇头,清冷的神色中带着些许疏离,似要拒人于千里,昔日的意气风发不复存在,好似被人磨掉了棱角和傲气一般,只余下一副病秧秧的姿态。

  “多谢。”沉吟了一会儿,他才淡道。

  “不用谢不用谢!”姜小岸小大人般的摆了摆手,直接替自家娘亲接过话,然后笑嘻嘻的看着他道:“叔叔,你长得真好看~”

  此话一出。

  噗呲!

  醉仙楼的大堂内响起一声不屑的嗤笑。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废物一个!”

  记忆中久违且熟悉的声音,让姜羽朝面色倏地一沉,她抬眸看着缓缓走来的狗男女,眼底炸开一抹杀意。

  楚越!

  秦霜儿!

  呵——

  你们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

  姜羽朝冷笑:“景王殿下之名,在下有所耳闻,不知这位长了一副尖酸刻薄嘴脸的公子又是什么样的人物?竟也配说这种话!”

  “你!!”

  本来景王被救,楚越心里就已经很不爽了,现在被狠狠怼了一番,更是怒气飙升!

  他目光阴鸷的看着姜羽朝:“哪里来的混小子!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对本王不敬!”

  “哦?原来是王爷啊?您要不说,我还以为是谁家的狗没拴好,出来乱咬人呢。身为皇家男儿,对曾经立过诸多战功、守卫过圣月国疆土的手足口出恶言,你可真给你爹妈长脸。”姜羽朝讥讽道。

  她真为景王感到不值!

《爸爸不…我们不可以这样子 半夜家里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doc》

五年前,她不慎中了对手的诡计,从一个现代的雇佣兵团团长,穿越成大婚当日被恶毒白莲花陷害的小可怜,一睁眼就被扔下山崖不说,还被那个连真面目都没见过的狗男人破了身,留...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