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祝福问候 >

把笔和钢笔放在BB里高清视频 锕锕锕锕锕锕锕好大好深视频

  她不该对此事抱有期待……

  因为根本实现不了。

  已逝之人是没法复活的。

  这天底下,终究不存在所谓的奇迹……

  想到此,柳清双痛心的抹了把眼角即将滑落的泪,翻身留给姜羽朝一个无比凄凉的背影。

  “这里是朝官的府邸,你若无事,就赶紧走吧。”

  她不信什么过路人,莫要以为她又聋又瞎就好骗,这人来丞相府肯定另有目的。

  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

  她虽住在丞相府,但跟丞相府里的某些人早就没关系了。

  姜羽朝静默不语,沉吟好一会儿后,才缓缓拉过柳清双的手,又一次在那粗糙的掌心写下几个字。

  你心所愿,终会实现。

  榻上的柳清双明显怔了一下,心里刚被掐灭的那点希望再度燃起。

  她猛地坐起来问道:“你什么意思?”

  屋里一片寂静,无人回应。

  “回答我!”

  “……”

  姜羽朝置若罔闻,拖着朱蔓的一条腿悠悠走出房间。

  她之所以会告诉柳清双那八个字,无非也是想让柳清双有一个坚强活下去的动力。

  毕竟这位痛失爱女的母亲已经坚持五年了,内心的希望早已耗光,以当前的状态和处境来看,他日恐有轻生的念头。

  不过眼下倒不必担心了。

  相信柳清双会好好的活着,直到看见仇人遭报应的那一天。

  ***

  翌日。

  早晨。

  丞相府闹鬼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在京都传得沸沸扬扬,这会儿可谓是家喻户晓,无人不知了。

  据说,这只鬼便是当年失踪后连尸骨都没能找到的前任恒王妃。

  据说,姜丞相的那位爱妻昨儿个被鬼吊在树上吊了整整一夜,今早发现时,人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据说……

  姜羽朝携子站在街边的一处摊位前,听着周围路人的议论,心情甚是舒畅。

  闹鬼的谣言,想必是那两个口风不紧的婢女传出来的,虽然以姜鸿的脾性断不可能相信这世间有鬼怪,可此谣言一出,他心里多少都会有块疙瘩。

  因为‘闹鬼’的地点是在柳清双那儿。

  至于朱蔓……

  呵。

  不过在树上吊了一晚而已,死不了,就当是昨夜欺辱柳清双的惩罚。

  但愿她能就此安分。

  否则下回就不是小惩了。

  “娘亲,我好像看到昨天那个讨厌的丑大婶了。”姜小岸拉了拉身旁之人的衣服,目光眨也不眨的盯着一个方向。

  “丑大婶今天气势汹汹的,身后还跟着好多人,是想打架嘛?”

  闻言,姜羽朝抬眸望去,果然瞧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秦霜儿正领着一批带刀侍卫匆匆而来。

  如小岸所言,确实来势汹汹,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

  可惜都是些没用的纸老虎。

  不过瞧这架势……怎么像是冲她来的?


  下一秒。

  侍卫们的行动证实了姜羽朝的猜想。

  只见秦霜儿打了一个手势,他们便迅速冲上来将人团团围住。

  如此场面,叫周围的行人都纷纷驻足观望。

  “发生什么了?”路人甲好奇问。

  “不知道,想必是那两人招惹了恒王妃吧!”路人乙道。

  “诶!那位锦衣公子我有印象,昨天在醉仙楼里,就是他伤了恒王,还给恒王下毒!”路人丙指着姜羽朝大呼。

  “我去!这么勇吗?”

  “难怪恒王妃要带人来抓他!”

  “要说这恒王妃可并非什么善茬,那位公子怕是有的受了……”

  众人议论纷纷,姜羽朝却仿佛听不见一般,面对如此阵势,也没有丝毫的慌乱。

  秦霜儿站在包围圈外定定的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似得意又似嘲讽。

  “明知自己得罪了人,还敢如此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小子,你未免有些嚣张过头了,是不是觉得我家王爷不敢动你?”

  “他确实不敢。”姜羽朝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手中折扇轻摇,淡定自若,大有种掌控全局的自信。

  “哼,大言不惭!你以为本王妃带人来抓你是授了谁的意!”秦霜儿冷笑。

  既然有胆子招惹王爷,那你今后的日子就别想安生了,等着受死吧!

  我倒要看看,你届时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狂妄!

  秦霜儿眼里飞快闪过一丝狠意。

  “哇!丑大婶,你的眼神好凶哦,好像要吃人的怪物。”姜小岸突然道。

  “你说什么?!”秦霜儿被激怒:“有种再说一次!”

  姜小岸咬着手指,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你是不是耳朵不太好使?”

  秦霜儿:……

  姜小岸:“要不咱找家医馆看看吧,别到时候年纪轻轻就聋了,有病要趁早治。”

  姜小岸:“哦对了,顺便把你的脑子也治一下。”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因为他就没见过丑大婶这种巴巴上赶着送死的大笨猪!

  真的太笨啦!

  本来昨天就在娘亲手里吃了一次亏了,没想到今天还要主动往刀口上撞。

  这不得治治脑子嘛?

  连他一个四岁的小孩子都知道,遇到自己对付不了的人和事得智取,看来丑大婶还不如他呢~

  姜小岸两手叉着腰,贼骄傲。

  他打从出生起就一直跟在娘亲身边,在那耳什么染之下,早都明白不少道理了。

  丑大婶肯定是没人教,所以才这么笨!

  秦霜儿见姜小岸挺着小身板,一副特别自豪的模样,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差点连最后的一丝理智也没了。

  “小贱种,你那张嘴倒是很能说啊!”秦霜儿咬牙切齿,目光夹杂着些许怨毒:“我倒要看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像现在这般神气!”

  “小贱种?呵!你还真敢说啊。”铺天盖地的危机感从姜羽朝那冰冷的语气中散发而出。

  “秦霜儿,在我面前口无遮拦,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话间,手中折扇飞出,一柄柄薄刃从扇骨内悄然冒头,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有数名侍卫被割了脖颈,倒在血泊中。

  “啊——!!!”

  周围看热闹的路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脸色大变。

  秦霜儿也不例外。

  受了惊吓的她,此刻连眼神都布满了惶恐之色。

  刷——

  折扇从脖颈前迅速飞过,一缕青丝被薄刃削断,缓缓飘落。

  噗通!

  秦霜儿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身子止不住的发抖。

  就在刚刚,她离死亡只差一寸的距离……

  她差点……就要下去见秦家的列祖列宗了……

《把笔和钢笔放在BB里高清视频 锕锕锕锕锕锕锕好大好深视频.doc》

她不该对此事抱有期待 因为根本实现不了。 已逝之人是没法复活的。 这天底下,终究不存在所谓的奇迹 想到此,柳清双痛心的抹了把眼角即将滑落的泪,翻身留给姜羽朝一个无比凄凉...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