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祝福问候 >

爽⋯好舒服⋯快⋯深点 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六年后,安城国际机场。

    出站口走出来一个飒爽漂亮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的体恤衫,蓝色的牛仔背带裤,白皙漂亮的小脸上,戴着一个大墨镜,遮住了一双澄澈的眼眸。

    她手里推着两个大行李箱,一个行李箱上,坐着一个和女孩穿着同款衣服的小男孩,五六岁的样子,一张小脸粉琢玉砌似的,漂亮得让人很想手痒地掐一下。


    他也戴着一个小墨镜,只是他把墨镜推到了头顶上,露出一双漆黑的大眼睛,骨碌骨碌地乱转。

    他仰着头,看着女孩,奶声奶气地说:“妈咪,这就是你常说的,有舅舅的那个地方吗?”

    江南曦点头,抬头望着机场外蔚蓝的天空,心情有些沉重。

    安城,她漂泊十几年,还是回到了这里!

    江南曦带着儿子江小狼,离开机场,站在出口处打电话。

    江小狼,大号江天朗。之前,江南曦一直喜欢叫他小朗。在他两岁的时候,他看动物世界,疯狂地喜欢上了狼,尤其喜欢狼崽崽,就逼着江南曦喊他小狼。

    他说,他要做头小狼,保护妈妈。

    于是,他的小名就成了小狼。

    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母子二人面前。车门一开,走下来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他几步走到江南曦面前,说道:“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这个男人,是江南晨的助理,名叫祁泽。

    三个人上车,祁泽才说道:“小姐,我先送你和小少爷回公寓吧?江总两年前就给你们准备好了房子,钥匙一直在我这里,除了我,没有人知道。”

    江南曦说:“先带我去医院,我要先见见哥哥。”

    祁泽点点头。

    江南晨在半个月前开车,意外坠下了山崖。祁泽找了三天才把他找到,当时他只还有一口气,送到医院,直接被医院宣布死亡。

    祁泽不甘心,跪求医生抢救。

    也是江南晨命大,他竟然又恢复了心脏跳动,但是一直没有醒过来,被医生判定为植物人。

    祁泽这才联系国外的江南曦,告诉了她实情。

    江南曦放下国外的一切,毅然带着儿子回到安城。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到达安城中心医院的住院部楼下。

    江南曦抱着儿子,跟着祁泽坐电梯到了病房。

    这是一个高档单人病房,原本意气风发的男人,此刻正病弱苍白地躺在病床上。

    江南曦看到哥哥的第一眼,眼泪就冲了下来。

    当年,因为妈妈发现了爸爸偷偷在养着外室,而且外室还有一对和江南曦差不多大的儿女,无法接受,毅然选择了离婚。

    江南曦选择跟着妈妈走,而江南晨选择留在江家。

    他说:“只要我在,妈妈和妹妹,就永远还是这个家的人!”

    后来,外公外婆生病,妈妈生病,以及他们病故所有的费用,还有江南曦的生活费,学费,都是江南晨千方百计,从江家抠出来的!

    哥哥是江南曦背后的大树和大山,而现在,这棵树,这座山,却倒下了。

    她手指颤抖地抚摸着哥哥苍白的脸庞,泣不成声:“哥哥,曦儿回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曦儿……哥哥,你放心,曦儿一定会让你醒过来的……曦儿一定会让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一直都是哥哥守护着她,现在,换她来守护哥哥!

    江小狼见妈咪哭得这么伤心,又看看没有丝毫反应的江南晨,心情也有些沉重。

    他绷着一张小脸,小手握住了江南晨的大手,很郑重其事地说:“舅舅,我是小狼哦。我知道你生病了,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和妈咪的。但是,舅舅,你也不能偷懒,不要让我和妈咪等太久哦!”

    他抬头对江南曦说:“妈咪,舅舅会醒过来的!”

    江南曦摸摸眼泪,哽咽地问:“要多久?”

    江小狼摇摇头。

    祁泽在一旁很诧异,江南曦是医生,怎么会问一个孩子这样的问题?

《爽⋯好舒服⋯快⋯深点 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doc》

六年后,安城国际机场。 出站口走出来一个飒爽漂亮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的体恤衫,蓝色的牛仔背带裤,白皙漂亮的小脸上,戴着一个大墨镜,遮住了一双澄澈的眼眸。 她手里推着两...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文章