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祝福问候 >

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 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



提着背篓,捧着两朵金燕花从空间出来时,透过窗棂可瞧见红霞遍天,金乌缓缓西坠。

想起柳氏白日里的嘱咐,不由心虚,赶紧拉开门闩,出门看看柳氏是否回来了。

哪想沿着院子叫喊了一圈,除了惹来隔壁鸡鸣狗吠一阵,并没听到柳氏的回答,看来是还未回家了。

今日她收获不小,心情正好,抱膝坐在院子里的大石头上,仰头看着高耸的榕树,等待柳氏回来。

没坐多久,便见柳氏推开了院门缓缓走了进来,脸色发白,神情似乎有些仓惶。

苏泠从石头上站起来,疑惑地唤了声,“娘。”

柳氏勉强笑了笑,手中还提着白布袋子,“姌儿饿了吧,娘给你烧饭去。”说罢,便匆匆去了厨房,留下一脸困惑的苏泠。

苏泠站了一阵,也准备进厨房去帮忙打下手,刚走了两步,就听门“吱呀”一声被再次推开,隔壁的张婶端着一个白瓷碗走了进来,见到苏泠,便笑着说道:“姌儿,你叔今日又进山去了,收获还不少,打了只獐子,炖了点肉,你和你娘尝尝看。”

说罢,就走过来,把白瓷碗放在苏泠手中。

苏泠看着碗里那冒着油花的肉汤,还有那令人口舌生津的獐子肉,心底涌出浓浓的感动,虽然她才到这个世界大半个月,听到最多的是修仙界的残酷,但凡尘里,却不乏张婶这样热心的人。

即便是她前世,也没遇上两个,她忍住眼底的湿意,抬起头来,抿嘴笑着对她道:“张婶,你和张叔吃就好了,不用给我们送的。Www.MianHuaTang.CcTxt”

“又不是天天送,还不是你叔打了獐子,大家都尝尝鲜,”张婶一面笑着一面说,“赶紧端进去,冷了就不好吃了,婶子家还做着饭,就不多呆了,空了来婶子家坐坐啊……”

苏泠点了点头,“好的,婶子。”

送走了张婶,苏泠端着獐子肉走进厨房,远远地,柳氏许是问到了香味,正切菜的她转过头来,“你婶子又送东西来了?”

苏泠点了点头,把獐子肉往灶台上一放,“嗯,张叔打了只獐子,说让我们尝尝鲜。”

柳氏停下手中动作,看着那碗冒着热气的獐子肉脸上苦涩难言,过了好半晌,她才道:“姌儿,张叔张婶对我们的好,不管能不能回报,我们都要记得。”

“娘,我知道的。mianhuatang.la[棉花糖小说网]”苏泠这般说,心中却同样苦涩,柳氏一人承担了生活的全部艰辛,但这时候,她一个弱女人又能做什么?

暗暗打定主意明日就进城去把那两朵金燕花卖了。

这一顿饭,因为添了獐子肉,格外香甜,苏泠也多吃了碗饭。

家里条件有限,他们平常根本无法吃肉,每次都是隔壁张婶张叔送过来,才能尝尝鲜。赵家村的凡人其实日子也都不是那么富裕,张叔张婶家里也有好几个儿子,这些还都是他们省下了给自家送来的。

夜里,柳氏收拾了东西早早便睡下了,听说张婶介绍她给王家做绣活,这几日赶着交活,所以每天都早起晚归。

这时代本来也没什么娱乐项目,柳氏睡了之后,苏泠便回到自己房间,插好门闩,开始打坐纳气。

从赵重谨留下的修仙笔记里,她知道修仙的步骤分为几个阶段,那便是纳气,筑基,结丹,化元,分神,神变。赵重谨的修为也只到筑基后期,对于凡尘修士而言,能冲入筑基期其实已经算很不错了。

因为有赵重谨的笔记,苏泠对结丹期前的修炼之路不再茫然无知。静坐感知周围灵气,却仍如前次一般,四周死寂沉沉,根本感觉不到灵气存在,心中不免怅然,这样的速度,什么时候才能筑基?

她闭着眼睛,安静地坐在自己床上,陡然想起了白日里木延清说过空间里的灵泉蕴含精纯的五行灵气,还能洗精伐髓。当下心中一喜,便从怀里掏出那半瓶灵泉水来。

揭开瓶盖,空气里顿时涌动着一股清冽的香气,她仰头喝了一口,正准备感知灵气,哪想流入喉头的灵泉水,陡然似变作了一团火气窜入了五脏六腑中,到处横冲直撞。

那火气令她全身燥热,意识也开始模糊,只有身体里那越来越炙热的感觉牵引着他的神经,“啵”“啵”“啵”连续的冲撞声响起,那如火一般的灵泉瞬间又蹿入了她的各条经脉中,如顽皮的鱼儿四处游走,每过一处,便带起一阵火热。

这般感觉持续了大约两刻钟,身体里每一处似乎都被这火热清洗了一遍。

却在两刻钟后,那如火的高温陡然下降,五脏六腑好似全部被冻成了冰,却能感受到那如冰一般的水在身体各条经脉中游走。

此时床上的苏泠已经如雕塑一般结了层薄薄的冰晶,瑟瑟发抖中,面容有些扭曲。

这一夜,她便被这样的水深火热轮替洗刷着身体,恍恍惚惚间,漆黑的天幕已经被撕破,地平线上点亮了第一丝曙光。

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苏泠,身体外遍布一层漆黑的油脂,她面色安宁,那冰火交融的感觉似乎已经彻底平息下去。

就在这时,她“唰”地睁开了双眼,长长的睫毛如蝶翅扑扇,如水般剔透的双眸似乎比平日更璀璨明亮了几分。

可是脸上漆黑一片,看不清神情,她眼珠微微一动,抬了抬自己的手臂凑到鼻尖一闻。

那双形状优美的眼睛陡然间变了形,接着便听到她的嘀咕声,“怎么这么臭?”

说完,便翻身起床,去院中打了几桶井水进房,家里穷苦,没有浴桶,只有用棉布蘸了水擦拭,也不知道洗脏了几桶水,夕阳的金光越来越强盛的时候,她才发觉肌肤早已经由漆黑变作了洁白。

从窗外照入的日光撒到手臂上,还能看到细细的绒毛,没有女人不爱美,当她终于有一日摆脱了黑面包公,她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

也就在这时候,柳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姌儿,起床了……饭做好了放在桌上的,娘要去王家做活了,你自己起来吃饭啊……”

苏泠听完,扬起声音答了声好,便响起院门拉开又关上的声音,知晓柳氏已经出门了。

她还沉浸在自己这一夜变化的喜悦中,虽然昨日饱受了那样火烧冰割的痛苦,但她一点也不后悔,除了肌肤变白皙,她还能感觉到身体轻盈了不少,原本只有一丝若有如无的灵气在身体中游走,而现在,她稍稍一感知,便能感觉到有一指粗细的五色灵气在她身体里游蹿,十分明显。

高兴之下,她停止了用井水洗漱,闪身进了空间,用木桶装了小半桶灵泉出来,一遍遍的擦拭身体,然后她发现,看似白皙的肌肤,被灵泉水一擦拭,竟然又冒出了早上才洗净的黑油。

用灵泉擦拭五遍之后,那黑油才终于不见,而肌肤非但光洁如玉,还有淡淡的光泽闪烁,比婴儿的肌肤更嫩更滑。

其实用灵泉改造身体的苏泠,此时的气质也截然改变,虽然原本的她便有几分凌然不可侵犯的气质,可如今被灵泉洗刷过经脉,肌肤变白,原本出众的美貌也显现出来,更为她增添了几分神仙般出尘的气质。只是她自己似乎还无所觉。

眼看天光大亮,她收拾好一切,吃过柳氏留下的饭菜,便把两朵金燕花用木盒子装了起来,她从赵重谨的笔记里知道,但凡有灵气的植物都得用玉盒才能保住灵气,弥久不散,但她如今的经济实力,实在没有办法用玉盒来盛装,况且她马上就要把金燕草卖出去,也不必担心保存的问题。
饱含古韵的青云城墙巍峨而雄伟,在前世里,除了影视基地能看到崭新的城墙,苏泠还没见过这样充满历史厚重感的古城。[www.mianhuatang.la超多好看小说]

她提拉了下背篓,随着人流快步朝青云城里走去。

而来来往往的人,视线总是会有意无意地错落到她脸上,身上。

苏泠暗叫糟糕,她忘记自己已经不是黑包公脸了,以前的话,即便没有自保功夫,也算安全,可眼下,她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小心,同时把头压得低低的,藏在人群里,缓缓朝前走去。

每到一家药店,她就闪身进去,结果发现药店里非但没有灵草,连人参和灵芝都是下等货色。

经过上一次被木延清骂过暴殄天物后,她便决定,人参、灵芝要种,但她的重心应该放在培育灵草上。

这样不仅能赚来更多的钱,也能辅助自己的修炼。


一连进了四五间药铺,都令她十分失望,最后她停下了脚步,询问了药铺里的伙计。

“请问,这附近有修仙者交易的地方吗?”

正在拨弄算盘的活计听到如玉珠落玉盘的声音,手指一顿,抬起头来,顿时双眼发直,继而结结巴巴地道:“姑……姑娘,你说,说什么?”

苏泠对于他的反应,表情没有显露任何情绪,只是把刚刚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这会儿活计才好像回过神来,连连点头,“有的,有的,姑娘往东走,大约五里,那里有修仙者的拍卖行。”

苏泠微笑,道了声谢,正要离开,就见那活计睁大了眼睛盯着自己,同时挠了挠头顶,“姑娘是修仙者吗?”

苏泠对这个药铺伙计并不反感,至少比起之前那几个药铺伙计来说,给她感觉很好。于是她轻轻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我只是半只脚踏入了门槛。”

听了苏泠的话,那伙计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苏泠磕头。

苏泠一愣,没明白究竟怎么回事,“你有什么话,起来好好说。”

那伙计听完,停止了磕头,只是说道:“小的爹前些时候入青云山中,被猛兽咬伤,大夫说药石无医,听天由命,姑娘你是修仙者,能不能救救小的的爹?”

苏泠这才明白这小伙计是以为修仙者无所不能,想让她起死回生,可是她哪里会救什么人,感知到灵气也不过两日功夫。

可是见着这伙计一脸憨厚,满脸期待,她到口的拒绝却又说不出来。

她脑子转动起来,想起赵重谨笔记里有提,以灵气输入凡人体内,可祛百病。

眼见时辰还早,于是叹了口气,对伙计道:“你起来吧,我随你去瞧瞧。”

伙计憨厚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转头对另一个伙计交代了一番,便引着苏泠走出了药铺,“我家就在青云城外,姑娘随我来。”

大街上吆喝声不断,来往行人比肩继踵,药铺伙计十分贴心地走在苏泠前面,替她拨开人群,令她好走一些。

苏泠朝他微笑点头,以示感谢,同时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伙计看着她绝美的笑容,憨憨地摸了摸头顶,“我叫林海。”

苏泠这身体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但因为身体内换了个灵魂,看起来比同龄人要成熟几分,倒不会让人把她当做小姑娘看待。

两人随意聊了几句,很快便出了青云城。

“姑娘,那就是我家。”林海指了指青云城外山间的几家人户。

苏泠点头,随他快步朝前走去。

林海家坐落在山间,算不上贫瘠,至少离青云城很近,附近只有几处人家比邻而居。

“爹,娘,我回来了。”林海推开木头扎的院门,引着苏泠往里走,同时扬声朝里喊了声。

听到声响,一个五旬左右的老妇人走了出来,眼睛红肿,更显老态,看到林海正要说话,却一眼见到了林海身边的苏泠。

老妇人尚未说话,林海已经上前了一步,扶着老妇人道:“娘,这位姑娘是修仙者,爹的伤兴许能治好了。”

“真的吗?”一脸颓败之色的老妇人,陡然焕发了生机,一双略浑浊的眼睛朝苏泠看来,“姑娘,你真的能救我老伴吗?”

苏泠礼貌一笑,要说十分把握,她是没有的,但是试一试总是没错的,况且在来的路上,她也想好了,灵泉似乎也有治疗外伤的奇效,她还记得自己当时被赵盈摔伤,就是用灵泉清洗了伤口,才愈合的。

而今日,她身上恰好带有昨夜未喝完的那小半瓶灵泉。

于是点了点头,朝着老妇人笑道:“大娘您放心,我会把大叔治好的。”

苏泠不是个菩萨心肠的人,但是凑巧让她碰上了,能救的她还是会搭一把手。

两母子得到苏泠肯定的回答,当即笑开了花,老妇人一张颓败的老脸,即便皱纹遍布,但看起来竟也年轻了不少。

林海把苏泠请入房间,炕上一个老人奄奄一息地躺着,若林海不说眼前之人是他爹,她兴许会把这老人当做是林海的爷爷。

林海看着自己的爹如此模样,眼眶微微红了一下,然后转头对苏泠道:“我爹被猛兽咬伤伤了腹部,大夫开过不少药,但伤口始终无法愈合。”

苏泠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缓缓朝那老人走过去,示意林海把老人的身体放平,同时揭开衣衫,让她看看伤口。

林海一一照做。

苏泠看到那碗口大小的乌黑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伸手指搭在老人手臂上,同时按夜里打坐时的方法,引导灵气在经脉中转动起来。

越来越快,顺着苏泠的引导,朝搭在老人手臂处的手指涌去。

可是第一次失败了,苏泠出了一身的汗。

林海和他母亲在一旁看到,脸色都有些担忧,可都没有出声打扰苏泠。

一次失败后,苏泠吸了口气,再次闭眼,引导灵气离体,如此冲击了三次后,终于在第四次成功地蹿出了手指,没入了老人的身体。

此时那五彩的灵气在老人周身蹿动,苏泠极为费力才能操控他们往老人伤口处游走。

幸好,苏泠虽然十分吃力,但这五行灵气十分好用,在老人伤口处蹿动几次之后,那弥漫在伤口中的黑气却如同被稀释了一般,迅速消散。

但苏泠毕竟才修炼几日,持续了半刻钟,她的灵力就已经告罄,但眼下,老人创口处已经没有了黑气,她从怀里摸出小半瓶灵泉,揭开盖子,轻轻洒了几滴上去。

原本沉睡的老人,竟然溢出一声舒服的叹息声。

紧接着,在林海和老妇人惊讶的目光中,那创口快速愈合,几乎是在眨眼间,原本碗大的一个疤,竟然恢复了平复光整,连原本的皱纹似乎都消失了。

老人还在睡梦中,脸颊红润,那死灰的脸色早已不见。

苏泠松了口气,转头对林海母子俩说道:“好了,大叔没事了,”

林海的母亲顿时红了眼眶,拉着苏泠的手一个劲儿地感激,林海也在一旁抹泪,却没有说话。

“大娘,大叔没事该开心才是,别哭了,况且这与我而言不过举手之劳。”

大娘抹了把泪,哽咽着说道:“于姑娘而言是举手之劳,于我们一家而言,却是救命之恩呐!”

林海许是看出了苏泠的不自在,连忙对他母亲说:“娘,姑娘来时还有事情,是我把她请回来的,这会儿她得忙自己的事情了,你别再拖着人家。”

他母亲这才松开了手,对着林海道:“那你还不快送送人家。”

苏泠微笑摆手,“不用了,我认得路。”

林海却说道:“姑娘不是要去修仙者的集市嘛,正巧我知道,我带姑娘过去吧。”

林海一家都是厚道人,见人家姑娘不自在,便没有再刻意提起感激的话,只是在心中默默念叨,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人家。

《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 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doc》

提着背篓,捧着两朵金燕花从空间出来时,透过窗棂可瞧见红霞遍天,金乌缓缓西坠。 想起柳氏白日里的嘱咐,不由心虚,赶紧拉开门闩,出门看看柳氏是否回来了。 哪想沿着院子叫...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