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祝福问候 >

他说去没人的地方蹭我 啊~怎么这么大

  她和王爷不会被骗了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秦霜儿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

  要知道,她的夫君贵为王爷,哪怕一根头发丝都无比金贵,倘若真出了什么事,依宫里那位芸妃的性子,她今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本来这些年她的肚子就一直没动静,芸妃因此早已不满,要是王爷受伤中毒的消息再传进宫里……

  秦霜儿开始心慌。

  不、不行……

  这件事一定不能让芸妃知道,否则她在恒王府的地位不保。

  当务之急,得先把那个臭小子找出来,给王爷解毒,不然时间一久,这毒没准真会威胁到王爷的性命!

  秦霜儿心里已有打算,正准备着手去办。

  而这时。

  有一名奴仆匆匆走进厅内。

  “启禀王爷,方才府中来了一位店小二,说是受人之托,要把这两样东西给您。”

  说罢,奴仆迅速将一张折叠好的宣纸、以及一个小瓷瓶轻轻放在楚越身旁的茶案上,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楚越一声冷笑,睨了眼那个小瓷瓶后,拿起宣纸打开……

  下一秒。

  啪!

  楚越暴怒的一掌重重拍在茶案上!

  “混账东西!”

  他的怒火就像突然爆发的火山一般,差点没给秦霜儿吓得魂飞魄散。

  “王爷,怎么了?”秦霜儿悬着一颗心问。

  “没什么,不该问的别问!”楚越阴沉着一张脸服下瓷瓶里的解毒丹,被狠狠捏皱成一团的宣纸在他掌中化为粉末。

  那眼中阴鸷的目光,令人生畏。

  ……

  转眼。

  夜幕已至,悬月高挂。

  客栈天字号房内,姜羽朝刚把姜小岸哄睡着。

  看着小娃娃软萌水灵的样子,她没忍住上手往那水嫩的脸蛋上捏了一把,动作虽轻,却还是让熟睡中的姜小岸不满地翻了个身。

  “臭蚊子,不准咬我的脸……”梦呓般奶里奶气的声音,隐约听出了一抹不开心。

  “噗。”

  姜羽朝失笑,使坏般的再度上手往他脸上捏了捏。

  随后,她似忽然想起了什么,给姜小岸掖好被子后,起身来到窗前,目光幽深的望着京都的某一处。

  五年了,原主的母亲如今也不知过得怎么样,毕竟一心想要保护的女儿失踪了那么久,情况恐怕不乐观。

  虽然她不是真正的姜羽朝,对这位母亲也没有多少感情,但既然占用了人家掌上明珠的身体,重回故地之时,怎么也得去探望探望……

  思及此。

  姜羽朝扭头看了眼睡梦中的姜小岸,沉吟一会儿后,终是离开了客栈。

  昏暗的街巷,寂静无声。

  初夏的夜风让人感受到丝丝凉意。

  不过片刻工夫,姜羽朝便已经顺利潜入了丞相府中。

  她循着脑海里的记忆,来到一处对她而言并不熟悉的院子。

  这里正是原主母亲的住所。

  虽然夜里黑灯瞎火的,但借着微弱的月光,还是隐隐能看清当前的环境。

  落叶满地,脚下每走一步就踩得沙沙作响,院中的石桌也积了厚厚的一层灰,不知多久没打扫了。

  姜羽朝不禁怀疑,这真是正室夫人住的地方?

  不仅冷清的没有一丝人气,甚至连个打理院子的仆役都见不着!

  要不是那房里还亮着烛火,证明这地方确实住着人,她都要误以为院子已经废弃了。

  过去的五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何这里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姜羽朝满心疑惑的来到房前,见房门半掩,便猫着腰往屋里瞅了瞅。

  只需一眼,她便注意到了卧榻上躺着的那个瘦弱的女人。

  原主之母柳清双?

  没想到如今竟消瘦成这副模样,她差点没认出来。

  莫不是被府中的人苛待了。

  若非如此,一个正室夫人的身边怎么可能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而且身上穿的还是粗布麻衣!

  这要是给不知情的人看见,还以为柳清双是丞相府里干杂活的仆人呢!


  姜鸿那个老东西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结发之妻?

  靠不住的垃圾玩意儿!

  姜羽朝在心里暗骂了两句后,轻轻推门而入,踩着轻盈的步子慢慢悠悠地来到榻前。

  未曾想,原本睡着的女人竟在此时惊坐而起。

  “朝儿!!”

  慌乱的叫喊声听起来十分尖锐,柳清双两眼无神的望着正前方,双手不停地在空气中胡乱摸索,蜡黄憔悴的脸上尽是焦急之色。

  姜羽朝怔了一瞬,旋即沉下面容,眸中划过一抹冷意。

  柳清双瞎了?

  谁干的!

  难道是姜鸿宠爱的那个妾室?

  如果是她的话,会做出此等恶毒之事倒也不奇怪,因为早在十多年前,原主还年幼时,她就对柳清双这个主母下过狠手了!

  柳清双脸上那条狰狞的疤痕,就是那妾室所为!

  因为嫉妒。

  妾室嫉妒柳清双的名分,嫉妒柳清双明明只为姜鸿生了一个女儿,却还能靠着一张好看的脸稳住姜鸿的心,坐稳主母的位子。

  以至于后来,柳清双对自己毁容一事有了阴影,整日提心吊胆的,担心妾室早晚也会对原主下手,所以便悄悄让身边的亲信去弄了一张普通的人皮面具。

  直到她穿越过来后,这张人皮面具才彻彻底底的从姜羽朝的脸上取下。

  可惜的是,柳清双看不见自己女儿如今的样子了。

  姜羽朝微微叹息,思量再三后,还是决定陪眼前这位可怜的母亲说说话。

  就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吧。

  此番来圣月国办事,不便泄露自己的身份,否则会引火上身。

  姜羽朝缓缓坐在榻上,轻问:“夫人突然惊醒,可是梦魇了?”

  然而,柳清双毫无反应,像是根本没听见一般。

  姜羽朝察觉不对,微皱着眉又唤了一声:“夫人?”

  柳清双依然没反应,沉默许久后,才红着眼躺回榻上,流着泪喃喃自语。

  “朝儿,你究竟何时才肯回来看娘一眼……娘知道你爹是骗人的,你肯定没死,对不对?”

  如此自欺欺人的安慰,或许连柳清双自己都麻木了。

  但只有这样,才能支撑她继续活下去。

  姜羽朝心中百味杂陈。

  一个温柔贤惠的当家主母,硬生生被折磨成这副惨状,双目失明,两耳失聪,她不信姜鸿那个老东西不知道这些事!

《他说去没人的地方蹭我 啊~怎么这么大.doc》

她和王爷不会被骗了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秦霜儿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 要知道,她的夫君贵为王爷,哪怕一根头发丝都无比金贵,倘若真出了什么事,依宫里那位芸妃的性...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